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话音落下,她甚至没给年瑶多余说话的机会,便“砰”地挂断,只留下电话另外一头的年瑶干瞪眼。

    看着年瑶气得涨红的脸色,助理站在一旁颤颤巍巍:“年小姐,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去删帖啊!”

    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年瑶突然回过头来,尖锐的指甲直直地戳向助理额头:“你们这些废物,之前不都说过把消息处理干净的吗?为什么视频还能流出去?”

    从前仗着君家的势力,她向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片场耍大牌更是常有的事情。

    可在此之前,都有专人为她处理得干干净净,宋月安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

    一想到对方手里还掌握着自己更多的把柄,年瑶更是头痛欲裂,再没了之前的得意。

    生怕宋月安发疯真的爆料,她一刻都不敢犹豫,急忙登上了微博,发出了一条澄清贴。

    只不过之前她发消息,引导网友时,可谓是十分大张旗鼓。

    如今突然变了态度,公开认错,立刻引来了许多嘲笑。

    “这是什么情况?这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吧,之前不是还暗戳戳地说人家是小三吗?怎么道歉了?”

    “总觉得不对劲,这认怂认得未免也太快了,不会是污蔑人家不成,被反制了吧?”

    “有可能,再结合刚才爆红的那个黑料贴,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阴谋。”

    眼睁睁地看着网友们热火朝天的讨论,年瑶差点儿咬碎了一口银牙。

    用力将手机一把摔在地上,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好一个宋月安,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给我马上准备一辆车,我要去拜访君伯母。”

    这可是你逼我的,宋月安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是!”

    随着助理的离去,年瑶缓缓低头,视线停留在地面四分五裂的手机上,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

    君家,此刻的君母正悠闲地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但却在听了年瑶的哭诉后,猛地坐了起来。

    “你说什么?宋月安威胁你?”

    看着她愤怒的表情,年瑶心中一喜,但眼中却瞬间凝结出一层水雾:“是的,我也只是想让她离晟远一点,毕竟您也知道这个女人不怀好意,可是她竟然……”

    说到一半,她几度哽咽,故意露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她竟然说我配不上晟,还警告我,让我离晟远一点,否则的话,就要我身败名裂。”

    此刻若是君晟在此,一定会怀疑她话中的真实性。

    可换作君母,她本来就对宋月安十分厌恶。

    如今听说对方竟然不乖乖听话,还敢反抗,使她顿时感觉到了尊严被冒犯。

    于是当即狠狠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好一个小贱人,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还不死心。”

    成了!

    看出她的愤怒,年瑶心中暗叹一声,继续添油加醋:“恐怕她还觊觎着君家夫人这个位置,毕竟君主已经被她给收买了,万一晟再……”

    她欲言又止地低下了头,可是君母已经听出了言外之意,心下顿时生出了一阵邪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