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孟生伸手打断了丁翎,脸上带了点怀疑。

    “你是说,这栋公寓...还有旁边的两栋公寓,以及楼下的公用花园在一周前并不存在?”

    丁翎愣了愣,愕然点头。

    “是的...怎么了?这里原本是个篮球场,周围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在这里跳广场舞的。”

    孟生皱眉,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明。

    他顿了顿,开口道。

    “会不会是你们的情报出错了?你说这里一周前才出现?可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差不多有一年半吧。怎么可能不存在?”

    丁翎眨了眨眼,神情毫不意外。

    她小嘴微张,问了个让孟生脸色一变的问题。

    “孟先生,你见过房东吗?”

    她看了看神色变幻不断的孟生,继续问道。

    “孟先生,你知道自己的租金是多少吗?你记得自己拉过网线吗?你交过水电费吗?你还记得隔壁住着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呢?你有去过物业部吗?花园那么干净,你有看见过环卫工人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孟生哑口无言,竟不知从何答起。

    但同时心里也惊惧了起来。

    这短发女人问的几个问题,越想越心惊!

    是啊...

    在这里住了一年半了,房东...从来没出现过!

    租金...也一次都没交...

    他当时是怎么签的入住合同?

    此时根本想不起来!

    还有花园,干干净净,花语花香,但从来没看到过有人打扫护理过...

    就连隔壁的邻居...他只知道有住人,但一时想不起住的是男还是女...

    丁翎见孟生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知道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继而继续开口。

    “其实,你这种情况,我局的另一名特工也有过。这就是第二步了...”

    “研究,也可以称之为调查。”

    “那名特工受命进去研究调查时曾抱怨说,在里面住了半年多了,什么都没查出来,看起来一切正常,就跟普通居民楼一样正常。问我们时候可以结束调查?但实际上...”

    丁翎顿了顿,组织了下语言。

    “...实际上,他只进去了一天,甚至还不满24小时,却汇报说自己在里面住了半年多...所以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古怪和复杂了。”

    “最后也只能得出两个初步未经核实的结果,第一个就是,住户们会平白无故的被塞进不存在的记忆。第二个就是...公寓楼的时间流速非常快,且不稳定,没有固定的比例换算。”

    孟生听后立刻摇头反驳。

    “不太可能,这一年的记忆我历历在目,甚至每逢过节都会给家里打钱,给家里人打电话。如果按你说的那样,那法定节假日和我通话的是谁?要知道公寓外可还没到节假日。同时我上班怎么办?我睡了一觉早上8点起来,公寓外可能只过了几分钟?或者几秒钟?但我确实是每天都准时上班了的。”

    丁翎没有反驳,而是赞同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