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是谁!!乌山部没有这个年纪就具备如此修为者!!”那大汉喷着鲜血,神色带着震撼,他脑中轰鸣,内心在咆哮。

    但苏铭的速度太快,几乎就是这大汉撞到了那巨木围栏的同时,苏铭再次临近,带着疯狂,带着杀戮,一拳轰来的同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那鲜血刚一出现,就立刻轰然化作了血雾,赫然就是乌血尘之术。

    此术一出,直奔那大汉而去,在这大汉无置信的神色中,扑面而来的同时,苏铭的右手,以其最快的速度,直接穿透了那血雾,轰在了这大汉的胸口。

    碰的一声,那巨木围栏都为一震,那大汉双目猛的睁大,失去了色泽,鲜血从嘴角大量的益处,其胸口,被苏铭一拳轰透。

    “杀!!”苏铭红着眼,杀了一人其身没有丝毫停顿,转身直奔身旁的其余黑山部蛮士而去,他之前与这大汉的一战尽管很快,但却被附近这个方向的黑山部其余之人全部看在眼里,他们难以置信,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猎队副魁首被生生轰死,甚至他们都看不到苏铭的身躯,只看到一片残影闪烁。

    不仅是他们,苏铭身边的那几个同族蛮士,也是全部震撼,他们知道苏铭,认识苏铭,在他们的记忆里,苏铭只是一个普通的族人,他们之前无暇去思索为何苏铭也在蛮士队伍中,但此刻,苏铭的爆发,却是让他们在震撼的同时,有了强烈的振奋!!

    随着苏铭一声低吼,这七八个同族蛮士全部吼了起来。

    “杀!!”

    “毁我家园者,杀!!”苏铭红着眼,全身气血磅礴,一拳轰去!

    “屠我族人者,杀!!”再次一拳。

    “戮我族群者,杀!!”又是一拳。

    苏铭身影闪烁,在这十多个黑山部大汉的恐惧中,展开了疯狂,他从未如此杀戮,从未如此仇恨,此刻的他似不再是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而是一个疯狂的杀戮者。

    鲜血四溅中,苏铭的耳边传来了一声轰鸣,他的心在滴血,那是一个族人在重伤之际,选择了血线自爆!

    这是一场战争,这是一场入侵者与守护者的厮杀,这是部落与部落的疯狂,这是乌山部与黑山部,似不死不休的数百年宿仇!

    黑山部突然多出的蛮士,使得这场战争,越加的惨烈,乌山部的蛮士不多,在数量上要少于黑山,但此刻,每一个乌山部的族人,都在那执着中,为了守护家园,为了保护族人,为了他们的部落,可以付出一切!

    死亡,算得了什么!为家园而战,为部落而战,为子女而战,为了父母而战,这,就是人生中最璀璨的一刻!

    被蛮像光芒保护的人群,在那沉默中,传来了哭泣,那哭泣之声回荡,更夹杂了一声声呼唤。他们在哭,为了那保护他们的儿郎,为了那保护他们的父亲,为了那保护他们的蛮士,哭泣

    “阿妈,天为什么是蓝的是不是因为在那里,是阿爸在望着我们”

    “阿爸,夜里的星为什么眨眼是不是阿妈在那里,望着我们”不知是谁第一个轻声的呢喃,慢慢的,几乎所有被蛮像光芒保护的族人们,在那哭泣中,喃喃起来。

    他们的声音融合在一起,渐渐地化作了低沉的音浪,透出一股柔和,透出一股悲哀,但在那柔和与悲哀中,却是蕴含了一股说不出的思绪。

    这几句话,独属于乌山部,是乌山部里,每当有族人死亡之时,全族之人围绕在火堆旁,看着那死去的族人,吟唱着悲哀之词。

    “拉苏,你在天上不要孤独,不要难过,不要哭泣,阿妈阿爸在大地上看着你每一年,每一天都在看着你”

    “我不会哭泣,不会难过,不会孤独,我知道你们在那里,在那里看着我我很快乐”

    那一声声话语,在哭泣中,渐渐越来越大,那些奋战不畏死亡的乌山蛮士,听着族人们的声音,听着那熟悉的话语,神色悲哀,发出了压抑的嘶吼,他们要战,要死战到底!!,苏铭身子颤抖,眼中流着泪水,他的身体上弥漫了鲜血,有自己的,但更多的,是属于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