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灼热的气息滚烫的落在身上。

    黑暗中,男人毫无怜惜的动作,让宋月安揪紧了床单。

    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终于,半个小时后,男人起身,一场成年人的特殊“交流”,宣告结束。

    宋月安强忍着泪水,一直到男人彻底睡去,才撑着酸涩的身体从床上下来。

    月光透过薄纱窗帘照映在地上,她捡起凌乱的衣物,胡乱穿好,按照年瑶规定的时间离开。

    年瑶一再警告,不能让君晟看到她的脸。

    没错,在那张床上,她是年瑶的替代品。

    因为君家需要孩子,而年瑶身为明星不想怀孕,所以……

    屈辱感席卷四肢百骸,她本能搂紧全身。

    单薄的身体剧烈颤抖,反应出人身体最潜在的本能。

    恶心,肮脏,可她没有办法。

    脑海中,闪过爷爷那张苍老布满沟壑的脸,为了爷爷,她不得不这么做。

    这几年,她已经为君家生了六个孩子,只要这次顺利怀孕,诞下第七个,她就能为爷爷准备手术了。

    自嘲划过嘴角,她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别人说,妩媚的脸上写满痛苦,“最后一次,对不起。”

    ......

    九个月后,市中心私人医院内。

    宋月安顶着巨大的肚子躺在手术室台,头顶的手术灯猛烈的刺着她的眼。

    下身的阵痛预示着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可身边的医生还是没有给她动手术的意思。

    被汗水浸透的发丝粘在眼睛上,看不清楚视线,但她已经顾不得这么多,沙哑着嗓子哀求医生。

    “求求您”,鼻翼急促的喘息,“帮帮我,帮我!”

    医生一直在看手表上的时间,直到指针定格到准确的时间点上,才挥手示意两侧的护士,“开始。”

    手术室外,君母一脸漠然坐在走廊外的椅子上,听着手术室内传来的惨叫,保养得宜的面上没有丝毫动容。

    突然,手术门被打开,私人医生举着血淋淋的手走出来,眸光透过玻璃镜片径直落在君母身上。

    “君夫人,病人难产,建议剖腹,您看?”

    “难产?”君母环在双臂上的手顿了顿,“好端端的怎么会难产?”

    “再说都已经生过好几个了”,来之前她去找大师算过,大师连生产时间都掐的死死的。

    君家家大业大,按大师的说法,这第七个孩子的命格最适合继承家产,君家的风水说什么都不能破坏。

    君母双眼当即一冷,“必须顺产,如果真出什么意外,记住,我君家的子孙不能有任何差错。”

    言外之意,保小不保大。

    医生得到指令,立马返回手术室,此时的宋月安躺在手术台上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

    随着一阵孩啼的声音,下体被手术刀硬生生的划开一条口子,宋月安疼的几欲晕厥,猛烈的挣扎,下身的血绵延不断往外流。

    注意到宋月安的眼睛已经开始上翻,医生慌忙喊周边的护士。

    “快,病人不行了,肚子里还有,把剩下的两个全掏出来。”

    眼皮越来越沉,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涣散……

    随着体内最后一个小婴孩被掏出,医生惊讶的声音传来。

    “我还是头一次见这么能生的孕妇,难怪肚子那么大。”

    片刻,手术室门被拉开,一阵凉风吹来,君母捂着口鼻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