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求推荐票!)

    时间不长,又有不少除了乌山等部外其余的部落参与此第一关之人陆续来临,这些人要么随部落而来,要么就是单独来此。

    渐渐地,这广场上的人数越加的多了起来,密密麻麻间议论之声不断,很是热闹的样子。

    毕竟这样的盛典需数年一次,且这一次的人数,明显要比往年多出了不少。

    苏铭趁着人多的机会,连忙快走几步,钻入人群内避开了那纠缠不放的老者,那老者的滔滔言语,让苏铭颇为头痛,此刻避开后,透过人群看着远处那四下张望的老者,连忙低了下身子,不想被对方看到。

    此地人数虽多,可苏铭却几乎全不认识,站在人群里,很是寻常,也不会有人去太过留意,平凡的很。

    实际上并非苏铭如此,人群里除了那些风圳部落的族人外,很多来此其他部落的参加此番大试者,也有不少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看,那就是邬森听说他是风圳部落里的天骄之辈啊。”

    “那不是宸冲么,他的名字,如雷灌耳,我之前就听说过,今天第一次看到,没想到是这个样子,不过他真有气势啊。”

    “看到乌山部的北凌了吧,此人据说也不凡,上一次大试,可是进入到了前五十,能和他交上朋友,对我们来说也是大有好处,回到部落里,也能让不少人羡慕呢。”

    苏铭身边,不好与他一样第一次来到这里之人,纷纷低声议论,神色大都露出羡慕。

    “这一次或许是我们的机会,若是能被邬森或者宸冲他们看中,选择跟随在他们身边的话,我们在族里的地方必然不同。”

    “嘿,有这样想法的可不少,你没看他们身边有很多人似欲上前攀谈么,我们不如也去试试?这位小哥,看你一个在这里,想必也是第一次来?”苏铭身边,一个相貌很是憨厚的青年,对着苏铭笑道。

    苏铭脸上带着微笑,很是客气,与这青年闲谈了几句。

    “兄弟,眼下人还没来全,不过看样子应该快要开始第一关了,不如我们一同去宸冲那里,攀谈结实一下?你们呢?我们一起去,不然独自一人,怕是不会搭理。”那青年连忙开口,与苏铭及身边的数人劝道。

    “你们看那邬森神色阴沉,想必心情不好,我们也别去招惹,这宸冲很是豪爽的样子,应该比较好接触。”在那青年的言语下,四周之人颇为动心,最后呼啦七八人,向着宸冲所在的地方走去。

    苏铭本不愿去,但被那热情的青年拉着,便随着人群前行起来。

    就在他们前去时,那广场外的天地间再次扭曲,吸引了此地所有人目光,却见随着那扭曲,走进了五人,那五人当首为一个四旬左右的大汉,这大汉穿着粗布麻衣,极为强壮,身体内有惊人的气血之感缭绕。

    他的脸上,有一个鲜明的疤痕,从其左眉直接斜着延伸到了右侧的嘴角,使得此人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

    “是黑山部,此人莫非就是黑山部的族长,听说黑山部族长脸上有一道恶疤,必定就是此人了。”

    “是了,听说这一次黑山部的蛮公没来,是由其部族长带领。”

    那大汉身后跟随四人,缓步走向广场,乍一看那四人很是寻常,可若仔细去看,却是不难看出,这四人里,三个为同辈青年,另外一人则是身子强壮的四旬汉子。,

    但诡异的,这跟随在后的汉子与另外两个青年,却是隐隐环绕在另一个青年身边,如附属一样,就连脚步都下意识的不会超出那青年。

    这是一个穿着黑色兽皮衣衫,拥有一头长发,看起来约十八九岁的男子,看不清其面孔,因为他穿的衣着,在领空处高高竖起,那黑色的兽皮将此人的双目以下全部遮掩在内,再加上他始终低着头,故而无法看清。

    此人一路沉默,对来自八方的目光,没有丝毫反应,与其部族长,渐渐走向人群,于距离乌山部很远的一处角落,他们盘膝坐下。

    从他们的坐下的位置也同样可以看出,那青年的不同,他单独坐在一旁,似与其他族人格格不入,只不过在坐下后,他略有抬头,看了一眼乌山部的方向,那目中有一抹轻蔑闪过。

    苏铭的目光,与四周的人群一同凝聚在那黑山部的诸人身上,尤其是其族长与那明显似孤僻的青年,引起了苏铭的重视。

    黑山部族长的强大,苏铭没有意外,但那孤僻的青年,却是隐隐给了苏铭一种危机之感,他几乎可以断定,此人不凡。

    但他的心里,却是很是反感这种故作高深的行为,相比之下,甚至苏铭觉得那邬森都要比此人在这方面强上不少,最起码那邬森不会如此做作以表神秘。

    黑山部的到来,并未引起太多的议论,相比之下,人们还是比较看重那风圳部落的几个天骄,毕竟这些人的名气,在附近八方可谓赫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