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偌大的美容院内,悄无声息,助理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将头死死地埋在胸前。

    可他的躲避却并没有起作用,年瑶此刻已经完全疯魔。

    她阴郁地瞪着面前的人,良久,才开口:“宋月安现在在哪里?”

    助理不敢犹豫,急忙回答:“听君夫人说,她去了山塘,至今还没回来。”

    “是吗?”

    闻言,年瑶先是呢喃了一声,随即脸上露出来一抹恶毒的笑容:“既然她没有回来,那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这句话似是叹息,却使得助理心中警铃大作。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震惊道:“您的意思是?”

    “带几个人过去。”

    年瑶缓缓抬头,脸上的笑容如同蝮蛇一般阴险毒辣:“把她留在这里。”

    助理倒吸一口凉气:“这样是不是太……”

    不耐烦地将他打断,年瑶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我管不了这些,要是你做不到,就陪她一起去死。”

    说完,她身子一转,根本不给助理说话的机会,便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离开了美容室。

    屋内的气氛再度寂静下来,助理怔怔地站在原地,表情变幻间,最终还是掏出了手机:“小六,带几个人去山塘……”

    与此同时,再一次失望而归的宋月安,已经快要筋疲力竭。

    山塘实在太大了,一眼望不到头的深山中藏着数十个村落。

    单凭她一人之力,想要一户一户的搜寻,工程量简直无法想象。

    颓废地靠坐在驾驶座上,宋月安揉捏着眉心,半晌,这才低喃道:“果然,就知道她没有那么好心。”

    当初她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君母既然能够将几个孩子藏了这么长时间,必定用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手段。

    想要找到他们,恐怕还需要从长计议。

    只是虽然这么想着,巨大的不甘与怨恨还是从宋月安心底勃然喷发。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如今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受苦,她就控制不住地想要与那个女人付出代价。

    “不能冲动,孩子们还在等着我,绝对不能冲动……”

    死死地抓着方向盘,再度不舍地望了一眼身后的村落,最终宋月安还是猛然一脚踩下了油门。

    她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太久了,与其继续漫无目的地寻找,还不如找机会继续从君母那里打探消息。

    只不过车刚刚行驶到半山腰处,宋月安却敏感地发觉到了不对劲。

    这条盘山公路,是进入山塘的唯一途径。

    虽然山塘素来贫困,来往车辆较少,但也不可能像如今这般,一辆车都没有吧?

    “今天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小心翼翼地减缓了车速,宋月安望着一眼望去,却依旧一个人影都没有的大路,到底还是迟疑了起来。

    若是之前,她必然不会这么疑神疑鬼。

    可是她才刚刚与君母起过冲突,再加上对方又是唯一知道自己来了山塘的人……

    “罢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思及此,宋月安一咬牙,车一个拐弯,进入了一旁野草遍布的小道中。

    而行动迅速的她,却并没有发现,在她的车没入野草的一瞬间。

    山下,几辆高大的越野死死地挡在路上,车前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正盯着路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