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陈旷双手猛地按在空荡荡的琴上,脸上一片空白。

    清平子……吕折旋?

    从名字到道号都一模一样,没有重名的可能性。

    那不就是,沈星烛的师父?玄神道门的地灵道君?

    两千三百年后,若说沈星烛是三品之下第一人,那么吕折旋,就是圣人之下第一人。

    不过相比于没几年修为就坐火箭一样蹿升到宗师的沈星烛,吕折旋的经历就算不上是顺风顺水,反而颇为曲折。

    修行者,道途之上有两道大槛,也是增寿的门槛。

    一是登楼十二阶,开辟识海之后,寿增八百,在世为仙,便是凡人眼中真正的神仙了。

    二是宗师证道,得道天地间,逍遥三千年,说的便是晋阶玄玄境后,寿数增加到三千年。

    据说,她两次都是在寿数将近之时,才晋阶成功。

    但正因如此,吕折旋的修为、经验,都是实打实的稳固,绝对的一步一个脚印,为人也颇为严肃,在玄神道门里威望极重。

    师徒两个的性格几乎完全相反。

    不过,沈星烛这样的天骄,在吕折旋门下可能才是幸运。

    她本就是无双剑出鞘,照彻此人间,不需要有人再来教她如何修行,但需要有人来教她如何做人。

    否则,心性跟不上修为,她迟早会在膨胀中自取灭亡。

    就像最开始在天牢之中,陈旷能借她的高傲和大意,轻易地破了她的道心。

    没有陈旷,将来某一刻,也可能会有其他人成为她的绊脚石。

    不过……也只是可能而已,这个可能性还很小。

    毕竟别人可没有陈旷的外挂,能够轻易判断出沈星烛在说谎。

    但陈旷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遇见吕折旋。

    按照时间推算的话,确实是一个时代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会儿吕折旋居然就在奚梦泉家附近的山头上开辟了一个道场。

    也或许……这就是某一个波澜壮阔时代的开端?

    陈旷记得,大岐王朝最后的覆灭,吕折旋也增了一剑之功。

    只是不知道她和奚梦泉认识得这么早。

    虽然看样子,她是冲着自己来的……

    陈旷自然是不能以真实身份和吕折旋见面的,奚梦泉的态度摆明了两千年之后的他极有可能是知道此事来龙去脉,但吕折旋并不知道,他若是用真实身份见了吕折旋,那蝴蝶效应可就严重了。

    他拿出雾花锻,蒙在眼睛上,伸手一拂,院门便自己打开来。

    现在奚梦泉为了防止陈旷给自己吸引仇恨,多数时间在外游历,龙龈琴也被前者带走,此刻家中只有陈旷自己。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让奚梦泉的游历生涯好过的。

    因此早已派幻化而出的武蔓等人,潜伏在路上,联结妖族对奚梦泉下绊子,给他的旅途增添一点“乐趣”。

    ——陈旷如今已经能够从“无间之间”当中,幻化出几乎能够以假乱真的人来。

    这法子,早在之前意识到铁柏源和小红都是真实存在的人开始,陈旷就想试试看了。

    但无奈,那时他的修为还不够,“无间之间”的业力也不足以支撑他做到这一点。

    如今他已然抱月,又在一年前隐约窥见泥胎金塑法的第六相——“无上道果”,自然水到渠成。

    这“无上道果”,其实在五年前,他以“斩空剑”切开天空一线之后,陈旷就心有所感了。

    但是这“无上道果”,实际上,就是来自佛祖的一缕“智慧”道韵。

    不过道韵之间,亦有差距。

    像是“武圣”在那传道碑之上留下的道韵,其实就是最浅薄的道韵,只能供人观想,自行领悟。

    而像是“羽”字符,以及这第六相所蕴含的道韵,则是真正的传承,是极其深刻的道韵,而且包含了原主人的种种冥想之思,能够直接通往证道之路。

    换而言之,假如“道”是艘船,这“道韵”就是船票。

    而现在陈旷手上,已经掌握三张不同的船票。

    音乐、时空、智慧。

    不过,陈旷现在哪条船都不想上。

    若是让其他苦苦追寻一生,至死难以觅得哪怕一丝道韵的修行者知道,恐怕杀了陈旷的心都有了……

    但陈旷也并非是任性,在没有搞清楚真相之前,他怕这船,有可能是黑船。

    吕折旋第一次见到陈旷时,眼前的青年便几乎完美地呈现了她心目中得道高人该有的形象。

    那一袭白衣的黑发青年蒙着眼睛,抱着一架无弦琴,从房顶上飘然落下。

    三重道韵加身,非道非佛,糅合成了一种极其玄奥深邃的出尘气质,不似俗世中人。

    青年的面目看不清楚,就算产生了一些印象,也会转瞬即忘,那蒙着的眼睛更是叫人遗憾。

    这一身的不俗气质,该有怎样一双眼睛才能相配?

    吕折旋愣了愣,竟忍不住生出一丝好奇。

    不过,她此刻更多还是惊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高人,竟然似乎没有什么架子……她一个晚辈上门拜访,按道理对方就算态度倨傲,吕折旋也并不奇怪。

    她的设想之中,对方能够指点自己一两句,就已经是造化了。

    却没想到陈旷竟然亲自前来迎接。

    真是高人风范……

    吕折旋愈发恭敬,朝着陈旷又作揖:“见过前辈。”

    陈旷干咳两声,淡淡道:“你我同为修行者,不过都是求道之路上蹒跚学步的小儿罢了,哪有拾人牙慧往前多走了几步就当前辈的。”

    若是沈眉南也加入玄神道门,多半也要拜吕折旋为师,要是吕折旋把他当前辈,那这辈分可就离谱了,他这便宜不好占……

    虽然陈旷脸皮厚,但还没有厚到这个地步。

    尤其吕折旋,在陈旷印象里,是个挺严肃正派的人物。

    有一种,刚开学进班级,发现秃头班主任竟然是自己那个年纪很大的侄儿的尴尬感……

    当然了,让奚梦泉喊两声前辈,陈旷不仅心安理得,甚至感觉这家伙对自己还是有点缺乏敬意,应该再多磨炼磨炼。

    陈旷笑了笑,接着道:“你我同辈相交即可,不必如此恭敬。”

    “这……”吕折旋甚至感觉有些受宠若惊了。

    对方的修为明显比她高出不止一筹,但态度却出乎意料的温和。

    吕折旋此时不过一个登楼境的散修,没有靠山,天赋也不曾算得上绝佳,又是个貌美女子,自然行事向来谨慎。

    若非那琴音过于高妙,她是不会主动前来拜访的。

    这几天她时时聆听,甚至感觉心境如止水,修为自然而然地上涨了一截!

    可此刻对方有些异常的态度,让吕折旋还是忍不住多想。

    难道是……另有所图?

    不过,吕折旋心中的担忧只是一闪而逝,想到对方展现出来的超然气度,她心里摇头,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