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八十八章 葬歌(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八章 葬歌

    他不知道疲惫,他不知道恐惧,他知道的,就是要死战,当自己再也不能动弹时,当自己重伤之时,他要做的,就是血线自爆!!

    “阿妈阿爸皮皮”在苏铭的身后,他隐隐听到了那苏醒的小女孩,哭泣的声音。

    苏铭的心,在刺痛,在滴血,仿佛有无数根利刺穿透,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让他的拳头越来越轰鸣,在这悲哀与杀戮中,一缕呜咽的曲乐,回旋而起。

    那曲乐之声,透出一股苍凉,透出一股悲哀,透出一股离别在不远处,一颗大树下,乌山部的柳笛靠在那里,他的双腿都模糊了,他的身上弥漫了鲜血,他的面色惨白,目中有了黯淡。

    他颤抖的双手,拿着一个用骨头做出的埙,放在嘴边,吹奏着那哀伤的埙曲,那呜呜的声音,如同妈妈的哭泣,在这惨烈的战场中,与那族人们的一句句喃喃交融,化作了让人心中揪痛的悲凉。

    哀伤的呜声,随着风飘起,融化在地面的雪中,沉浸在族人的血里,在这方战场,让每一个听到的乌山族人,泪水不断。

    苏铭身子颤抖,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埙曲,但却从未有一次如现在这样,让他的泪水流下,让他的心似被穿透后失去,成了一个无心的人,存在下来的,只是那满身的伤痕和那无尽的悲哀。

    他的耳边,除了这悲哀的埙曲外,还有时而传来的一声声自爆的轰鸣,那每一声轰鸣,都代表这一个同族蛮士,选择了血线爆开。

    “黄泉路,别少我一人!”苏铭惨笑,一拳轰出,将前方的一个乌山部敌人生生轰开了身躯,他同样喷出一口鲜血,转身中,看到了那不远处大树下,在死亡前吹着埙曲的族人。

    那族人的双眼尽管黯淡,可却有其明亮,他吹奏着埙曲,那满手的鲜血染在了骨做的埙上,但却遮掩不住那属于他的声音,属于他的悲伤,属于他的诀别。

    这是他这一生,最后为族人吹奏的埙曲,这一次的埙曲,是他用生命去奏出

    苏铭闭上眼,收回目光的一瞬,他忽然瞳孔一缩,他看到了在另一个方向,北凌身前,有三个黑山部的大汉,在那狰狞与兴奋中,逼的北凌连连退后,北凌的弓,断了,他的身体上,有多处伤口,尤其是胸膛处,更是弥漫了大量的鲜血,其面色苍白,手里拿着一把骨刀,带着坚毅,带着悲壮,疯狂的厮杀。

    他不能退后,在他的身后,就是族人,尽管族人被蛮像光芒笼罩,但他也同样不能退后,距离他身后最近的,是一个女子,那女子流着泪,望着北凌,望着他颤抖的身躯,望着他那如山一样的背。

    这女子,是尘欣,她似在凄喊着什么,似在告诉这北凌什么,苏铭距离很远,他听不到,但他能看到尘欣的目中,那看向北凌时隐藏的温柔。

    她是喜欢北凌的,在这一刻,她更加的确定了自己的想,她喜欢他。

    眼角的泪水流下,当她看到北凌身子一颤,其前那三个黑山大汉狞笑中有一人蓦然临近,手里的一把骨刀如闪电一般直奔北凌头部的一刹那,尘欣发出了凄厉的悲声,她冲了出去。

    北凌惨笑,他如今疲惫的yijing承受不住,从昨天夜里,他就一直在死战,他知道,自己无躲开了,正要自爆的瞬间,他看到了一把抱住自己的尘欣。

    “也罢,你既来,便随我同去”就在北凌要闭上双眼,要自爆血线的刹那,突然天地轰鸣,一声震动四周,让所有人,包括交战的黑山部都心神一震的声音,蓦然间回荡天地。

    却见一把赤色的长矛,以让人无置信的速度,轰然的直奔北凌前方而去,那长矛透出一股强烈到了至极的萧杀,带着一股疯狂,化作了一只让所有人都看到的巨大的红色之雕,瞬息间,越过了北凌,在他的前方直接穿透了那举刀要落下的黑山部大汉胸口,轰的一声,将其身子死死的钉在了雪地上,与此同时,一股气浪向着八方爆开,那大汉身子蓦然爆开,成为了血肉。

    其余两个黑山部大汉,身子一颤,不由得退后数步,各自喷出鲜血,与此同时,一道闪电般的身影,蓦然间一跃而来,站在了北凌的身前,取代了其双目瞳孔中的一切!

    这一幕,这个背影,在出现的一刹那,在北凌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他熟悉这一幕,在风圳部落,他经历过这一幕,他看到过一个人,也是这样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尽管这两个人相貌与体型不同,但此刻,在北凌的目中,他们重叠在了一起。

    “苏铭”北凌神色露出无置信,他愣在了那里,他明白了一切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埙曲,那是很古老的一种乐器,我记得因只有五个声音,所以听起来很哀伤,恰好书评区可以加视频,就给大家找了一个,在书评区里。或许有更好的,可我没找到。

    最后,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