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祖父说了,你祖母这几日吃斋,叫你就别拿这些事儿烦她老人家了。”许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恬淡而温和,看向陈滢的眼神也很慈蔼。

    许老夫人每年四月、十月皆要吃半个月的斋,在这期间不仅免了一切定省,她本人还会住进佛堂,不问外物,静心抄经。而一般到了这种时候,府里的人是不会去打扰她老人家的清静的,除非出了大事。

    国公爷特意点明这一点,想必他自己也知道这事儿许老夫人不会同意,所以就来了个掩耳盗铃。

    陈滢越发哭笑不得。

    这位祖父的作派,怎么就这么孩子气呢?

    迟疑了半秒后,陈滢便点了点头:“好,侄女明白了。”

    许氏微微一愕,似是没想到她居然没有反驳。

    怔了片刻后,她便又擎起一个温柔的笑脸,和声道:“真真是个好孩子。原先伯母还怕你为难呢,便想着,若是实在不行,便带你去见见你祖父,让你跟他亲口分说。”

    “不必了。我知道祖父的意思了。”陈滢向着许氏摇了摇头。

    在达成自己的目的之前,她不想提前跟国公爷对上。

    至于许氏这提议背后的目的,陈滢委实懒得去想。

    许氏微笑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复又很快点头,浅笑道:“这就好。既然你应下了,伯母这话也算是传到了。”

    陈滢啜了一口茶,未置可否。

    许是没料到陈滢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许氏一时间倒又有些词穷,总觉得在这个笑容古怪的侄女面前,说什么都叫人不自在。

    于是,抱厦里便又安静了起来。

    慢慢地喝了两口茶,看着时辰差不多了,陈滢便站起了身,说道:“大伯母见谅,侄女要先回去了。母亲昨晚又没睡好,侄女想去瞧瞧她去。”

    “哟,你也不早说。”许氏忙忙搁下茶盏,起身道:“这却是大伯母的不是了,拉着你耽误了这么久。”

    这话说得委实客气,陈滢便也回以标准的客套:“大伯母说哪里的话,侄女不敢当。”

    许氏的面上涌出一层恰到好处的关切,问陈滢:“你母亲可是又犯癣症了?”

    “并不曾,谢大伯母挂怀。”陈滢尽量放缓语声说道:“母亲只是没睡好罢了,并不曾生病。”

    许氏这才重露笑容,和声道:“既如此,那你就快去吧,有什么事记得叫人往水鉴轩传个话儿。”

    陈滢自又是一番谦谢,随后便由许氏亲自相送,离开了水鉴轩。

    转花院、绕曲廊,直到踏上了四进院儿后头的一条狭长夹道时,罗妈妈方才轻声地问:“姑娘要不要去一趟上房?”

    许氏郑重其事把陈滢叫过去说话,准定是有事儿。纵然不知具体是何事,但罗妈妈当老了差的,看事物自有她的一套法子。她料定今日之事怕不好处置,便以为陈滢要去请许老夫人的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