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山峰顶端的决战,苏铭与叶望都疯狂的爆发出了全部之力,苏铭的血火叠燃,叶望的强行吸收其阿公蛮血,这些事情,山下外界的广场内众人大都不清楚细节。

    但此刻,随着那决战达到了最激烈的程度,广场的人群,他们的情绪也同样到了巅峰!

    “龙争虎斗!!这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

    “叶望从八百四十五直接走到了八百六十一,但那墨苏同样紧追不舍,竟从原本被拉开了二三十阶,追到了八百五十九,距离叶望,只差两阶!!”

    “他们,到底谁能第一!!”

    议论之声,哗然之声,惊呼之声,在这广场内不断地掀起,人群的激动与期待,在这一刻已然忽略了所有的复杂,而是成为了单一,他们想要知道,谁,才是第一!!!

    谁,是第一!这个疑问,在那前五十的骄阳之辈的圈子里,同样掀起了风暴,他们的激动不比旁人少太多,越是了解叶望,越是知晓山峰之上的威压与八百多处台阶那可怕的威压,他们就越是激动。

    “叶望连续数次都是第一,这一次他是否还能保持!!”

    “这墨苏,实在实在是太强了!他竟逼得叶望如此之近,只差两阶啊!”

    “我本以为,这附近八方,我风圳部落统治的范围里,叶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没有旁者能与其比较,但今天我知道我小看了旁人!”

    与这些人比较,那些部落的首领,已然一个个站了起来,盯着那雕像,他们的神色,不再是简单的震惊,而是震撼与骇然!

    “这墨苏是那个部落的?”

    “此子是谁!!”

    “若他zhende压过了叶望,对于风圳而言,其震动必然极大!”

    “墨苏此人,不管名次如何,今日之后,无人不知!”

    北凌激动的握紧了拳头,他的心中似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在咆哮,他希望这个墨苏赢!!一旁的乌拉,小脸兴奋的通红,早就站起了身子,目不转睛的望着那第一与第二的争夺!

    还有那宸冲,呆呆的看着那雕像上的墨苏之名,此刻若是有人告诉他,在第一关没有开启前,苏铭曾随着一群人环绕在其四周,看着他谈笑风声,看着他走向白灵,他宸冲绝对不信!

    毕肃死死的握住了拳头,盯着雕像,双目lu出怒火与疯狂的嫉妒,他始终认为,如今那属于墨苏的荣耀,本应该属于自己,是这该苏的墨苏生生的抢走!

    远处的角落里,荆南的神色再无法平静,而是lu出了震撼,他同样被震撼了,看着那雕像上的名词,看着叶望突然的爆发,他可以猜到,叶望必定是强行吸收了蛮血。

    “这苏铭到底是什么身份,具备什么血脉他他竟有如此潜力!”荆南深吸口气,那神色的震撼无法掩饰。

    “墨桑,他他zhende是大虞皇子?”荆南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

    墨桑微微一笑,没有开口,实际上他此刻的内心也无法平静,而是掀起了大浪。

    此刻的高山上,雾气卷动,山峰震动,那一声声来自山顶的咆哮,越加的清晰,那咆哮中,似还蕴含了一种说不出的寓意。

    苏铭全身颤抖,神色透出疯狂,他的右手食指如今按在右目上,他的右目瞳孔,有一半已然被血染!

    这第三次血火叠燃的难度,超乎了苏铭的预料,他没xiangdao在这个地方,有外界如此强大的威压帮助,竟如今还没有全部完成。,

    与前两次比较,那前两次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仿佛,这九次血火叠燃中的第三次,是一道关卡,是一个瓶颈之口!

    他站在八百五十九处台阶上,这里,依旧不是他渴望的地方,此刻在这叠燃下,苏铭的全身似掀起了火焰,他的体内鲜血仿佛正进行着某种改变,从普通的血,正快速的转化成火一般!

    那种体内的剧痛,外界的压迫,让苏铭甚至想过放弃,但当他想起了部落的危机,想起了阿公隐藏了忧虑的苍老的面孔,一切痛苦,苏铭都可以忍住!

    他要变强,他要帮助阿公,他要保护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部落!!他要为部落杀敌,他要用鲜血,告诉敌人,乌山部,不可践踏!

    苏铭发出了一声咆哮,似要把痛楚从这嘶吼中宣泄出去,在那吼声中,他的右手食指在其右目瞳孔上,继续的抹去,慢慢的,但却带着其坚定与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