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血月

    在苏铭的双眼内,出现了惊人的血月,这月散发妖异,让此地所有看到之人,纷纷心神一震,更是在这一刹那,天空上那红雾内与阿公交战的毕图,其心突然出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烦躁,这烦躁凭空滋生,但却不是第一次于他身体内出现,他清晰的记得,数月前曾有一次,自己同样出现了这种烦躁不安之敢。

    仿佛自身的气血不受操控,要离开身体,要去向着什么膜拜一般。

    与毕图交战的墨桑,本已不支,但此刻却是目光一闪,察觉到了毕图体内气血的变化,蓦然一步迈去,其身边乌蟒咆哮,趁此机会,展开了蛮术之威。

    一时之间,天空上的那大片血雾剧烈翻滚,似其内毕图正倒退一样。

    这一幕,让大地上的众人,在心惊苏铭目中血月的同时,更是震撼那天幕上的最强之战。

    “退”南松双目精光一闪而过,大袖甩动,带着身边乌山蛮士,向后急速退去,在他们退后之时,那黑山部的九人,纷纷压着心惊之意,不再去看天空,而是向前疾驰追击。

    退后百丈之时,南松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其鲜血蓦然化作一只巨大的血色手臂,向着那追来的黑山部九人一挥而去。

    轰鸣回荡,大地似猛的一震,那巨大的血色手臂,生生的将黑山部追击之人,阻在了五十丈外。

    “我能感受到,黑山部的蛮士还有一些,正在赶来的路上我要施蛮术,你等护法,为我争取时间”南松说着,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双目一闭,整个人气息刹那消失,但其身上的那一条条血线,却是在诡异的扭曲下,似要组成一个图案。

    北凌背着其父,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战力,即便是奔跑也都似极为艰难,至于瞭首,失去了双腿的他,强行不让自己昏迷,但看其样子,似快要坚持不住。

    雷辰从苏铭背上挣扎的走下,相比于北凌等人,他尽管也是强弩之末,但却还可以一战,守护在了南松身旁。

    此刻,除了苏铭外,还有一个年约三旬左右的汉子,他面无血色,左臂已经血肉模糊,但其右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一把长矛,看了苏铭一眼后,与苏铭一起,站在了最前方。

    “苏铭”在苏铭的身后,传来瞭首虚弱的声音。

    “这把弓,给你”在苏铭回头看去时,瞭首望着苏铭,示意北凌将其弓拿下,连同剩余的三支箭,抛向苏铭。

    “从此之后,你就是我乌山部落的瞭首你的箭艺,我曾看到过,很好”瞭首微笑,慢慢的闭上了眼,他没有死去,而是支持不住昏迷了。

    苏铭一把接过那弓与箭,此弓很重,其上透出一股煞气之感,上面更沾了不少鲜血,被苏铭握住后,他默不做声的将那箭筒挎在背上,向着北凌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前方那被南松鲜血所化的巨手,阻挡的黑山部之人。

    时间快速流逝,一息息间,从南松的身上,渐渐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正慢慢的酝酿着,可以想象的出,一旦当他完成了过程后,施展出的此蛮术,必将极为惊人。

    但就在这时,那巨大的血色手臂,轰然间出现了碎裂,其内黑山九人,全部冲出,带着狰狞,直奔苏铭与其旁的那族人而来。

    苏铭双目杀机一闪,持弓的左手猛的抬起,右手在背迅速取出一支箭,瞬间拉开那弓弦,在阵阵颤音中,使得那弓弦成了满月之形,一股难言的气息从苏铭身上爆发出来,他全身血线轰然而出,似凝聚在这一箭上,猛的松手间,一声尖锐的呼啸惊天而起。,

    却见那一支箭,带着一股绝杀的疯狂,在那呼啸间似要穿透虚空般,直奔前方,刹那就临近了黑山部九人中的一人。

    苏铭知道此刻绝不能浪费哪怕一箭,故而此箭不是取黑山族长亦或者是毕肃,而是一个修为在凝血境第五层的黑山族人身上。

    一箭离线,轰然中,化作一道乌光,于刹那间,那黑山部族人胸口直接爆开,被一箭穿透,其身被拉扯退后数步,蓦然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