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孟生迎面而上,缩在角落的丁翎顿时绽放出希望的目光。

    这个民间超凡先前一刀砍死了怨灵,这说明他的能力绝对很特殊!

    极有可能就是对这些鬼怪造成伤害的能力!

    如果是真的话...

    丁翎不敢想象!

    如果这个年轻人的超凡能力真的是对怨灵鬼怪造成伤害的话...

    那他就是全球唯一且仅有的一个能杀死这些东西的超凡了!

    一旦穿到外面去,其意义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说国家,处理局绝对会花极大的代价收编并保护他!

    并且...

    要是被英法美知道了...

    肯定会想尽办法除掉他!

    因为他的这种超凡能力,是目前全球唯一的一个,属于极其稀有的除魔超凡!

    有他在,那全球对于怨灵不可接触的认知,将会由华国第一个打破!

    这片空间...

    只要跟着他...

    说不定真有逃出去的可能!

    ...

    孟生持着刀慢慢的接近这只鬼怪。

    突然之间,无头的怨灵不知发生了什么,浑身颤抖,猛烈抽搐,让孟生顿时驻足,皱眉警惕。

    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

    但很快,这只怨灵出现了某种怪异情况。

    鬼怪那缺了脑袋的颈脖莫名其妙的流出了汩汩血液,就好像刚被砍掉了似的,污血淌在地面开始扩散。

    庞大的血量只是一瞬间就形成了洼坑,浸透了怨灵的白色衣服,成了为血红色。

    这一幕在本就猩红的油灯照耀下,显得更加赤红!

    腥臭味瞬间弥漫整间屋子,浓度令人作呕。

    丁翎被这一幕吓的不知所措。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顶多是接触过超凡而已,身份上也只是名义特工。

    何曾见过真正的怨灵?

    所有关于怨灵的报告都是处理局里看来的。

    此时一只真正的怨灵在她面前上演恐怖血腥怎么不让她恐惧害怕?

    尽管猜到面前的民间超凡可能对怨灵造成伤害,但那也只是猜测,万一没猜对呢?

    或者超凡能力对这只怨灵不管用呢?

    超凡的事,可是说不准的!

    而且这只怨灵的断裂口不断的冒血,那丝丝血迹顺流而下,光是看着都惊悚发毛,直接让她两腿发软,根本生不起站起来逃跑的勇气!

    没叫出声,已经是她心理素质强大的表现了。

    孟生:...

    孟生戴着口罩,被删除了恐惧的他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心里毫无波澜。

    但他也没有冒然上前。

    因为...

    这实在太恶心了...

    前面是一滩血啊,血里还有个趴在地上没有脑袋的持斧怨灵。

    倒不是说很危险,他有3秒超前感知,只要不是让他无法反应的瞬秒,他都可以规避并从中破招。

    而且他还有君王命令,一声令下,3分钟内对他抱有敌意的存在都得无条件执行。

    此外还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凭借着战斗本能,他一个站着的怎么输给一个趴着的?

    退一万步来说,他还有钢筋铁骨这个铁皮肤能力,要知道一大批尸变体举着大镰刀围着他疯狂输出都要9分钟才能破皮。

    这只怨灵的那个砍柴斧怎么看都不可能赢。

    之所以没有上前,还是因为不想沾血...

    毕竟之前那堵婴儿墙可是把他浇了个透彻,浑身上下黏糊糊的极其难受,还发臭。

    幸好是幻觉,不然光是清洗都挺麻烦的。

    所以已经感受过浑身被血浇透的他,此时看到趴在血洼里不断流血的怨灵后,那种不舒适的黏糊感觉再次回想起来。

    “真难受...”

    孟生浑身打了个颤,甩了甩头。

    想要尽快结束这里并离开。

    正当他准备强行上前结果它时,异变骤起!

    一声极为凄厉和刺耳的尖啸从怨灵身上响起!

    同时,两只细长带有烧伤痕迹的恐怖利爪从怨灵背部猛的刺出。

    破口处,鲜血如喷泉溅洒,直冲屋顶,逼的孟生不得不连连后退。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孟生瞳孔猛缩,握刀的手又紧了几分,整个人严阵以待。

    身后的丁翎更是吓的浑身发抖,两眼似乎都有些绝望。

    毕竟这一幕,实在太刺激她的感官了。

    孟生脸色沉凝,在他面前,一具长发掩面,浑身细长且有烧伤痕迹的怨灵从这具持斧的无头怨灵体内钻了出来,体型居然还要大一圈!

    这只新的怨灵浑身赤裸,表皮肌肤大面积烧伤,且四肢无比细长,手掌和脚掌犹如怪物一般巨大且带有尖锐利刺。

    它的身高大约有3米左右,皮包骨头的干瘦躯体犹如被拉长了一般纤细无比,令人胆寒。

    在破体而出后,弓起了腰,如动物般趴在了地上,可即便如此,体型依旧很大!

    那被血浸过的湿淋淋长发紧贴住了它的面孔,看不到模样,但渗人的阴笑却从中响起,在死寂且猩红的房屋中,回声连连。

    “BOSS?”

    戴着口罩的孟生皱起眉头,他两腿微微弯曲,随时准备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