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每个人听完单信的话都怒火冲天,怒不可遏,脸色铁青。

    虽然大部分长老已经知道了,但是还是一样再次愤怒,揭开血淋淋的现实。

    一个个咬牙切齿,面露狰狞,拳头紧握嘎嘎响。

    “诸位,这次战争算是东疆本土势力和中元界势力的历史延续战争了。

    东疆本就复杂,作为中元界势力流放犯人之地,自古和本土势力就势同水火。

    但是中元界后裔势力也是相互有矛盾和纷争,相互杀戮,人心不齐,没有形成统一的趋势。

    这也是本土势力得已在夹缝中生存喘气的原因。

    而西门家族想一统元山界的举动,引起很多中元界势力的关注,纷纷派人来了,开始布局元山界了。

    刚开始几年还是很正常的,没有引起太多的混乱。

    商会势力也好,大宗门势力也好,还是其他家族势力也好,来到东疆都是为了布局长远发展的。

    但是后来几年中元界势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形势就变了。

    中元界这几年来来往往元山界几百万人都不止了,乘坐的是炼药师公会的飞舰,炼药师公会发大财了。

    尤其是中元界后裔势力主家家族来的人多了以后,矛盾彻底爆发失控了。

    他们开始借助中元界强者杀戮本土势力的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于是中元界后裔势力和中元界来的势力强者结为一体,组成各种联盟,开始大规模的征伐本土势力。

    后来几年形势越来越失控了,加上曲苗两家,和十大长老家族都是中元界来的,就选择了站位,支持中元界一方。

    后来也开始参与到杀戮中了,演变成了现在这样了。

    本土势力元气大伤,根本没有办法阻挡,才联盟起来的。

    这无数年的恩恩怨怨谁也说不清楚。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是元山界本土人士,绝不允许中元界势力毁灭元山界。

    他们的狼子野心,禽兽行径,我们坚决打破,现在他们已经回不去中元界了,可能会更加疯狂的反扑。

    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好好的坚守东天城,我相信很快就会有更多中元界势力来攻打我们了。

    他们可能想要抢夺飞舰,想要杀我们夺回东天城。”

    苍南殇长老缓缓说出自己的见解。

    其他长老都纷纷点头认同,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了。

    中元界的人想回去,没有飞舰,就只能抢夺天庭的了,或者说抢回炼药师公会的。

    “嗯,苍南长老说的对。

    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坚守东天城才行。

    我们现在要联系东疆联盟,把他们接应到东天城。

    增加防御能力,也是达到救援的目的了,这是当务之急。”

    夏蔺长老也是说道。

    “事态紧急,救人如救火。

    现在我命令:

    一,马上兵分七路,派人去寻找东疆联盟势力,找到了说明情况把难民接回来。

    不愿意的暂时不用理会,需要帮助的给与资源支援即可,主要是接应难民为主。

    二,马上扫荡歼灭城外围观的人,不用留情,来一批杀一批,打散他们,不能任由他们势大壮大围攻东天城。

    然后追杀小股强盗势力,必须斩草除根,绝不能心慈手软。

    三,找机会扫荡东元郡残敌,现在是好时机,现在中元界势力大军在外面追杀东疆势力的人。

    我们要尽量的支援和救援东疆本土难民,如果遇到小股强盗,有把握的话就要毫不犹豫的消灭。

    第四要及时送回天庭的尸体和财务,准备再调来几千架飞舰来支援东疆和转移难民。

    马上准备。”

    单信直接下令了。

    “遵命。”

    于是天庭长老纷纷行动起来了。

    天庭远征军东疆之战开启第二个阶段了。

    此时东疆大小联盟势力依然和小股强盗开战,据守城池,边战边防守,非常被动和疲惫不堪。

    因为太多老弱病残了,加上受伤的也很多,导致缕缕被偷袭,疲于奔命应付。

    都已经山穷水尽,疲弱到了极限了。

    但是依然咬牙坚持,要不然就得真正被灭族了。

    这里是山海郡,距离东天郡相隔一个郡,临山郡。

    这里有一群逃难一年多的难民,现在退无可退了,只能坚守这座山海郡城池了。

    往前千里是暴海,往后面是元山山脉东疆山脉余脉深处。

    都是危险之地了,暴海海兽无穷无尽的,这里聚集的两百多万人还不够塞牙缝的。

    往山上跑,猛兽也很多,这里老老少少弱者占了九成之多,根本没有反抗猛兽的能力。

    这里还能得一时之安,起码还有十几万修士在保护他们。

    此时城中食物没有了,伤员也没有丹药,很多受伤的武修也是岌岌可危,随时死去。

    城外还有一股近万人的强盗在追杀他们。

    已经大战不知道多少回合了,一路从东天郡跑了一年多才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