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陈旷忍着笑,一脸严肃地道:“那是玄神道门不识好歹了。”

    “道友这般人物,是天地灵气之所钟,日月造化之所爱,千百年才出一个,我见了都惊艳,何必妄自菲薄?”

    吕折旋听着这毫不吝惜的夸奖,一时间愈发脸红,心里臊得慌,低下头很想把刚才摘下来的斗笠戴回去。

    这……这实在是太肉麻了。

    在吕折旋看来,对方绝对没有可能在夸自己的天赋,毕竟一个三十多岁的登楼一重,只能勉强算得上中人之姿。

    欲登天上十二楼,一重楼上一重关,关关险阻如万山……这不是白说的。

    登楼境的晋升难度,几乎和开窍和先天加起来还要高!

    她三十四岁才突破登楼境,那么就算顺利,以最乐观的速度估计,想要登楼十二重,也得至少八九十岁!

    而此时,就已经到了寿元末尾……

    以这个速度,她能不能在寿元耗尽之前突破,也难说。

    所以吕折旋才那么急切地想要寻求修炼上的指点和帮助。

    也因此……

    此刻陈旷的夸奖,在吕折旋想来只有一个可能性——

    他在夸的是自己的容貌。

    吕折旋从前在闺阁当中,没有参照物,日日对镜自照,并不以为自己长得有多好看。

    但后来,她不断遇上图谋不轨的宵小之辈,知道了如何自保,自然也明白了自己的容貌是多大的祸患。

    别人对她的容貌是垂涎、贪婪,陈旷发自真心的夸奖和欣赏便更加可贵……

    吕折旋连忙摇头:“玄神道门规矩森严,我达不到要求,自然是进不去的,若是进去了,反而是不公。”

    “那样的玄神道门,便不是我想加入的玄神道门了。”

    陈旷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别看玄神道门现在这样,说不定以后要拉下脸面,请你加入呢。”

    吕折旋全当他开玩笑,但也被哄得忍俊不禁,连忙止住笑意。

    她道:“我虽无缘加入玄神道门,可若是将来当不成散修了,我想……要是可以,便将修为要求稍微放低一些,便如你说的,心性上佳者优先。”

    吕折旋低声喃喃道:“愿天下,如我这样无人指点、走错了路的散修……能少一些。”

    陈旷闻言一愣。

    该不会玄神道门后来扩招,就是吕折旋下的决定吧?

    这也算是一桩好事了。

    他又和吕折旋聊了聊一些修行上的心得,告诉她如何服食丹药,又给予了几张丹方。

    ——虽然泥胎金塑法的丹方不能给,但这些年,从奚梦泉手上薅了不少丹方拿去卖。

    奚梦泉这家伙几乎是个全才,甚至自学了炼丹,如果不是陈旷这五年几乎都和奚梦泉在一个屋檐下,他甚至要以为后者身上可能带了个老爷爷。

    这才叫做天命之子吧?

    吕折旋告辞后,走出院子,听见身后传来了阵阵琴音,弹的调子先是欢欣,随后是惜别。

    吕折旋都能听出来,忍不住嘴角上扬。

    她重新戴上斗笠,走向了自己那新修的道观。

    ……

    之后数个月,吕折旋几乎每日都会拜访陈旷,讨教修行上的心得体会。

    一开始,吕折旋还有些拘谨,心里将陈旷当成前辈。

    但随着慢慢熟悉,吕折旋也越来越放松,露出淡淡笑容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加上这附近确实足够清净,她便不再总是以斗笠白纱掩面。

    直到某一日,她突破了登楼二重没多久。

    心血来潮,一时兴起,自己寻了根竹子,做成了竹笛。

    此后,等到陈旷的琴声远远响起,吕折旋便拿起竹笛生涩地偷偷应和。

    在她看来,自己的技艺在陈旷面前只是献丑罢了,每次等陈旷的琴声停下,便忍不住脸红着,立刻停止吹奏。

    她抬起手,将竹笛按在自己胸前心口位置,感受到其中有些加快的律动,喃喃自语:

    “真是丢死人,若是被他发现了……”

    若是被发现了如何呢?

    吕折旋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竟然有些期待被陈旷点破。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快一年。

    吕折旋竟顺利突破了登楼三重!

    这对以前的她来说,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这天,吕折旋感受着体内澎湃的灵气,从道观的窗户望出去,看见了山脚下的宅子,忍不住欣喜。

    她喃喃道:“得桐君先生指点已一年了,还未曾送上像样的礼物……”

    虽然陈旷每次都说不必,可自己真的不送,也太不知礼数了。

    打定主意,吕折旋思虑片刻,便决定难得离开这道观,去城里的商会买件足够价值的神妙灵宝。

    道姑戴上吃灰一年的斗笠,理了理自己的道袍,飞身而去,化作一道流光。

    这附近只有一个较大的城池。

    吕折旋早已打探过,里面有一个宝同商会,价格合理,买卖较为靠谱。

    她身上积蓄不多,但全拿出来,也够买一件“星”级的神妙灵宝。

    只是吕折旋没有发现,她前脚刚进商会,后脚便有两个修行者远远地盯着她。

    其中一个眯起眼睛:“天媚之体……就是她?”

    另一个点头:“是,两年前,就是她从北朔老魔手上逃了,向我们碧云门求助,被我撞上了,谁知我们刚杀了那老魔,她立刻警觉逃了。”

    “没想到她居然在那西郊藏了一年!”

    ps:推书《AI文抄,你生成的故事是真的?》

    沈浪穿越了,外挂是穿越前正在用的软件。

    在仙侠世界,这个软件的作用竟然是生成当文抄公?

    韩天尊:我是万人敬仰的长寿天尊,修真路途稳如老狗。

    等等,这本的作者怎么知道我的马甲,我杀人放火的事情都被曝光了?

    沈浪表示,我就想赚点稿费,真没想招惹这么多大佬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