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苏铭右手挥去的一瞬,那天空中本模糊散去的月牙,突然散发出了至极一般的银芒,这银芒外人看不到,唯有苏铭才可以清晰的目睹。

    只见那银芒骤然从天幕降临,随着苏铭挥手的刹那,他看到前方的天地一片扭曲,紧接着那似被他从明月里引动的月光一闪间,轰鸣骤起,苏铭前方的一大片山石,直接分裂成了大量的碎块,散落开来,更有一些掉落在了山涧内,余音回荡,久久不散。

    苏铭睁大了眼,倒吸口气,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许久才反应过来,猛的抬头望向那天幕时,月亮已经消失,初阳抬头,整个天地迎来了光明笼罩。

    “这就是火蛮之术么可此术与明月有关,却无丝毫火意,又是为何。”苏铭喃喃,他心脏怦怦加速跳动,方才那一瞬他右手引动过的月光之威,蕴含了他不理解的奇异,但其内存在的凌厉,却是让苏铭怦然心动。

    他右手猛的握拳,目光闪烁间向着一旁另一块大石一拳落下,其全身气血运转,二十五条血线交错,在其拳头碰触那大石的一刹,闷轰之声传出,却见那大石上咔咔中出现了数道裂缝,与此同时,一股莫大的反震之力随之涌入苏铭右手,冲入其身体内,但却被那气血运转抵消。

    苏铭退后一步,双眼望着那出现了数道裂缝的大石,他的双目渐渐露出兴奋之意。

    “以我如今凝血第四层的力量,也只能让这大石有裂缝若是施展嗜灵蛮术,找对了野兽之灵,或许可以让这大石崩溃但这已经是我全力了,可与那一丝月光比较,却明显有了差距。

    那一丝月光就可如此,一旦多出一些”苏铭深吸口气,随后笑了起来,颇为开心的样子,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感受到了那体内存在的力量,更是期待月夜的来临。

    “唯独可惜,这月光之力,似唯有夜晚才可以施展出来。”苏铭略一沉吟,转身回到了溶洞内。

    从未有过的,苏铭在这一天强烈的期待夜晚的到来,他时而抬头顺着那些小孔查看天色,觉得这一天仿佛特别的缓慢,渐渐的,当天空再次阴暗下来,月光洒落大地的一刻,苏铭压下激动地心绪,看着那明月,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目中露出精光。

    从那蛮像的传承里,苏铭清楚的知晓,一旦达到了凝血境第五层乃至更高,他就可以施展传承于数百年前的中型乌山部落里,两种威力极大的蛮术!

    乌血尘与斩三煞!

    其中这乌血尘,便是凝聚体内一滴蛮血,使其在瞬间爆发出惊人之力,至于那斩三煞,更是让苏铭每次想到,都怦然心动。

    其中那乌血尘,需要具备五十条以上的血线才可施展。斩三煞,更为艰难,需要凝聚出了二百条血线者,才能初步运用,可斩一煞!

    凝血境第五层,所需五十三条血线,若想成为第六层的蛮士,则需一百零九条血线!至于那第七层,为二百四十三条血线!

    凝血境中期的巅峰,便是第八层,需具备三百九十九条血线!

    第九层以上,为凝血后期,至第十一层,所需数量直至寻常蛮士的极限,七百八十一条,若能更多,则实力更强的同时,可增加成为开尘境的几率!

    苏铭目光闪闪,看着那天空的月,目中的期待,越来越浓郁起来,随着他脑海内的默思月为红,渐渐那月亮在他看去,成为了红月,其目中的燃烧之感,再次浮现。

    这一次,苏铭没有犹豫,咬破指尖立刻抬起,用鲜血抹在了双目内,其全身如有轰鸣,黑炎峰内外那昨日出现的奇异变化再次浮现而出。

    “我要变强!”苏铭喃喃中,体内二十五条血线浮现,全身血光闪烁间,不断地吸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山体气息,与此同时,他更是目中的血月猛的一闪间,赫然再次抬起右手,向着双目瞳孔再一次抹去!,

    “夫道蛮欲,穷八方之边,余火融血,念出焚苍,念尽燃穹若火月出云,苍茫天地间彼时默思,血火叠燃,九为极,一为法,燃蛮火九拜,成拜火之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