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铭睁开眼,他的身体上,只有三条血线!低头看了看环绕在胸口的那三条血线,苏铭站起了身

    他深吸口气,没有急于前行,而是转头看向那浓浓的雾气,他看不到下方,但却能感受到,此刻自己站的很高。

    “最后的三条,需去七百八十一处台阶。”苏铭望着那山顶,双目渐渐露出了精光。

    “另外,我要看看,自己究竟能走出多远!”苏铭抬起脚,向着那五百六十四处台阶,一步落下之极,整个人毫不犹豫的,一步步,向着更高而去!

    一步一步,一阶一阶,在苏铭的身上,没有如之前那样的疯狂爆发,数息上百阶,也没有半点迟疑的停顿,而是不疾不徐,带着一丝沉稳,走着。

    他的神色平静,整个人更是平静的似古井不波,慢慢的,渐渐地,走到了五百七十三阶、五百七十八阶、五百八十二阶还在继续。

    随着他的前行,他全身血线全部浮现,磅礴的气血之感轰然而起,与此同时,更是在他这平稳的前行中,又多出了一条!

    这条路,是属于苏铭的强者之路,是他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次蜕变!修为的蜕变,还有那心灵的感悟!

    苏铭的前行,那一步步的落下,在广场上化作了雕像中阶数的变化,那台阶数字的每一次跳动,都会让所有凝望之人心脏随之一跳。

    “五百九十七、五百九十八、五百九十九六百!!!他走到了六百台阶!这是昨天叶望的极限!”

    “还在走,六百零一、六百零二叶望难道没有发现么,他距离虽远,可若是这么持续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追近!”

    在这寂静的广场,因苏铭的一动,渐渐议论之声再次掀起,只不过与那之前的哗然比较,这一次的议论,大都是低声。

    相比于那些始终观望此番大试首关的人群,广场内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正是那名次在前五十者,这些人里,尤其是那些也进入到了前十的族人,形成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圈子。

    “叶望自大了他有一个习惯,不去看令牌内的名次。”

    “是这样的,叶望始终认为他的对手只有自己,旁人没有资格。”

    “呵呵,不知这一次,墨苏会不会具备成为他对手的资格,已经六百三十五处台阶了,这墨苏的确很厉害,他的潜力之强,我不如!”

    “其实我倒是希望叶望会看一眼令牌,看看他如果知晓了身后的墨苏后,会是什么变化,不屑一顾?亦或者是有些兴奋?”

    广场的人群,两个不同层次的圈子里,有着不同的言辞。相比于他们,在这广场里还有一个更高的层次,那便是各个部落的首领,他们的身份与修为,决定了他们的眼界所在。

    乌龙部的老妪,望着那雕像里的墨苏二字,目中渐渐露出了凝重与在意,她想不出此人是谁,但却有了赞赏,在她看来,无论此人是属于哪一个部落,都不可能是风圳,这样的话,此人的出现,将会很有意思。

    “可惜,此人不是我乌龙部落,否则的话,我定当全力诸他修行!”老妪暗叹,看了一眼身旁的白灵与司空。

    “司空不足以承担大任,唉,乌龙部凋落了至于白灵,对于那苏铭只是暂时的好感罢了,分不清恩与情的区别,只要那野小子不来纠缠,时间长了自然会淡忘。

    这苏铭有什么资格来接触我勒素的孙女,除非他就是这神秘的墨苏”老妪自嘲一笑,目中蕴含了一丝讥讽。

    远处的黑山部落,其族长神色极为阴沉,盯着那雕像上的墨苏之名,目光冰冷的同时,也蕴含了重视与震惊。

    “毕肃从小就受蛮公教导,远超出同辈之人,若非是蛮公突破,有了和风圳荆南平等的地位,他也不会让毕肃暴露。

    不过这墨苏,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的,属于哪一个部落这样的人,必须要掌握在我黑山部落里,否则的话,就要想办法弄死!”

    广场上,若说地位最高,当属荆南,他站在那里,望着雕像上的排名,望着墨苏名字后的阶数不断地增加,如今已然到了六百七十七阶,他的瞳孔收缩,但神色依旧平静,仿佛这样的事情,还是无法让他有丝毫的震惊。

    “墨桑,这苏铭参与了大试后,留在我风圳部落吧这里,会给他更好的帮助。”看着阶数再变,成为了六百八十四阶后,荆南缓缓开口。

    听到了荆南的话,墨桑微微一笑,他心里对于苏铭有如此表现,也有震惊,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但他之所以让苏铭不要考虑暴露修为,自然有其深意。

    “此事不急,等大试结束后,再谈不迟。”墨桑慢慢说道,看着那雕像上的墨苏二字,目中有了慈爱。

    见墨桑没有立刻拒绝,荆南目光一闪,以他的心智,自然看出或许自己索要此人,给出的条件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