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而下方深不见底的河水中,忽然涌起大量水流,一条浑身骨刺的修长大鱼一跃而起,张开雪白獠牙密布的嘴巴,瞬间吞下了没能反应过来的赵烈,又没入水下,留下一道游弋的深色水流。

    只留下卫彦浑身僵硬,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陈旷瞳孔一缩,也没料到本来应该不会主动出手的问死舟,竟然将那赵烈直接给吃了……

    难不成,今天这位大妖,心情不好?

    蓑衣渔翁开口道:“离开。”

    卫彦深吸一口气,沉着脸看了一眼陈旷,转身就走。

    陈旷挑了挑眉,好吧,起码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他原本还准备好了这两人要是打算一路跟着自己,该怎么再来一次二桃杀三士呢。

    毕竟这两人的性格相反,而那卫彦先前被他试探出了一丝端倪,想离间,并不难。

    也好,省了一番功夫。

    河水再次流动起来,小舟开始在雾气之中缓缓航行。

    蓑衣渔翁再度看向陈旷,重复道:“三个问题。”

    “答对了,你可以离开。”

    陈旷感觉到确实没有危险了,也不立刻回答,而是将背上的琴取了下来。

    虽然他都已经浑身湿透,但那琴上却是滴水未沾,足见神异非凡。

    蓑衣渔翁看见那琴,身体却忽然微微一颤,斗笠下的小眼睛纷纷乱动起来,竟有些不安。

    这颤抖的幅度微不可查,加上它本身一直在不断蠕动,更加难以察觉。

    陈旷低头看琴,自是未能发现。

    他放下琴,干咳了一声,看向渔翁,小心试探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生出了灵智的妖魔,自然也可为修行者。

    不过,正统修行者心思高傲,必须得是从未行过恶事,本体又高雅光明的,才配他们称一句前辈。

    其他的,不过是妖怪而已。

    陈旷却没这个讲究,该舔的时候,那就得腆着脸上。

    蓑衣渔翁顿了顿,似乎也被他的脸皮震惊,半晌,才缓缓道:

    “不是前辈。”

    陈旷眨了眨眼睛:“啊?额……前辈不喜欢这称呼,那我换一个?”

    蓑衣渔翁的鱼眼睛看着他,咕噜噜地道:“师兄。”

    陈旷一愣,傻眼了。

    什么情况?

    他就是随便说说,怎么真就白捡一个师兄了?!

    他谨慎地道:“前辈,你的名字叫……师兄?”

    蓑衣渔翁摇了摇头,那本该死白的鱼眼睛里,竟然有一丝看傻子的无奈神情流露出来。

    “我叫问死。”

    它无数眼睛转了转,再次看了眼甲板上的龙龈古琴,仿佛确认了什么一样。

    它接着道:“师兄,你说的,我是你师兄。”

    “?”

    陈旷满头问号。

    难不成这大妖也像黄皮子那样,得讨口封?

    说了它是啥,它就是啥?

    但如今对方掌舵,那自然得顺着对方来。

    陈旷犹豫了一下,从善如流,乖乖地道:“问死师兄好。”

    蓑衣渔翁这下满意了,点了点头:“问题,听好。”

    陈旷顿时正色起来,严阵以待。

    不管这大妖为什么突然要当他师兄,这才是正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