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们不得不寂静,因为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那九个雕像上,那此刻在山中剩下的不到二十人,他们的手里令牌中,那一行代表苏铭的名次,正在一种恐怖的速度,疯狂的攀升!

    第二十名、第十九名、第十七名、第十五名、第十四名、第十二名、第十名!!

    更是在闯入第十名的一刹那,再次变化,赫然成为了第九名!!

    邬森呆在了那里,他站在四百五十七处台阶上,愣愣的看着手中的令牌内排名,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他尽管已经预料到这叫做墨苏之人不动则已,一动必定惊人,但却也从未想到,这种惊人的程度,竟如此的可怕!!

    几乎是瞬间,他邬森就从十二,变成了十三,甚至根本不给他丝毫的反应机会,不给他半点的反抗与挣扎。

    同样愣住的,不仅是他,还有除了他之外,从第十名一直到第二十名的所有人,他们全部都在刹那间,名次变化,那种变化,给了他们一种无力之感,甚至连反抗的心思都来不及产生,剩下的,只有仰望与震撼。

    邬森一阵低吼,面部青筋鼓起,咬牙中疯狂的向前冲去,他不甘心!!随着他这一动,凡是名次上落在苏铭之人的那些人,均都从休息中站起,咬牙追赶!

    能进入前二十之人,岂能是寻常之辈,他们的高傲不允许让他们轻易放弃,此刻更是不管这深夜的威压增强,全部动了!

    就连那休息在五百四十七处台阶的宸冲,也是猛的一个激灵,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令牌,倒吸口气,他的耳边可以听到在方才那一瞬间,闷闷的轰鸣之声,这是血线增加的声响,这是让他之前渴望羡慕的声音!

    五百五十三处的毕肃,体会更是深刻,他距离苏铭所在的道路,只有一层浓密的雾气阻隔,他可以清晰的听到那闷闷的轰鸣,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在隔壁那条台阶小路上,那叫做墨苏之人,那种疯狂的让人恐怖的速度!

    不仅是他二人,此刻最为紧张的,是那排名从第四直至第八的五人,这五人均都是风圳部落族人,尽管不如宸冲、邬森般声名赫赫,但却也绝非寻常。

    可此时,他们的紧张之感,让他们心脏怦怦跳动加速之时,纷纷从休息中站起,立刻重新开始了攀爬!

    但这是夜晚,这是深夜,这是整个风圳山威压最强烈的时候,他们的攀爬,受到的阻力极为强大,那种如天威压迫而来的感觉,足以让一个人精神崩溃。

    尤其是当所有人站起,没等走出几步之时,他们查看手中令牌排名的目光,从震撼化作了骇然之时,他们的脚步,一一的停了下来。

    苏铭一头长发飘舞,没有了草绳的绑着,其头发无风自动,其双目一片赤红,其内有月,那月在燃烧!

    他整个人没有丝毫停歇,在走到了四百七十一处台阶后,全身轰鸣不断,血线一条条增加,他甚至都不去感受增加了几条,而是蓦然抬起脚步,再次一步踏出。

    那从山顶上轰然来临的威压,落在他身上,如无数山峰压下一样,让苏铭全身似无法承受,其体内气血飞快的运转,月光环绕其身,在这威压下,坚定的疾驰而行!

    四百七十二、四百八十三,四百九十四,五百零六五百二十三,五百三十七五百四十六!!

    直至苏铭站在了那五百四十六处台阶上,他才停了下来,全身弥漫了汗水,呼吸急促,但其双目内,却是依旧有坚毅!

    其身体轰鸣不断,随着此刻这一停,八十七条血线蓦然而起,在其身上错乱布置,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苏铭全身。

    第四,墨苏,五百四十六阶!

    在他前方,只有三人!在他身后,为余下所有参与此首关大试者!

    虽做不到一览众山小,更无攀登凌绝顶,但此刻的苏铭,却是同样站在了高峰!

    此刻,宸冲身子一颤,他尽管看不到苏铭,但却从手中的令牌上,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气势,更是以其双耳,听到了那让他骇然的轰鸣。

    他看不到对方,但却有种此人比之毕肃更让他心惊的感觉,或许,也正是因为看不到,也正是因为那种神秘,使得宸冲的心,竟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强烈的忌惮。

    宸冲看似随和,但实际上,在他的心理,依旧有其骄傲,他可以不屑那毕肃,之所以放弃,也是因他实在太累,性格使然,不愿太过去争,何必让自己那么累呢,但主要的,也是因在他看去,那毕肃称不上对手。

    超过自己又如何?没有那种让人颤抖的气势,一切都是苍白的。在宸冲看去,他所见的人中,唯有叶望一人,具备了这种气势!

    但如今,他却是震惊的发现,在这个墨苏的名字上,他感受到了那唯有叶望才具备的气势!!宸冲神色凝重起来,没有了嘀咕,而是在其身上,渐渐展露出了一股属于强者的感觉。

    他站起身子,看向那雾气深处,似依稀间,他可以看到一个身影,冷冷的站在某条台阶小路的第五百四十六处台阶上,抬着头,看着天,其身影,透出一股让宸冲极为重视的压迫。

    相比于宸冲,毕肃在这一点上明显不如,他此刻神色狰狞,透出狠辣之意,死死的盯着雾气,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雾气后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呼吸之声。

    “不管你是谁,想要超过我毕肃,不可能!!”毕肃向着那雾气低吼,其声音融入雾气内,渐渐散开。

    此刻,如今在这高山上,排在了最后一位的风圳部落族人,在沉默了少顷后,选择了放弃,选择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