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年尹被宋月安带回去,交给林浩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身上早已经是千疮百孔,而且还被注射了很多违禁的精神性药物。

    宋月安得知后,气的全身颤抖,紧紧的抱着女儿,痛哭流涕。

    “回来了就好,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林浩白在一旁看着,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无力的安慰道。

    “尹儿的身体就拜托你了。”

    宋月安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郑重的将女儿交给林浩白。

    “瞧你说的,凭咱们俩的交情,你的女儿就和我的女儿没什么两样,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等着尹儿好了,让她们三姐妹一起认我做干爹好了。”

    林浩白开玩笑道。

    本来沉默的气氛被他的话缓解了不少。

    尹儿的身体在林浩白的治疗下,正在一点点的好转,反倒是君主在宋月安离开后,变得很奇怪,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君晟吩咐助理请的家庭医生,全部被他以各种手段赶走。

    眼看着他的情况越来越差,君晟一时也没了脾气,终于在他再一次闹着要找宋阿姨的时候,心软妥协。

    不过除了为了君主的身体健康外,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想到能见到女人,心里那股隐隐浮出来的期待。

    “爹地,我们就空着手去见宋阿姨吗?”

    君主坐在奢华的玛莎拉蒂上,小手紧张的攥住胸前的安全带,歪着头望向正开车的君晟,一脸认真。

    在他看来,一定是爹地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宋阿姨不开心,才会连累自己也看不到宋阿姨。

    幼儿园的老师说过,做错了事情就要道歉。

    每次他惹哭了女孩子,都会带许多许多零食赔礼道歉,很快就能取得原谅。

    “是她非要离开的,带什么东西!”

    要是带东西去,不就好像是认错去了吗?

    君晟冷着脸,还在耿耿于怀宋月安非要离开的事情。

    不过虽然嘴硬,身体还是很诚实,路过国际超市时,还是买了满满两个购物车的东西,父子俩大包小包的拎到了宋月安家门前。

    “叮咚……”

    敲门声响起时,宋月安正在做家务,袖口微微向上翻卷起来,露出纤细白嫩的手臂。

    笔挺精致的鼻子上微微沁出些细汗。

    在听到声音后,她抬手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汗,开门时看到一大一小两张神似的面孔,忍不住愣了愣。

    “你……”

    惊讶的话还没说出,君晟暗戳戳推了推儿子。

    君主立刻心领神会,动作麻利的抱着东西,挤进屋里,随后将东西放在地上后,立刻抱住宋月安的大腿。

    “宋阿姨,我好想你啊!”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开口,一双灵动湛黑的眸子忽闪忽闪的望向她。

    宋月安看在眼里,只感觉心都要被融化了。

    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头顶,那细软蓬松的发质,更加让人爱不释手。

    君晟见状,也趁机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