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啪——

    啪——

    赤裸的脚步声,在一间间教室外的走廊上响起。

    同时伴随的,还有那宛如干枯抽井的沙哑嘶吼。

    化学实验教室,规模跟普通教室差不多,但却额外多了一间狭小无窗的试管溶液存放室。

    此时,孟盈盈和三个同班同学就躲在了这里面。

    她们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后,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她们知道,外面那个脚步声,嗜血凶残!

    孟盈盈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

    它蜡黄肌皮,肋骨突出,小腹被破开,里面只有血肉,没有器官。

    直立行走,速度极快,两只手臂各长了一把镰刀,一挥下去,孟盈盈亲眼看见,隔壁班那个追她的男生,被拦腰斩断...

    他甚至惨叫声都没发出,就瞪着大眼死在了教室外的走廊上...

    而她们之所以躲在了化学实验教室,就是被这只怪物追赶的缘故。

    她们原本有9个人...

    其中三个人身穿西装,看起来像是某种组织的人。

    另外两人,是她的同学。

    在奔逃的路上,只有她们四人临时躲进了这间化学实验教室的存放室里。

    不知道另外几人怎么样了...

    而索性,外面那只怪物似乎并不知道她们躲在了教室的存放间里,但不知道为什么,它始终徘徊在外,迟迟没有离去。

    “班长...我们该怎么办...呜呜...”

    在狭小且昏暗的存放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微弱的啜泣哭声。

    孟盈盈虽然看不到,但声音已经告诉了她是谁,正是班上那个姓舒的骚货。

    她平时不爱学习,经常和高年级以及学校外面混的人在一起,据说男朋友都换好几个,浪荡的不行。

    还天天穿红色内衣,加上校服是透白的,所以经常能看到白里透红的颜色,仿佛故意似的,总之就是很骚。

    “嘘...不要哭...不要说话...安静...”

    这是一个男声,是孟盈盈班上的班长,在班上属于成绩一般,阳光开朗,且为人处世很好,各科老师都很喜欢,同学们也爱和他打闹的那种。

    对于班长,孟盈盈自然不会讨厌。

    “那些穿西装的人说,学校外面有人接应,所以我们只要下楼就好了。”

    班长的声音压得非常低,生怕被外面徘徊的怪物听到。

    “但是...外面有怪物...”

    这个声音,孟盈盈也很熟,叫张佳妍,在班里跟她玩的很好,也是同一个宿舍上下铺的舍友。

    此时听到她的声音,孟盈盈握住了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点头。

    班长注意到这个动作后,看向了她。

    “孟盈盈...那些穿西装的人说是来找你的,你知道点什么吗?”

    孟盈盈一愣,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无助。

    “我...我也不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我也很奇怪...”

    看到面前女同学那无助的模样,班长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深吸口气,想让自己慌乱的心平静下来,但却是满嘴的尘土味以及飘荡的汗臭味。

    这没办法,毕竟他们一晚上都没洗澡,也没洗漱刷牙和吃东西,浑身难受的很,加上不断地逃跑躲藏,现在早就疲惫不堪了。

    孟盈盈沉默了起来,她蹲坐在地,紧紧抓着张佳妍的手,脑中,却不由得回忆起昨天...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孟盈盈到现在都有些精神恍惚。

    昨天,6点多的时候,她一个人吃完了饭回到了无人的宿舍,准备休息一下,因为7点要去班上开始晚自习,所以想要小睡一下。

    结果发现手机刚好没电,于是就用充电宝放在一旁充电。

    当她刚躺下打算小睡时,异变,发生了。

    先是隔壁宿舍突然传出了凄厉的尖叫声,让她愕然的睁开了眼。

    这声音...她认识,是班上的同学!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怎么了,隔壁再次传来了更大的骚动,以及那痛苦的惨嚎和哭喊,声音非常吓人,似乎正在遭受什么罪一样。

    而这动静,也吸引了整层楼的女生。

    她们好奇的走了出来,聚集在了隔壁宿舍。

    孟盈盈也不例外,而且由于她距离最近,且是同班同学,很快的就翻身下床,穿好鞋走了出去。

    隔壁的宿舍,门是关着的。

    但里面痛苦的惨嚎却不断响起,似乎发生了什么极为凄惨的事,让周遭的女生们面面相觑,皆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孟盈盈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她心里莫名恐惧,不敢敲门询问,因为她也被这痛苦的凄厉惨叫给吓到了。

    很快,不知道是谁叫来了宿管阿姨。

    她拿着钥匙走进人堆,听着里面的声音,一边拿出手机给校领导汇报,一边驱散着聚集的学生。

    孟盈盈的宿舍因为就在隔壁,所以她站在了自己的宿舍门前,慌张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宿管阿姨大声询问着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但下一秒,让她极度骇然的一幕发生了。

    一把带有弧度的弯镰砍刀破门而出,只是瞬间就把准备开门的宿管阿姨劈成了两半!

    这一幕极其骇人,让周遭聚集的女生们皆是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又似乎没来得及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幕。

    总之,当看到那把弯镰缩回去后,宿管阿姨的尸体左右一半分别倒下时,才响起了恐惧的尖叫!

    顿时,整层楼,乱了。

    孟盈盈也看傻了。

    隔壁...出什么事了...

    这...是真的吗...?

    没等她反应过来,隔壁宿舍又刺出了几把弯镰砍刀,锋利的地切割着房门。

    伴随着慌乱的尖叫,刺耳的切割声犹如伴奏,响彻不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