关灯
护眼
    听到对方冷漠的语气,年瑶始终维持着冷静,抛出自己一早就准备好的诱饵:“我这里有君晟母亲犯罪的证据,只要我全部拿出来,到时候君晟一定会被拉下水,你的目的不就达到了?这算不算帮你一个大忙。”

    君晟母亲?

    闻言,周奕辰一愣,紧接着脸上流露出几分兴味。

    在君晟手中吃了那么多次亏,他早就有一口气憋在心里,此刻抓到机会,当然不可能将其放走。

    于是他沉思一会儿,低声道:“那就住我们接下来合作愉快。你在什么位置?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派人去接你。”

    “好!”

    听到他答应下来,年瑶一喜,急忙将自己所在的公用电话亭附近的地标报了出来。

    周奕辰接收到地址以后,言简意赅地交代:“你先躲好,待会派出去接你的人会跟你接一个暗号,你对好暗号以后再上车。”

    “明白!”

    年瑶点了点头,下意识看了一眼附近,直到确定没有人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蹲下身子,试图隐藏自己。

    不过十分钟,车辆已经停在自己附近。

    见状,年瑶一惊,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930。”

    车前的女人赶忙道:“657,您请!”

    这是周奕辰私人手机的后6位数,对上暗号后,女人态度越发恭敬,极为殷勤地为她打开了车门。

    年瑶自然很受用这一套,顺利上了周奕辰的车以后,不自觉松了口气。

    而另一边,得知年瑶出逃以后,宋月安当即坐立不安,开始来回在沙发前徘徊。

    君晟被她这副心神不宁的模样也带动得头昏眼花,却还是耐心开口安抚:“你先别担心,事情肯定还会有转机的。我已经派人去调查年瑶的下落了,现在年瑶基本已经是人人避之不及的情况,说不定根本不会有人帮她。”

    听到这句话,宋月安勉强冷静一些,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的吗?”

    “反正无论事情发展成什么样,都有我在,我会陪着你跟孩子们,还有君主,他一定能好起来的,你放心吧。”

    君晟声音温柔,说着还轻轻抚了抚她的脸。

    而有了他的安慰,宋月安叹了一口气,原本焦躁的心竟也缓缓放松了下来。

    而另外一头,君晟派出去的人始终没有找到出逃的年瑶的下落。

    两天后,君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后,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于是朝宋月安提议:“现在她跑出去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我们还是快刀斩乱麻吧?你觉得呢。”

    宋月安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让催眠医生去给君主进行治疗?”

    君晟点了点头:“毕竟这是现在唯一一个最有可能有用的办法了,我们现在总是被拿捏住,就是因为君主,只要这个软肋消失了,年瑶就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威胁我们了。”

    宋月安其实还是有点害怕催眠医生即便出手也没有好结果的。

    但听到此话,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的确,他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了!

    于是两人飞快地商量了一番,便再次把格雷医生请了过来。

    因为君主需要情绪稳定,所以这一次,宋月安主动要求留在病房外,不想去刺激君主。

    催眠正式开始以后,君晟派了一个可靠的人替自己看着格雷,而自己则是来到了走廊中,想要陪陪宋月安。

    此刻,宋月安处于极度焦躁当中,手脚都在不停发抖。

    君晟察觉她这个状态有些不对劲,吩咐管家将安心和安萌护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