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道个歉?”

    宋月安不屑地嗤笑一声,冷眼扫过老师面前的孩子:“你的意思是,我的女儿被无辜污蔑这件事,就轻飘飘地揭过去了?”

    女人的声音凌厉,隐隐还带着一丝压迫,使得老师当即哑口无言起来。

    正当她思索着该怎么回应之时,身旁的小男孩开口了:“明明我说得没错,我才不要道歉,你们就是狐狸精……”

    “我们才不是!”

    下一刻,安心小嘴嘟起,极为不满:“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我们?我看你才是是非不分,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简直太没有教养了。”

    即使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也知道“没有教养”不是什么好话。

    “你给我闭嘴。”

    仗着有老师在身边,小男孩低吼了一声,便恶狠狠地冲上来,试图推搡安心。

    宋月安眉头紧蹙,一把将他拦住:“你还想打人不成?”

    被高挑的身影紧紧笼罩,小男孩瞪大眼睛,看着她严厉的表情,被吓了一跳,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妈妈……”

    见状,老师赶忙上前一步,埋怨地瞪着宋月安:“宋小姐,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又是这般质问的语气!

    仅仅相处了十几分钟,宋月安也大概看清楚了面前的老师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便也不再给她留面子,冷声道:“老师,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我不认为我的女儿做错了什么,身为一个老师,你难道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吗?”

    “我……”

    被一连串的问题问得脸色发白,老师刚准备说话,下一刻,就被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

    “我的小宝呢?”

    随着高跟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一个打扮华贵的女人突然闯了进来。

    在看到地上小男孩的一瞬间,她脸色一变,赶忙冲了上来:“宝贝,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妈妈,是这个贱女人,她……她骂我,还打我。”

    靠在女人怀里,小男孩像是找到了靠山,抽噎地伸出手指向宋月安。

    闻言,女人怒气冲冲地抬起头。

    在对视上的刹那,两人俱是一愣。

    好啊,还真是冤家路窄!

    面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运动会上说她坏话,反被君晟教训的长圆脸。

    思及此,宋月安表情越发冷漠。

    而还没等她说话,长圆脸已经率先发难:“原来是你!我说我家小宝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被欺负……”

    她先是感叹一声,随即若有似无地瞥了一眼宋月安身旁的两个小姑娘:“果然是一脉相承,都是一群没有教养的东西。”

    若是之前,她可能还会看在君晟的面子上,不敢招惹宋月安。

    可如今,年瑶订婚的消息一经传出,眼前的人倒是变成了个笑话。

    再怎么努力,也终究上不了台面。

    听到这儿,宋月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冷冷质问:“教养?你说得教养就是指着别人口口声声辱骂贱人吗?”

    “我难道说得有错吗?你本来就是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