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明月在那天空高高挂起,这一天的月,似与往常有些不合,那天空无云,使得月看起来很是明亮,月光洒落大地,似在天与地之间,掀出了一幕柔软的帘。

    远远一看,似很是美妙,但在这高耸入云,不见颠峰的巨山,这月,却化作了可怕!

    月光下,此山的威压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不竭地爆发出来,形成了一股无形的风暴,扭曲了整个山峰,使人就算是在山内抬头,会看到四周一片目光的扭曲。

    如今,是深夜,是一天中,月光最强烈之时,也是一天中,此山威压达到了巅峰之时!站在五百多出台阶的苏铭三人,此刻若是此山没有雾气,若是有人从下方抬头遥遥一望,可以隐隐看到,他们三人,几乎是站在了天空的尽头,恍如抬起手,就是触摸到天!

    从五百多处台阶再往,已然似进入到了天之内,如今的叶望,即是如此,他不知道外界产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身后正拼搏的三人,他只是在走自己的路,一步步,喘着粗气,慢慢走去。

    “今天,要走到八百零三阶!!”叶望咬牙,带着一股能灼伤旁人双眼的骄傲,走去。

    在这样的威压下,若没有那股坚定地执着,无人可以走出几十步台阶,毕肃有坚持,只是其坚持中存在的却是不自信,否则的话,他岂能每走出一步,就要去看一眼手里的令牌内排名。

    “五百五十六、五百五十七该死的,宸冲竟超来了,他是五百五十八!!”毕肃神色中途透出不甘,咬牙之下再次迈出一步,但这一步落下,他却是全身一震,隐隐的,似听到了从那山顶的最高处,传来了一声若隐若现的咆哮。

    那咆哮,绝非人可以发出,而是属于兽!

    在这咆哮回荡中,毕肃整个人颤抖下,胸口一阵刺痛,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晃动间,险些一头栽下。

    他面色惨白,刚刚那一瞬间,他有种恍如整个山峰化作了一只看不到样子的奇兽,张开血盆大口扑面而来一样。

    同样感受到这一幕的,还有宸冲,宸冲站在五百五十八处台阶,正要迈步,立刻身体剧震,猛的抬头间,双目内弥漫了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苏铭,全身被汗水浸透,但他目中的执着,却是不单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一步步走着,五百四十、五百四十九直至站在了五百五十七处台阶时,他同样听到了那若隐若现的咆哮。

    这咆哮,透出一股滔天怨气,轰然而来,落在苏铭身的一瞬,苏铭全身一僵,胸口马剧痛,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出,那咆哮蕴含了威压,似要让所有感受到之人,在这咆哮中屈服。

    但就在其鲜血在眼前似把前方染红的刹那,苏铭的双目内,那血红的月,爆发出了强烈至极的光芒,蓦然燃烧!

    他不会屈服!

    苏铭下意识的抬头,向着那山顶,猛的发出了一声大吼,其吼声如雷,轰轰而起,向着四周回荡间,苏铭一头长发飘动,双目内那燃烧的火似要宣泄而出,抬起右脚,狠狠的踏在了第五百五十八处台阶。

    在他脚步落下的一刹,苏铭身子颤抖,全身青筋鼓起,血线弥漫,在那青红之间,蕴含了无法形容他的痛楚,但苏铭,还是没有抛却!

    他要走到五百六十三处台阶,他要在那里继续入微操控,他不肯抛却这个机会,更不肯让阿公失望,他苏铭若不动则以,一动,就要让自己以后无悔!!

    他要做的,就是无悔,彻完全底的去拼一次,拼一个不后悔!

    五百五十九、五百六十、五百六十一!苏铭再次走出了三步,每一步走出,他的身体城市剧烈的颤抖,身体内发出无法承受的声音,似血肉骨头都要被生生碾碎一样,那种痛楚,身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几乎无法承受。

    “还差两步,还差两步!!”苏铭内心在咆哮,他不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走到五百六十三处台阶!!

    苏铭再次低吼,蓦然抬起脚,又走出了一步!这一步落下,他有种似地动山摇的感觉,但实际他清楚,动的不是大地,摇晃的也不是山峰,而是其身。,这种地动山摇的感觉,让苏铭面色瞬间再无丝毫血色,他抬头看着天,那天在他看去,慢慢的恍如遥远了,似整个天都在了目中,在慢慢的移动,时间恍如在这一瞬,变的缓慢了。

    苏铭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倒下,地没动,山没摇,是自己的身体无法承受,到了极限,慢慢的,向后倒下。

    “五百六十二,是一道坎”苏铭嘴角露出苦涩。

    “大地不动,山峰不摇,可若身动了起来,一切依旧无法改变”

    “阿公,为什么当我奔驰的时候,看到两旁的树木,好像在动?我有些迷糊了,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在跑,还是那些树木在后退,阿公,这是怎么回事?”苏铭的脑海中,在那苦涩里,浮现出了自己小时候,问的阿公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