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孟生接过电话,看了眼丁翎,默默走到一旁。

    他将手机放在了耳旁,沉默几秒后,低声开口。

    “那个女人说,能打这个电话的,基本都是...死人。”

    他这话说的直白又简单。

    先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然后等待着回应。

    而手机那头在听闻之后,并没有什么情绪表现,只是淡淡开口,语气平缓。

    [这个电话不稳定,我们可能通不了多久,无意义的话就别说了。告诉我,你现在还剩下几次模拟?你的天赋都有什么?]

    他的声音很普通,也很正常。

    并没有此时孟生的那种冰冷感。

    但说出的话却让孟生为之皱眉。

    “为什么这么问?既然你是未来的我,那我有的天赋你应该都有才对。”

    [你错了。]

    电话中的语气非常笃定。

    似乎极其肯定两个人的不一样。

    [我联系了你,给了你避开危险的提醒,那么你之后所经历过的事,跟我曾经经历过的应该不一样了。同样的,天赋选择也会不一样。我虽然是未来的你,但我们已经是两条各不相干的时间线了。在我的时间线上,我已经死了,丁翎也死了。而你,还有丁翎,却活的好好的。]

    孟生沉默了几秒,微眯双眼,低沉开口。

    “我很难相信。”

    电话中嗤笑一声。

    [你可以不相信。]

    就这样,两人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直到孟生闭上眼深吸口气,拿着手机,再一次远离了神情紧张的丁翎,并压低了声音,讲述自己目前所拥有的能力。

    “我现在有防御力很高的钢筋铁骨、可以潜行的默默无闻、能够让我作战的战斗本能、可以攻击到鬼怪的灵媒体质、还有隐身十分钟的消于无形以及提前3秒预知危险的超前感知、最后是让敌人强制服从于我的君王命令。还有唐横刀跟口罩这两个物品。”

    电话那头听闻之后没有及时回应,似乎在消化着这些信息。

    不一会儿,传出了声音。

    [果然,因为我的举动,让你改变了自己的未来。我们的天赋不一样,我没有灵媒体质,也没有君王命令,其他的倒是跟你一样。]

    孟生的脸色稍稍起了些变化。

    觉得这种事有些不可思议。

    “意思是,在摆渡人那个房间之后,我走的就不是你的老路了?而是我自己新的未来?”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了。我原本想对照一下你我的天赋,给出一个能帮到你的方案。但现在看来也没用了,你还剩几次模拟也没有问的必要了。]

    孟生虽然无言听着,但一种荒唐的感觉却油然而生。

    自己,居然在和已经死去的自己通电话?

    这怎么让人相信?

    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怀疑过电话里的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孟生。

    毕竟能够知道模拟器这种东西的,也只有自己了。

    “既然这样,你能提供什么帮助吗?”

    电话里的他,重重嗯了一声。

    [接下来,长话短说,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孟生拿着手机,背靠着墙,静静地听着电话里属于他的声音。

    里面,则讲述了一条条他所不知道的重要情报。

    比如丁翎为什么是关键?

    因为这部手机只有她持有时,才会有死者打来,其他任何人拿着,就只是普通手机而已。

    再比如为什么不要救人。

    因为这栋公寓楼的人全都是潜在的诡异生物,只是他们暂时不知道而已,一旦等他们反应过来,就会变成恐怖的凶灵!

    这让未来的孟生吃了极大的亏!

    也让现在的孟生想起了士兵和女孩。

    接着为什么200号房是出口。

    因为未来的孟生靠着天赋能力潜入过水中,拼尽全力来到了200号房,发现水被凭空隔绝在了门外,里面还有一堵厚实的钻石墙,再一联想丁翎曾说过的墙,顿时明白打破这钻石墙就能离开。

    这些消息消除了孟生的许多疑问。

    但重点却没提到。

    直到...

    电话里突然扯到了关于这个空间的问题上。

    [你所在的这个地方,不是什么鬼怪空间,也不是什么平行空间。它叫做夹缝,你也可以称之为夹缝世界,这里无边无际,漆黑神秘,本质上是一座监狱。]

    监狱...?

    孟生愣住了,即使是戴着口罩,也不由得惊讶起来。

    这到处都是脏东西的地方居然是个监狱?

    “然后呢?”

    电话中的声音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低沉的反问起来。

    [既然是监狱,你觉得...这里该有什么?]

    听到这话后的孟生沉吟了一下,不知道反问他的用意在哪,但他还是开口回答。

    “犯人...和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