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说到此处,吴太妃弯了眉,面上是欣慰的笑:“说起来,这六皇子虽瞧着不如何打眼,实则却是极内秀之人,且聪明稳重、坚韧果毅,为人又很和善,且这和善又非妇人之仁。总之,是个极好极好的孩子,我一眼就瞧出来,他若登基,必成明君。”

    看着她明媚的笑脸,陈滢也觉欣然。

    元嘉帝确实是个好皇帝,这一点无可否认。

    便在此时,吴太妃却忽然叹了口气,苦涩而笑:“在教养六皇子之时,我对他的饮食用物皆极用心,生怕着了谁的道儿。可是,这俗话说得好,‘只有千有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我那般小心谨慎,结果竟还是叫萧昭仪投毒成功。”

    她支颐摇头,神情颇无力:“如今回看,我自是已然明白,这是六皇子命中当有此劫,人力难以更改,便如先帝驾崩、我永远不得干政一般,皆是天注定。”

    “那您救活了六皇子了么?”陈滢追问。

    萧太后投毒之事,今生也曾发生,而吴太妃却是把元嘉帝给救活了,只不知上一世又是如何。

    吴太妃微微点头,神情有些发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叫我把六皇子给救了下来,只是,他也真是命运多舛,虽得着条活命,却落下了病根儿,身子骨大不如前。”

    她叹息地抬眸,望远处黛柳堆烟,于月华下婆娑轻舞,语声亦变得飘忽:“从那以后,六皇子就时常肯病,镇日里汤药不断,我整颗心都扑在他身上,对先帝便不大上心,很快便失了宠,虽未被打入冷宫,但我们娘俩的日子也很不好过。”

    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终至寂然。

    彼时岁月维艰,她唯一的、亦是全部的希望,便是六皇子。

    可她没想到,命运却再度与她开了个玩笑。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吴太妃目注远处,幽幽续道:“先帝驾崩前一年春,皇子们打马野游,六皇子不慎堕马,椎骨被马蹄踩断,在床上熬了半个月,到底还是去了。”

    她微阖双眼,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极低的喟叹。

    陈滢亦是满怀感慨。

    眼见胜利在望,却还是功亏一篑,上一世的吴太妃,委实也过得不易。

    “六皇子坠马,是意外么?”短暂的安静过后,陈滢轻声问道。

    “自非意外。”吴太妃的回答未出陈滢所料。

    然而,她接下来所言,却又令陈滢吃了一惊。

    “六皇子是被人害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若追根溯源,那因由却还在在我的身上。”她神情淡淡,目中不见情绪。

    陈滢安静地看着她,并不插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