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随着那幽光的出现,苏铭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庞大的暖流从胸口轰然涌现,顺着其体内急速蔓延,转眼间就将他全身弥漫,与此同时更是与那乌龙涎的凉意仿若融合,齐齐渗入其血脉内。

    一声清脆的轰鸣声于苏铭体内蓦然传出,其盘膝打坐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中,第四条血线赫然凝聚出来。

    与此同时,大量的黑色的污垢之物,从苏铭的全身毛孔内泌出,更有一股腥臭之味扩散,只不过被山风一吹,就渐渐消散了。

    三条血脉,就可踏入凝血境第一层,如今苏铭,已然成的成为了凝血境第一层的蛮士!

    但他却是始终闭着双眼,没有丝毫要苏醒的痕迹,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苏铭身体上的血线最终凝固在了第四条上。

    直至第二天清晨,当小猴一边闻着右爪,一便带着得意的表情,从远处跑来时,看着全身满是黑色污垢的苏铭,它愣了一下,挠了挠头,绕着苏铭好几圈。

    它尽管已开灵智,但此刻却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是好奇的接近了几步,用爪子想要上去拍拍看看。

    可就在它的爪子刚要碰到苏铭的一瞬间,只见苏铭身上幽光再次剧烈的闪烁,转眼到达了极致一样,使得那幽光弥漫了苏铭全身,在那小猴的目瞪口呆下,它亲眼看到苏铭的身体,一瞬间消失了。

    在小猴看去,苏铭是被那幽光吞噬,这一幕让它立刻睁大了眼,发出了刺耳的嘶叫,红影一闪就冲到了苏铭消失的地方,发狂一样的寻找,可最终却是一无所得,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苏铭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此刻的他,迷茫的看着四周,这里被一片白色的雾气笼罩,看不到太远,只能隐隐看见前面似有一个山峰。

    他如今是刚刚苏醒,他记得之前是在乌龙山上,但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如今出现在这里。

    他的目光内慢慢凝聚了警惕,先是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处,立刻心中咯噔一声,他的胸口处,没有了那奇异的黑色碎片。

    “没了”苏铭惊疑不定,他又把四周都看了一遍,这才慢慢地站起身,神色阴沉,带着谨慎,向着前方那被雾气掩盖的山峰走去。

    那山峰距离不远,似没多久的时间,苏铭就站在了那山峰下,抬头一看,他倒吸口气。

    这的确是山峰,但其上却没有草木,而是光秃秃中似被磨平,上面还雕刻了诸多图腾,有山河,有异兽,有苍穹更有一些苏铭从未见过的字迹,充满了一股原始的感觉,似蛮荒神话之物般。

    几乎就是苏铭看到那山峰雕刻的一瞬,一阵轰轰之声回荡,却见此山从中间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道缝隙,如同有一股无形之力斩来,将此山打开。

    那缝隙狭窄,看不到尽头,摆在苏铭的脚下。

    苏铭犹豫了一下,踌躇中一咬牙,他既然来到了这里,如今更是不知晓出去的方,甚至连此地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眼下前方有路,他唯有走下去。

    在他的内心中,隐隐觉得此地应该与那黑色的碎片有些关联,因为他之前清晰的记得,那碎片散发出的磅礴暖流。

    顺着那狭窄的缝隙走入山内,苏铭感觉走了很久很久,前方的道路慢慢扩大了不少,四周的墙壁上,同样存在了一处处奇异的雕刻,苏铭看不懂,那些雕刻里有画着草药,还有一些身子披头散发的人,在一口更为奇怪的大锅里,捣鼓着那些草药的样子。

    看着这些雕刻,直至在苏铭目光的尽头,出现了一扇门,在那门外,苏铭停了下来。

    那门上同样有雕刻,上面一共刻画了五个草药的图案,一条条不规则的线丝,散发出让苏铭熟悉的幽光,环绕在这五个草药图案四周,成圆形的样子,将此门弥漫。

    在这扇门的正中心,还有十五个凹陷进去的小洞,似可以放入一些东西的样子,成一个圆形排列。

    苏铭皱起眉头,仔细的看了那扇门几眼,又看了看四周后,便把目光落在了那门上的五种草药上。,

    “这是铁芯蕊,没错,就是铁芯蕊。”

    “这个是像是欢叶,又像是梓凌草”

    “还有这个是烁夜枝!我经常采集此物。”

    “这个是什么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