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没多久,老板娘就端来了四菜一汤,菜都是地地道道的秦州菜,有秦东的八宝辣子和带把肘子、高力肉,还有秦北的炖羊肉和秦南的蒸盆子,看着就让苏秦颇有食欲。

    “那我介绍我认识你的朋友,说你是位大人物的朋友,我是真想不明白,你一个大学生找我能有什么事?又怎能给我一份天大的前程?”余良边吃边说道。

    苏秦吃了口肉回道:“余哥,你不觉得秦州太小了么?”

    “哈哈哈,你别说秦州太小了,我觉得长安城都挺大的,我开出租正儿八经绕着他一圈还得两个多小时呢。”余良笑呵呵的说道。

    苏秦端起酒杯敬余良道:“可你真要是那种安分守己的人,估摸着现在依旧在开出租,怎么可能成为狠人余良呢?”

    “唉,见过太多不公平,心中总有不平事,最后就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去解决了。”余良想起了以前的往事,有些伤感的说道。

    那边的老板和老板娘显然没有打扰苏秦和余良的意思,老板娘在后厨准备明天的配菜,老板则带着孩子在里屋看电视,大厅里就剩下苏秦和余良。

    “我看过你的履历,二十年前上京理工大学的本科毕业,毕业后回秦州某国企工作,因为得罪了权贵而被开除,同年女朋友因为牵扯到某些事被逼自杀身亡,从此你就走上了一条不顾路,你本可以前途似锦却被命运戏耍,这就是你心中的不平事吧?”苏秦直言不讳的揭开了余良的伤疤。

    在苏秦说这些话的时候,余良死死的握着酒杯,额头青筋暴起,眼神也充满了杀气。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力所能及的做点能力之内的事而已。”余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道,苏秦所知道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所以他还能忍。

    苏秦继续说道:“都说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你若真的躺平了,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余良,你可没少为普通人得罪权贵啊。既然你想做这些事,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大的舞台,让你有能力平不平事。”

    “苏秦,曾经的我也如你这般热血,可现实是冰冷无情的,你我都没有这个能力啊。”余良摇头苦笑仰头喝酒道。

    苏秦淡淡说道:“你没有未必代表我没有,人终归还是要有野心的,我给你机会了就看你敢不敢搏一次?”

    “凭什么?就凭你认识那位大人物?”余良嘲讽道。

    苏秦给自己倒了杯就缓缓喝掉后才说道:“你口中那位大人物在我这里什么都不是,如果你觉得我想靠他让你答应合作,那你就真的有点小瞧我了。如果你答应的话,我才会告诉你我真正的底气,只要你我合作,我就能让这秦州变天。”

    说完这句很装逼的话后,苏秦心里暗暗给方景龙道歉,这不是为了办事么,希望方哥你别生气。

    苏秦这话霸气十足,让余良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真有点看不懂眼前这个年轻人,突然觉得他有些陌生,远不是同龄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那你总该让我知道点什么吧,不然我怎么去权衡?”余良盯着苏秦说道。

    总不能只听你一面之词在这里画大饼吧?

    我余良又不是傻子。

    苏秦思索片刻,最终下定决心向余良摊牌,他眯着眼睛掷地有声的说道:“我姓苏”

    这三个字,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