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大试第一关的第二天!

    几乎就是在那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来临,在那封印了先蛮奇兽的黑雾高山上属于夜晚增加的那部分威压散去,恢复如常之时,叶望,第一个动了。

    他神色平静的睁开眼,起身走向那第六零一处台阶,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他丝毫不知,对于一向傲然的他来说,令牌,根本就不会去看,他始终认为旁人没有成为自己对手的资格,唯一具备这个资格者,就是他自己。

    一步一步,红衫如火的叶望,带着其高傲,向着台阶走去,他心中有一股决然,这一次的大试第一关,他一定要走到九百阶,他清晰的记得,上一次他的终点在八百多阶上,在那疲惫至极,无法迈出一步,不得不放弃的一瞬,他抬头遥遥的似看到了那山顶的巅峰,有一尊奇异的石像。

    可惜,那石像的样子,因距离太远,他看不清,但仅仅是这一眼,却让叶望执着起来,在他的心里,骄傲、与众不同已然融入到了骨子中,他要去看一看,别人看不到的山顶!

    他渴望站在那里,低头,去俯视下方众生。

    他骄傲,带着那如火的红衫,于雾气内,渐渐越走越远,他尽管没有去看名次,但他心知肚明,自己,必定是第一!

    宸冲此刻呲牙咧嘴,一边嘀咕不断,一边咬牙向上走去,气喘吁吁中也不见他休息,而是时常查看手中的令牌,去看看那毕肃的名次。

    毕肃始终高出了他三步的程度,二人仿佛对上了一样,不断地相互比较,实际上此事早在昨天就已经这样,宸冲心中颇为不忿。

    “你奶奶的,你说你要么就快走几步,拉开距离,让老子不在惦记,要么就是慢走几步,如今这样,你难道不累啊,你累,老子也累!”宸冲汗水哗哗,尽管是白天,但出于四百多阶的他,可以感受到那来自山顶的威压几乎可以让人隐隐有窒息的感觉,疲惫之感如潮水涌现全身。

    毕肃如今也是喘息急促,尽管休息了一夜,但随着阶位的上升,随着那威压的增强,他心中的高傲,也渐渐被压制下来,尤其是看到第一名叶望在六百多阶依旧平稳的上升,让他心中不得不产生了一丝敬畏。

    少了去争夺第一的心思后,他开始针对宸冲,誓要将其压在脚下。在他看来,他的对手,只有宸冲一人,彻底的压过此人,就算是在第一关输给了叶望,也足以让其声名赫赫。

    尤其是阿公如今毕肃冷笑,目中有了一丝期待与幻想。

    邬森面色有些灰败,一夜的休息,他的状态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体内源血丢失的弊端开始一一展现出来,他神色阴沉,一步步走去中,不时看着手中令牌内的名次,那排在第二位的毕肃,有不甘之意弥漫。

    他的名次,虽说依旧还是第十二,但邬森知道,自己进入前十,已经没有了半点希望,那排在前方的几人,平日里在部落中不如自己,可如今

    邬森暗叹。

    与他们几位比较,苏铭就显得平静很多,他没有继续上山,而是盘膝坐在那第二百四十八处台阶上,一直入微般的操控体内气血的运转速度,使得其全身五十九条血线不断地减少后,又一一增加。

    他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借此地那平衡的威压,使得自身的血线无论是增加还是减少,每次都固定在一条。

    在他感觉,这种入微的操控很有意思,如同他在淬散炼制药石一样,只不过此番是以自身为荒鼎,以体内气血为火焰,以身体为半成的草药,控制火焰的强弱,淬炼身体。

    随着时间的流逝,外界广场上的那数百人,一个个望着雕像上的排名,不时有议论四起。

    “叶望第一是毫无悬念的,他如今已经走到了六百八十多台阶,无人可以追上了。”

    “第二与第三,也必定是在宸冲与毕肃之间产生,你看他二人的名次始终追咬不断,想来二人此刻也对峙起来。”

    “可惜邬森,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实在是太让人无法理解。”

    “可惜,昨天夜里的墨苏,直至如今晌午了,都还一动不动,名次不断地被超越,如今成为了四十七名”

    正议论中,忽然那九个雕像上,排在一百多位的一个名字,有灰光蓦然而起,闪烁间,使得其名刹那成为了灰色。

    这一突然的变化,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但他们却没有露出意外。

    “有人放弃了!”

    “历界大试的首关,都会于第二天,开始出现大量的放弃者,他们无力再前行,更是于那高山的威压下承受不住,若不离开,会有气血压迫的危机。”

    却见天幕在此刻蓦然扭曲,紧接着一缕雾气穿透而来,直奔广场大地后雾气消散,其内出现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他面色苍白,落地后身子一个踉跄,险些不稳,显然是被强行传了出来。

    似对于众人凝聚而来的目光极为不适,此人低着头,快速走到了远处属于他的部落里,默默坐下,神色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