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哀家便听听你的理由罢。”萧太后淡声说道,面色仍旧很是疏冷。

    陈滢便道:“臣女在小花园做的验证,目的就是要查明夹竹桃中毒后的症状与反应。。因不知毒物是如何混进食物中去的,所以臣女分别以加热和浸泡这两种形式进行验证。据臣女实地观测,两头……实验物的情形,与乔修容的中毒后的情形,有极大的出入。”

    说到这里,她便垂目看向那份简报,念道:“昨晚服侍乔修容的宫人共有四人,再加上试菜的小太监,共计五人。据这五人供述,乔修容食用了一碗鱼羹后不到数息,便立时说不舒服,随后那试菜的太监便开始呕吐,乔修容也开始呕吐。”

    “好了好了,这些哀家都知道了。”萧太后显然很不愿意听这些实情描述,微带些厌恶地打断了陈滢:“把这些怪膈应人的话都给哀家统统省掉,往下说。”

    陈滢便躬了躬身,从善如流地道:“是,太后娘娘。简单说来,这里有一个时间上的差异。两头实验物的体重与乔修容差相仿佛,中毒的分量也与乔修容一样,可它们却在小半个时辰之后才出现了反应,而乔修容却是马上就有了反应。换言之,如果真是误食了夹竹桃,乔修容的症状至少也该在小半个时辰后才显现出来,而不是当时就有。这是第一处不同。”

    她抬手指向简报的第二行,又续道:“这第二处不同,在于症状。昨晚事发后不到两刻,太医便赶到了,而太医在供述中只说发现乔修容呕……那什么和头晕。可两头实验物的症状却比乔修容多出了两种,即心跳加速以及流口涎。”

    说到这里,她加重了语气:“这多出来的两种症状,尤其是心跳加速,在中毒达到一定时间后十分明显。可太医从头到尾没说过这一点,而在臣女问及乔修容时,她却说她记不清了。”

    上首的宝座处传来了一声冷笑。

    “就知道会是这样儿。”萧太后说道,面上涌出了一层怒意。

    司徒皇后一直在看着陈滢,此时便问:“你拿这两头……所作的验证,真就那么准么?”

    “基本上是准的。”陈滢的语气很肯定,说罢便看了太后一眼,终于还是吐出了那个字:“猪……和人……的身体,有着一定的相似度。并且,为了使验证更为准确,臣女还是拿了两头……做验证。臣女以为,据此得出的证据,是具备一定的说服力的。”

    司徒皇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掩袖而笑:“你这丫头,一句一句的新鲜词儿,却也有趣。”

    萧太后的心情却没这么好。

    她定定地望着殿门的方向,面色阴沉:“弄了半天,你也就只查出了这么一点儿?”

    虽然她要的也只是“解决问题”,然而,事到临头,她还是觉得不甘心。

    真凶是谁,陈滢并没有查明。

    陈滢闻言,便拧了拧嘴角,说道:“太后娘娘,臣女还查到了一件事。”

    她一面说话,一面便从袖子里掏出块素白的帕子,展开了正要说话,蓦地神情一滞,飞快地将帕子放在鼻边闻了闻。

    萧太后与司徒皇后皆不明就里,齐齐盯着她瞧。

    紧接着,便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陈滢做了一件叫人惊掉下巴的事。

    只见她一个箭步冲到了蒋玉生的面前,拉起这位英俊太监的衣袖就放在了鼻端。

    “啪”,萧太后手里的茶盏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