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白鹿亡,与赤阳一样,道消神散,从此不在人间,随着白鹿目中散去了神采,这一道宗内如今还剩下的两座雕像,轰然间再次崩溃了一座,随着那雕像的崩溃,整个世界地动山摇,连带着下方的一道宗弟子,也大都在这地动山摇中,一一身体溃散。

    他们本就被白鹿抽离了魂,抽离了气运,如今存在下来的只是躯体,随着地动山摇,化作了飞灰,整个一道宗,此时此刻,只剩下了森木一个人。

    森木孤独的站在半空,默默的看着四周的一切,他的脸上露出悲切之意,更有一股发自内心的无奈,苏铭的强大,连续击杀赤阳、白鹿的举动,已经将其身为九重道神下第一人的身份,表露无疑。

    那是可以无视大帝规则的强悍,这种击杀同阶大道尊的举动,让森木这里,只有苦涩。

    “一道宗遭遇此劫这是气数,既已如此,那么森某独活何用!”森木在半空,看向苏铭时,凄笑起来,右手抬起掐诀之下猛地按在自己眉心,立刻他的身体轰鸣,四周的虚无扭曲间,赫然出现了近百个男女身影,这些身影,正是他的百世轮回。

    这一次,百世轮回之身,被森木全部释放出来,环绕在他四周时,如同分身一样,看去时,每一个轮回之身的表情都不同。

    这些轮回身影,在森木的四周从模糊变成清晰,从清晰变成了栩栩如生,环绕四周时。随着森木眼中露出浓浓的悲伤。他整个人化作长虹。直奔苏铭这里呼啸而来。

    其旁的百个身影,也随之同时如长虹般冲向苏铭这里。

    在森木的身上,存在了一股求死之意,他是一道宗的大道尊,一道宗已如此,若他所说,他自己独活何用,他也不愿独活。也知晓苏铭不会放过自己。

    既然如此,索性与宗门同葬,哪怕是形神俱灭,哪怕是道消神散,也有宗门在冥间相伴。带着求死,森木所化的长虹连带其身边百世身影,呼啸间直奔苏铭这里而来。

    此刻临近苏铭时,苏铭那里神色平静,右手缓缓抬起,阵阵黑色的光芒从苏铭的第三目散出。凝聚在他的右手上,使得其右手慢慢绽放出刺目的幽芒。在那幽芒内,蕴含了可以碎开大帝规则的恐怖之力。

    苏铭看出了森木的求死之意,既然对方已如此选择,苏铭成全了这森木就是,他要灭杀一道宗之心,很少有事情可以改变,可就在他右手抬起的刹那,苏铭忽然双目一凝,目光落在了森木四周百世轮回身影其中一个。

    那是一个男子,一个如花般的男子,一个样子俊美,可却执着坚毅的男子,那是二师兄。

    苏铭灭杀一道宗之心,能将其改变的很少,而二师兄这里,当算一个!几乎在看清那森木百世轮回其中一身的瞬间,苏铭的心中浮现了追忆。

    与二师兄有关的记忆,在这一刻,于苏铭的脑海一一闪过,苏铭沉默,他凝望二师兄的身影,目光最终落在了森木那里,看着森木,渐渐在苏铭的眼睛里,森木与二师兄似乎融合成了一个人。

    轻叹一声,苏铭右手上刺目的幽芒黯淡下来,直至他放下了右手,消散了神通,转身时,走向了远处。

    轰的一声巨响,森木所化的长虹与百世轮回身影落在了苏铭之前所在的地方,震动了虚无,撼动了空间,使得波纹回荡时,森木猛地抬头,看着远处,正渐渐走远的苏铭。

    “为什么!!”森木蓦然开口,声音凄厉,他找不到苏铭不向自己出手的理由,对方之前到来时已说过,这一次,是要覆灭一道宗,而自己身为一道宗三位大道尊之一,显然是必须要灭杀的。

    可如今,前一刻对方已抬起右手,神通凝聚,但却不知为何,凝望自己时叹息一声,竟放弃了出手,而是选择了离开,森木不明白。

    “为什么!”森木的声音再次传出,这一次不是他一个人开口,而是他的百世轮回之身,同时在开口传出了声音,这声音形成了音浪,传遍八方时,也传入到了苏铭的耳中。

    对于森木的声音,苏铭可以不去在意,如没有听到,但如今这传出的音浪里,苏铭听到了其内属于二师兄的声音,这声音的回荡,让苏铭脚步一顿。

    “因为你是我,不愿割舍的前尘。”苏铭声音回荡,带着惆怅,更多了一股沧桑,散开八方时,他的身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了这一道宗的世界里。

    森木怔怔的站在那里,苏铭的声音似乎还在其耳边回荡着,只是那声音里蕴含的话语之意,却是让森木这里出现了茫然,他本该是不懂的,可偏偏在听到苏铭的那句话后,他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

    只是当想要去仔细探寻时,却又一无所获,这种感觉让他在这茫然中沉默下来,在这安静的一道宗世界里,他慢慢地盘膝坐在了唯一存在的雕像上,于那雕像的头顶,森木在盘膝坐下的同时,闭上了眼。

    苏铭离开了,离开了一道宗,他的身影出现在了那残破的庙宇内,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雕像,苏铭神色平静的迈步走去,当他的身体走出了这庙宇后,轰的一声,他身后的庙宇,仿佛一瞬间走过了数百万年,成为了飞灰,坍塌中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