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怎么回事?”

    君晟冷眸微眯,语气不善的质问年瑶。

    年尹从出生后就跟在年瑶的身边,君晟对她虽然不像对君主的感情那么深,却毕竟也是自己的孩子。

    更何况是个女孩,身体还弱,就更加让他心疼怜爱。

    自己的女儿在他的眼皮底下被糟践成这样,君晟一脸怒不可遏。

    年瑶整颗心都被高高提起来,脑子飞速的旋转,思考应该如何推脱责任。

    她余光瞥见宋月安,心里突然有了主意,假装愤怒的指责道:“是她,一定是她讨厌我,却又不能拿我怎么办,才把歪主意打到了尹儿身上。”

    她说谎话连眼都不眨一下。

    说着还不忘将年尹抱在怀里,装作心疼的模样。

    “我可怜的女儿,都是妈咪不好,才让坏人有可乘之机,伤害你……”

    如果宋月安不是知道真相,没有看到年尹葡萄般硕大明亮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畏惧,倒真是要相信年瑶是个好妈咪了。

    对于年尹的颤抖,君晟也察觉到。

    “好,既然你们各执一词,那就请私人医生来上门检查,看看尹儿的伤口究竟是怎么回事。”

    年尹身上除了新伤还有旧伤,但凡私人医生检查,谎言立刻会被揭穿。

    年瑶自然不肯,立刻转变成伤心欲绝的模样,“晟,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不相信我,反倒相信一个外人?”

    面对她不敢置信的眼神,君晟却没有丝毫怜惜,朝远处的助理试去一个眼神。

    年瑶无可奈何,只能一把将年尹抱在怀里,“既然这样,那不如把夫人叫过来,也好给我评评理。”

    说着,她抬手就给君母打电话。

    宋月安闻言,深深的皱紧眉头。

    “我们走!”

    林浩白知道她不愿意和君母碰面,直接拉起她的手,拔腿就向外走去。

    “站住。”

    看着男人对宋月安亲密又自然的动作,君晟心里莫名烦躁,冷着脸挡住两人的去路。

    “让开。”

    林浩白也不甘示弱。

    两人就这样僵固的对峙着,谁都不肯退让。

    宋月安不知道君母什么时候会杀过来,心中又急又乱。

    所幸在楼梯间站着的君主看到这一幕,感受到宋月安的为难后,小跑着奔向君晟,软乎乎的小手抱住男人的大腿,脸冲着天,嘴角向下撇了撇。

    下一秒,嚎啕的哭声响起。

    “怎么了?”

    君晟以为君主是被嘈杂的声音吓到,下意识皱眉,抬手去哄他。

    宋月安见状,立马趁着他放松警惕的空档,反手抓住林浩白,头也不回的马上离开。

    看着两人的背影,年瑶总算松了口气。

    她察觉到君晟对自己的不信任,为了表现挽回他对自己的观感,放下怀里的年尹,表现出十分的温柔。

    “君主乖,阿姨陪你一起搭积木,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好?”

    她照着平常宋月安的语气来哄君主。

    刚准备抬起手揉一揉他的头发,却被君主反应剧烈的推开。

    “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