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九章 凭我是修行者(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章 凭我是修行者

    陈旷闭上眼睛,跟在那黑甲卫的身后,心中默默记着走过的步数和拐弯的次数。

    准确来说……是被牵着。

    而且并不是被牵着手上的镣铐,而是牵着手腕。

    陈旷心里有些微妙的古怪。

    这黑甲卫也未免太过体贴了一点,甚至有意放缓了步子,让戴着脚镣的陈旷能够跟上。

    倒不是说别人不能就是这个性格,但是对待一个卑微的敌国俘虏,这样的态度并不“应该”。

    周人冷血,军风更是酷烈,俘虏就是俘虏,对待敌人不可心存任何侥幸和怜悯,否则像董大那样的人会越来越多。

    上行必下效,这样的举动是会影响军心的。

    既然他们这么快就找了过来,就证明陈旷的计划奏效。

    周人真的是在寻找长生药,而且他们的行动因为某些原因不可暴露,因此秘而不发。

    从黑甲卫刚才毫不犹豫杀掉那两个狱卒来看,接触这个秘密最早的董大,应该已经被处死了。

    身为李红绫亲卫……真的能有多余的体贴吗?

    陈旷心里一动。

    那覆盖在他手腕的手掌纤细……不似男人。

    “到了。”

    黑甲卫松开了手,声音隔着厚重面甲,好像自带混音一般不太清晰。

    到了?这也太快了……

    黑甲军的营帐离天牢那么近的吗?

    “不用白费力气了。”

    黑甲卫看着面前不动声色的盲眼乐师,淡淡道:

    “我以纵跃之法带你过来,你能记下的路径都是不存在的。”

    陈旷:“……”

    好吧,在高武世界被看穿是我的命运我了解。

    但是我一点都没感觉出来和平地行走有什么区别,这轻功是不是有点太犯规了?

    话说回来,难怪要牵着手腕……

    陈旷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摸到了营帐的门帘。

    营帐里面传来了沙哑凌厉的女声:

    “青厝?人都杀了?那就让萧副官去安排一批新的狱卒吧。”

    “是。”

    黑甲卫低头应声,转身离开。

    陈旷走进去。

    他闭着眼睛,但奇异的是竟然隐约可以感受到四周的障碍物。

    属于原身的记忆多数是一片漆黑,只有声音和微弱的光影变化,因此陈旷原本以为对自己的影响并不大。

    但直到闭上眼睛去模拟盲人的状态,他才发现自己十分适应。

    这也算是一桩好事,往后若是在黑暗中与人斗起来,定会十分有利。

    周军驻扎时间不短,帐篷搭建得十分完备,地面铺设地毯,当中放置了桌椅,甚至点了龙脑熏香。

    李红绫大刀金马随意坐在上位,看着陈旷走到中央站定,随即被两个黑甲卫按着跪了下去。

    她抬起眼眸,眸光猩红:“我听闻,你说那苏煜曾将一枚丹药赐予太常寺的一个乐正?”

    陈旷顺势拜伏下去,低下头,免得再被看出神态破绽。

    “是……我亲耳所闻。”

    “苏煜沉迷丹道已有十余年,到处求仙问药,几近痴狂,只为一求长生,你说,他凭什么把丹药交给一个小小的乐正?”

    “乐正生前琴技高超,与先帝十分亲近,常被赐下一些贴身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