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们...要绳子跟床单做什么?”

    孟生微微侧身,挡住了已经取下刀柄的右手,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那名士兵闻言后轻轻叹了口气。

    在这个环境下,作为军人的他也没有什么隐瞒跟强势了。

    “我战友的腿...在地震时被掉落的石块砸伤了,上不来4楼,楼梯那也裂了个大豁口。没办法,我们只能到处找绳子,想着把他拉上来。”

    孟生点点头,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心中却想到了未来自己的警告。

    (无论你遇到谁,都不要相信,也不要营救,更不要听他们说话,因为你遇到的...全都是...)

    后面由于某种干扰,让自己没有听清楚内容,所以现在的他有些懊恼。

    遇到的都是什么?

    明明最关键的内容却被干扰掉了!

    眼前的这两个怎么看都只是普通人,脸上的那种惊慌,害怕,小心谨慎的模样像极了在未知地域求生的人。

    所以未来的自己是要提醒什么呢?

    孟生眉心紧皱,望向了士兵和女孩,回想着他刚刚的奇怪举动。

    比如,明明只有他一个人拿着枪。

    却开口说‘好了,把枪放下吧’这样的话。

    似乎在和别的持枪人说话?

    还有那一句:‘大家振作起来吧,最起码,我们要团结一心’

    似乎又是在鼓励大家,可在场的只有3个,自己还只是刚遇到他们,哪来的团结一心?

    再结合上他和对着墙面自言自语,似乎在和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对话。

    一时间,孟生心生警兆。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们...有几个人?”

    “几个人?”

    士兵愣了下,紧张的神情下透露出一丝疑狐。

    他打量了下四周,说出了个让孟生瞳孔猛缩的回复。

    “6个。”

    然后,他指了指自己,说了个一。

    又指了指身后的女孩,说了个二。

    紧接着,在孟生瞪大的目光下,这名战士指向了一处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嘴里轻轻说了个...三!

    又指了指身旁的墙面,嘴里说了个四。

    最后指了指女孩的旁边,说了个五。

    “还有一个在楼下等我们,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士兵歪了歪头,有些不解。

    孟生在高冷口罩的作用下,并没有什么表情浮现,但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

    他看到的,只有两个人。

    但这两个人,却说有六个人...

    除去楼下那一个外,也就是说,现场有三个人...他看不到!

    不过...真的是他看不到吗?

    还是说...并不存在?

    难怪,难怪这名士兵一开始的言论总是有点没头没脑的。

    明明只有一个人,说话方式却总是有好几个人一样。

    让人疑惑的同时还有些警惕。

    让他不由得怀疑楼下真的有所谓的战友等着去救援吗?

    顿了顿,孟生沉声问道。

    “你们一直都在一起吗?”

    孟生没有说自己只能看到他们两人,他不知道说了会出现什么状况。

    总之目前,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比较好。

    未来的自己,之所以警告现在的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

    眼下这个情况看似正常,气氛却逐渐诡异...

    士兵欲言又止,看了眼女孩周遭环境,摇了摇头。

    “一开始...我们救了十多个人下来。但路上...唉...一个接一个的...然后又遇到了地震,导致就剩下我们六个人。”

    孟生不说话了,也没什么表示。

    士兵见他这样,朝他安慰点头。

    “别担心,我们会救你出去的。我们是军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你们。”

    “谢谢。”

    孟生轻声回应,但下意识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眼前这两个人,恐怕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