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六十二章 李代桃僵,一个大冤种(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二章 李代桃僵,一个大冤种

    “嘶……”

    陈旷看着面前短短的一行字,倒吸了口凉气,喃喃道。

    “这被动,多少有点离谱了。”

    恐怖如斯,这被动,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之前他所获得的被动之中,恐怕只有“肉灵芝”和“见神不坏”两者加起来的效果才能勉强媲美。

    “假如说之前抽到的被动等级最高只有紫色,那这一个被动,妥妥的就是金色传说啊!”

    陈旷眼神火热地盯着眼前的一行小字。

    如果“恕难从命”被动有意识,此刻大概也想说一句“但是,我拒绝!”。

    “受苦了那么久,总算是来了点好东西!”

    这被动虽然只有短短一行字,但却短小精悍。

    一旦拒绝,就不可能发生。

    这是什么?

    这就是因果律啊!

    只要操作得当,那么可以实现的事情不要太多。

    “不过,这被动的具体要求不明朗,解释权在它不在我,倒是一件麻烦事。”

    陈旷皱起眉头。

    “拒绝别人‘某件事’,这个‘某件事’的判定宽松与否,太重要了。”

    “比如有人要我死,而我拒绝了,那么我拒绝的是‘他要我死’,还是“我死”?”

    “这两者的效果,可是天差地别。”

    不过,陈旷一向习惯凡事先往坏了想,尤其在高武世界,这种因果律要是开太大,是真的很有可能会被察觉到……

    他从知道奚梦泉从十年前开始就算到今天开始,心里想到这些老怪物就有点发毛。

    如果有其他上三品察觉到了他这边的动静,他觉得自己可能当场就寄了。

    “这被动虽好,还是得谨慎着用。”

    但今后,陈旷恐怕也不能随随便便开口拒绝别人了。

    否则万一拒绝了什么不该拒绝的事情,可就追悔莫及了……

    “但……既然这样的话,如果我先拒绝一件事,然后再拒绝一件相反的事情,会不会卡bug回到原点?”

    陈旷突发奇想,有点蠢蠢欲动。

    不过很快,“心血来潮”就警铃大作,让他一阵头晕目眩,甚至产生了一丝窒息感。

    比之前差点死了都还要难受。

    “停停,我不想了。”

    陈旷连忙摇摇头,把作死的想法从脑海里甩了出去。

    他伸手抹了把冷汗。

    “这也太吓人了……看来后果绝对不是回到原点那么简单。”

    这被动真是有点恐怖。

    但很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强力被动,刷新条件反而很随便。

    此前他历经生死,刷到的被动相比之下也显得普普通通。

    陈旷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难不成……其实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才是刷被动的正道?

    下回可以多尝试一下。

    陈旷闭目调息了一会儿,稳固了一下修为。

    如今九窍齐开,经脉内灵气充盈,等于装了九个水泵,“胎息法”的效果反而愈好,经脉在冲刷之中被不断拓宽。

    隐约间,浓稠的灵气已经有凝实收束的迹象。

    这是成就先天的征兆。

    他如今虽才初开九窍,体内的灵气质量却已经堪比先天了。

    第一相“兜率降天”在战斗当中反复压缩劲力,同时也是在锤炼灵气,果真是无上妙法。

    陈旷心情微妙。

    从天牢突围时,他尚需借助逍遥酒的效力才能达到假先天的境界,而如今不过短短三天时间,他就有了实打实的假先天实力。

    将龙龈放在一边,从榻上下来,打开房间的窗户,望向了那片渡口。

    楼船的航道已经有些偏离。

    靠岸的地方,距离官渡口的正面水路,还有一段距离。

    而风雨楼是来接大周教化官的。

    “大概是想在教化官来之前,直接解决掉此事吧?”

    陈旷沉吟着。

    但不知为何,从下午开始,“心血来潮”的预感反而越来越弱了,此刻甚至几乎不存在一般。

    如果细究一下改变的时间点。

    似乎应该是在他参悟“佚名”一曲,神识扩散,看见楼船上下场景时。

    那时发生了两件事情。

    一是林二酉与狄武交谈结束,两人分开。

    二是周延维隐约透露出想要帮助陈旷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