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裴恕抬手摸着下巴打量了陈滢片刻后,便点头道:“如此便好。”

    语罢,一拂衣袖,高大的身影立时转后,竟是如同方才他离开水边一样,毫无恋栈、转身就走,连谢氏姐妹都没去管。

    陈滢一时讶然。

    难不成,裴恕方才在花下等着的,并非谢家姐妹,而是她?

    就为了问她有没有昧下一块死人的骨头?

    此念一生,陈滢险些失笑。

    这位小侯爷倒真是逢人便疑,这疑心病简直比她还要重。而最重要的是,他是从哪里看出来她确实是曾经有过那么半秒的犹豫,想要私下把手骨拿走的?

    他怎么瞧出来的?

    陈滢完全想不通。

    谢姜与谢妍二人,此时亦是同时一愣。

    眼见得裴恕大步流星,飞快地转过了曲廊,谢妍当先便追了过去,口中唤道:“恕哥哥,等等我”,娇小的身影在花树间闪了闪,便此没了踪影。

    那谢姜倒是未急着走,而是向陈滢微微一笑,清丽的脸上,点缀着几许恰到好处的歉然:“陈三姑娘见谅,小侯爷他就是这个脾气,并非是动了怒,也并非针对陈三姑娘,他只是……”

    言至此节,她的语声便轻了下去,似有无限低回:“他……只是不擅言辞罢了,还请陈三姑娘莫要见怪。”

    “谢大姑娘这样说,我便放心了。我自不会见怪。”陈滢的回答很合乎规范。

    谢姜笑容浅淡,优雅地向她一颔首,便也提了裙摆,步履轻盈地跟了过去。

    不消片时,蔷薇架下已是人迹沓沓,唯留下了陈滢等人,空对着那一树的翠叶青枝。

    “这是哪里来的侯爷,好生无礼。”冯妈妈今儿是真气着了,这会子已是变了脸。

    方才兴济伯与那个什么侍郎大人,便已经闹得她满心不愤,如今裴恕又来了这么一出,她深深地觉得,自家姑娘受了委屈。

    “姑娘别与这些人一般见识。”冯妈妈继续说道,目中划过了一丝鄙夷:“姑娘是奉旨办案,跟那些满世界乱跑的花蝴蝶,那可大不一样。”

    纵然陈滢现下做的事情很是特立独行,但方才在那水边儿的时候,他们家姑娘的行止,冯妈妈可是看在了眼里,那委实是很规矩的。

    自然,陈滢与裴恕也有对话、也有眼神上的交流,可他们姑娘是多么地端庄乃至于严肃,言行间更透着一股子大方劲儿,一望而知,那就是从教养极严的家族里出来的,比之谢家姐妹,简直高出了不知多少。

    “真是枉称世家。”冯妈妈下结论似地说道,摇摇头,转向陈滢,面色立时柔和了下来:“姑娘想是累着了,还是快些回去吧,老太太想必等急了。”

    陈滢点了点头,由得众人围随着,转出了蔷薇花架,径自离去。

    待回到国公府时,已是申正时分。

    盛夏的天气,天儿黑得迟,那日头还高高地挂着,照得满地一片白亮,蝉鸣声一声递着一声,鼓噪着、喧嚣着,却又将这盛夏的午后衬出了一种别样的宁静。

    陈滢先去明远堂拜见了许老夫人,向她简略讲述了查案的经过,随后便回到了鸣风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