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当他看完这本书籍时,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来。

    如若《惊鸿步伐》配上《闪剑诀》,是否会发挥出独特的威力?

    想到这儿,人直接拿起两本书籍朝外走去。

    “看那傻子,居然还想着练《闪剑诀》?”

    “呵呵,那种鸡肋谁愿意去练?”

    背后传来几声奚落。

    白夜充耳不闻,弄来几斤桃子,人便跑向后山。

    他本想去武场,但那儿人太多,难能清静。

    后山有一片巨大的树林,林内生活着不少灵猴。

    当白夜踏入林子的瞬间,灵猴们嗅到了桃子的香味,皆朝这儿赶来。

    他拾起一根木棍,盯着满树的猴子,从布袋里抓起几颗桃,往天上丢。

    瞬间,数百只猴窜了起来,一个个飞天般朝那些桃子抓去,桃子太少,一些鬼精的猴子便悄悄摸了过来,盯准了白夜身旁的布袋,冲来抢桃。

    白夜见状,脑海里回思闪剑诀的招法,立刻举棍挥去。

    猴子叽叽喳喳,数量越来越多。

    胆大的猴子甚至开始对他丢石子儿。

    起初白夜尚能支撑,但到了后面,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

    闪剑诀的要领是两点,一是快!二则是必出。无论自身当前处于什么状态,跌倒也好,受击也好,哪怕即将被杀也好,一旦发现对方的破绽,便必须出剑。

    这需要沉着冷静与非凡的洞察力。

    白夜忍着身上的疼痛,一边躲闪猴子们的扑咬一边挥舞木棍,四周密密麻麻,猴子仿佛要将他淹没。

    他淀了口气,冷静应对。

    剑法非一朝一夕能成,无上、永恒的武道,也许岁月的磨练。弱者,将被肆意践踏,而不想成为弱者,就必须变强。

    半天的功夫,带来的一大袋桃子全被抢走,猴儿散去,白夜拖着满身挠痕的疲惫身子走出林子,当然,路上免不了遭人笑话。

    第二天,白夜又来了。

    如此苦练半月有余,总算有所成效,不过后山林内猴子总是躁动不安,也引起了一些弟子的关注。

    练习了半日,白夜看了眼鼓胀胀的布袋还有四张树上那些鼻青脸肿的猴儿们,脸上泛起苦笑,这些猴子起初还能拿些桃儿,到了后面,却只有挨打的份儿。

    “陪我练习了这么多天,辛苦了,给你们吧。”

    将桃子撒在地上,对着这些猴子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开。

    猴子立刻一轰而上,林子又沸腾了。

    可当他刚走出林子,步伐便慢下来,林外站着一群人,其他人都不认识,但为首的,却是白芷心。

    白夜皱眉,握紧手中木棍。

    “白夜,还记得半月前我对你说的话吗?”白芷心冷声道。

    “白芷心,你我皆为白家人,更是堂兄妹关系,我们本该互相帮助,你却要与我作对,怎么?莫不成是因为你爹白河的缘故?”白夜淡道。

    “哼,知道就好,因为你,我爹被白家逐出家门,受尽屈辱,这笔账,我不能跟你爹算,还不能跟你算吗?”白芷心冷道。

    “你爹多行不义,为得家主之位陷害我与我爹,他被逐出白家是自找的。”

    “混账!”白芷心闻声,火冒三丈,便要出手。

    白夜眼神一凛,举起手中木棍,言语凌厉:“你若有自信,那便来吧!”

    白芷心一听,步伐顿僵。

    白夜斗败洛城第一天才叶倩的事情早在绝魂宗内不胫而走,没人敢小瞧这个新入宗的弟子。

    她虽对自己的实力颇为自信,可与叶倩比起,还差了些许。

    “臭小子,别太嚣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处境!”

    “想吓唬我们吗?”

    后面的人不爽了,齐齐站了出来。

    白夜见状,不慌不忙,冷笑道:“人多是么?如果一对一较量,出了什么事情大可向宗门解释是比武切磋,但你们这么多人对我一个人出手,一旦事情闹大,你们就解释不清楚了。”

    “你……”众人语塞。

    白夜哼了一声,便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飘了过来。

    “斗罢了个没用的叶倩,你就如此目中无人,若是任凭你继续下去,岂不是快不将这一宗之人放在眼里?”

    白夜止步,扭头看去,只见白芷心的身后走来一名颇为年长的男子,男子留着寸头,面容含笑,眼里却闪烁着一丝阴毒。

    “莫师兄!”

    “莫师兄!”

    ……

    人们忙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