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一夜过去,当那黎明的黑暗被初阳的光芒从天地间驱赶而尽的时候,当那天幕的明月成为了月牙,散去消失的时候,黑炎峰溶洞内的苏铭,其身一震,始终仰着的头,慢慢的放了下来。

    他的目中带着迷茫,带着不解,更有一丝空洞,只是这难以表述的目光,被一旁的小红看到后,这小猴却是立刻全身毛发乍起,整个身子猛的后退靠着岩壁,神色露出惊恐与骇然。

    它看到,在苏铭的双目瞳孔中,有一轮淡淡的血月之影,正慢慢的散去。

    许久,当苏铭的双眼内那若隐若现的血月之影全部消失后,他整个人从那茫然中苏醒,小红在一旁,愣愣的望着苏铭,神色起了疑惑。

    苏铭深吸口气,这一夜的时间在他感受,仿佛只是一刹那,此刻清醒过来,对于记忆中夜里的那一幕幕,让他有诸多的不解,但这所有的不解,在他查看了一下身体后,却是化作了怔愣。

    “伤势全好了”苏铭喃喃,他的身体之前强行攀升,留下了一些伤势,这伤势不重,按照他的感觉,需数日打坐就可滋养恢复的样子,但如今只是一夜,竟全部好转。

    许久,苏铭倒吸口气,他猛的抬头,可惜看到的却是那数个小孔外的明亮天幕与太阳。

    “那的确是一个蛮术,一个火蛮一族的蛮术!此术应具备极为强大的liliang,如今我只是默思一夜,就让伤势完全恢复”苏铭目光一闪,立刻运转体内气血,很快在他的身上就出现了十九条血线。

    只不过在那第十九条血线出现后,苏铭神色顿时有了古怪,他隐隐感觉,此刻的自己似还有一些余力的样子,神色凝重,苏铭再次运转气血,当那气血环绕其全身游走了数圈后,赫然在苏铭的胸口处,第二十条血线凝聚而出!

    这一幕,让苏铭睁大了双眼,半晌之后,当他散去了气血之时,他对于夜里发生的一幕,更为震撼。

    他的心脏怦怦跳动,山灵散的绝强效果,本就让他心惊,如今又察觉到了那火蛮之术的奇异,这对苏铭来说,似为他的未来,开启了一条大道!

    “开尘!或许,我苏铭此生zhende可以达到开尘,成为开尘强者!”苏铭深吸口气,压住内心的兴奋,此刻不远处的小红也跑了过来,爬到苏铭的肩膀上,瞪着眼睛,盯着苏铭的双目,神色很是不解的样子,更抬起手要向苏铭双目抓来。

    苏铭哈哈一笑,推着小猴,与其玩耍了一会后,小红似想起了什么,冲着苏铭嘶声几下,抬起右爪子,放在鼻子上深深的闻了一口后,神色露出陶醉,更是添了几下后,把右爪放在苏铭面前,露出让苏铭也闻闻的样子。

    苏铭愣了一下,他这几个月时常看到小红如方才那样的动作,也有过一些猜测,但总觉得似有些不对劲,此刻又看到,望着那伸过来的右爪,他迟疑了一下,看到小红那期待的目光,便上前闻了一下。

    一股腥臊的味道若隐若现,让苏铭哭笑不得的推开。

    小红眼睛立刻瞪起,似对苏铭推开自己右爪的行为不满,冲着苏铭嘶吼了几声,又跑到一旁自顾的闻了起来,那陶醉的表情,仿佛这右手曾经抓过一些什么

    “它以前没这个习惯啊”苏铭看着小红的表情,更为诧异起来,内心一动,暗自有了决定。

    时间一晃又是数日,这几天里苏铭沉浸在淬散之中,那山灵散的强效,让他怦然心动的同时,也萌生了要多炼制一些的念头。

    可惜这山灵散失败几率很大,苏铭之前用了一半的罗云叶,也只淬出了两粒药石而已。

    除了淬散外,白天的时候苏铭时常打坐运转体内血脉,使得其凝血第三层境界越加的稳固,一股强悍的感觉,弥漫在他的身躯上,按照苏铭的分析,此刻的自己,应可以与那当日黑山部死在了血散下的大汉正面一战!

    夜晚的时候,苏铭便会放弃淬散,而是坐在那溶洞内,注视着明月,内心默默的想象,只不过在效果上,似总没有第一天那样的奇异。,虽说如此,但这几日的修行,却是让苏铭的血线,再次凝聚出了一条,成为了二十二条血线的蛮士。

    这一夜,苏铭正盘膝间望着那明月,脑海幻想此月为红之时,多日不曾外出的小红,悄然爬起,眼珠转动,带着兴奋与期待,一边陶醉的闻着右爪,一边打量了苏铭几眼,见苏铭应不会注意到自己后,这才一晃身子,顺着那出口跑了去。

    在这小红身影消失在溶洞的一瞬,苏铭立刻睁开闭着的双眼,嘴角露出一些笑意,起身悄然的也离开了这溶洞。

    “倒要看看这小红为了什么如此陶醉。”苏铭毕竟还是一个少年人,有不少好奇之心,尤其是留意了小红的举动后,更为好奇起来。

    以如今苏铭的修为,具备了二十二条血线的他,在速度与灵活上已然达到了一个颇为奇异的程度,甚至在雪上行走,若他不愿,则不会有丝毫的脚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