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三丫头,你这是要做什么?”许氏再度问道,面色完全地淡了下去。

    长公主扫了陈滢一眼,一双小山眉便全挤去眉心,就像是有人在她的眉头画了两团墨点儿。

    她抬起手来,拂了拂衣袖,淡淡地道:“你这孩子,何必如此多礼?事情都过去了,本宫恕你无罪。”

    “我并无罪,根本无需殿下宽恕。”陈滢很快地回了一句。

    态度竟是前所未有地强硬。

    许氏脸色一变,正要出声,陈滢已经抢先开了口,语声格外清朗:“今日之事首恶就是香山县主,其罪有三:一、不敬尊长,损毁先帝圣物;二、买凶诬告,诬陷我大姐姐是小偷;三、仗势欺人,累及宗室及太后娘娘英名。”

    语速极快地说罢这些,她伸手一指桌上那堆东西,声音陡地转厉:“这是证词与证物。”又回手一指身后花厅大门的方向:“镇远侯府丫鬟桃枝就是证人,方才她被两个婆子带出去了。”

    满厅如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个陈三姑娘莫不是疯了?居然跟当朝长公主叫板?

    她就不怕太后娘娘怪罪吗?

    “我的话说完了。我现在有些不舒服,想回车上歇着,就此告退。”陈滢最后说道,语气重又归于平静,屈了屈身,转身走出了花厅。

    长公主面色铁青,她身后的女官张口就要喝斥。

    “杨妈妈,你跟出去瞧瞧,别叫三丫头找不着路。”许氏抢在所有人之前开了口,声音温婉、态度雍容,完全看不出一点抢话的局促。

    说完了,她便转眸看向长公主,面上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平和:“三丫头到底还是小孩子,请殿下别与她一般见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忧心事,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我二弟妹正病着呢,要不今儿她怎么也该来的。如今二房就靠着三丫头打理,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

    一面说话,许氏一面便拿帕子按了按眼角,似是极为悲戚。

    长公主面色一僵,她身后的女官极有眼色,立时也闭上了嘴。

    许氏这话说得委实刁钻,只要长公主表现一点斥责之意,那就是欺负一个既没了爹、娘又病着的孤苦幼女。

    长公主自恃身份,怎么可能给别人留下这种话柄?

    从品级上说,陈滢以下犯上,确实有不敬之嫌;可从年龄上论,长公主比陈滢母亲的年纪还大着些,怎么好真的当众发作一个小姑娘?

    许氏这一席话果然不负她宗妇的身份,柔中带刚,既圆了场面,又没显出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