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免礼。诸位辛苦。”那高大男子随意地挥了挥手,一个穿蟒袍的侍卫便突然现身,手里拿着一份公文。

    “瞧清楚,这是移交案件的文书。”那高大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个侍卫更是直接,一抬胳膊,就把公文塞进朱继明的手里,旋即快步退下。

    朱继明觉得,他今儿怕是把这个夏天的汗都给流干了。

    他硬着头皮接过公文,打开看了看。

    没问题。

    一切都很符合规程,所有印章都盖全了,这件案子从此时开始,已经移交刑部办理,与他们盛京府衙,再无瓜葛。

    离开的时候,朱继明的步子迈得格外地快。

    他得赶快到前头书房找到谢绍,将此处发生的事情禀报于他。

    且不说这一群小吏是如何向上官添油加酱地一番交代,只说这群来人,陈滢一眼瞥见,面上虽是神情不动,心下却暗自讶然。

    那个高大的男子——刑部众官员之首,正是那位与她有着一面之缘的裴指挥使——裴恕。

    他怎么会来?

    陈滢万分狐疑,总觉得这位裴恕有几分神秘。

    刺驾一案有他出现,还能说他是禁军指挥使,此乃职责所在。

    可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且还变身成为刑部官员,更接手了一桩府衙的命案?

    一个人还能有两重身份么?

    陈滢心中不住忖度着,自幂篱下悄然抬眸,看向了裴恕。

    这一回,她终于瞧清了他的长相。

    斜飞入鬓的漆黑长眉,鼻梁挺直周正,这张脸上最令人印象深刻之处,便在于此。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那双不大的单眼皮的眼眸,以及微薄的嘴唇。

    如果说,前两者令这张脸近乎于俊秀,那么后两者,却将这俊秀一笔抹去。而更叫人感到惊讶的,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彪悍与警觉。

    分明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手里也没拿兵器,可他的整个人都像是蓄势待发,仿佛下一秒就能冲上去与人肉搏。

    也正因有了这样的神情,让这张脸有了极好的辨识度,只消见过一次,便不会忘。

    陈滢在阳光下微微眯眼,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金牌,思绪开始四处飘散。

    难怪裴恕从不穿侍卫常穿的蟒袍箭袖,原来是为了中和身上的气势。

    可以想见,穿上武服的裴恕,那一身的杀气、煞气与匪气,在那座华丽的宫城里,会显得多么地不合时宜。

    她有些出神地想着这些,蓦地一管声线传来,似酒微醺,渡过耳畔。

    “陈三姑娘有礼。”裴恕向她点了点头,语声既不亲切,也不疏远,更没因了官职在身而有所简慢。

    与他身上那种强烈的气势相比,此刻的他,合乎礼仪得叫人难以接受。

    陈滢抑住情绪,屈身回了一礼,用着与他相似的语声平静地道:“见过裴大人。”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两个人各自站着,陷入了沉默。

    微风徐来,拂过大片帐幔,“扑楞楞”作响。水面上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波纹,碧荷在风中摇曳,似临水的舞者,踩在那连绵的翠幕之上,翩翩若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