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新的一周,耳根拜求推荐票!!!看看这一周,能杀上第几!!!道友们,推荐票对于耳根极为重要,拜求!!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歇,三而灭,便是这个道理,苏铭从小就跟随阿公,阿公那里的诸多兽皮书卷,他几乎每一部都看了无数遍之多,那里有很多让他痴迷的智慧。

    这些前人的智慧,在潜移默化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刻入到了苏铭的脑海中,可却始终如沉睡一般没有苏醒,但如今,苏铭在这杀人之后的追击中,却是慢慢的将潜移默化存在的智慧,一点点的唤醒。

    郁齿此刻内心颇为焦虑,他本以为无法逃遁,之前好不容易豁出一切准备回头与对方生死一战,但却在看到对方与自己的距离又远了后,无形中熄灭,当其再次红眼时,却又是如此。

    几次之后,他已然没有了那股豁出去的感觉,很难如之前那样了。

    在苏铭看来,前方这个黑山部的蛮士,只是自己的猎物而已,而且还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猎物,只要让对方觉得还有希望,便可以慢慢将其斩杀。

    苏铭便是按照这样的方法,在追击中不断地磨灭了那郁齿的信心与勇气,随着追杀的延续,他更是时而故意拉开了距离,让对方在高度紧张中有了松缓的感觉。

    苏铭隐隐记得有一卷兽皮书上曾大致说过,持续的紧张之后一旦放松,则疲惫与痛苦将会从隐藏中放大无数倍的扩散出来,那种感觉,足以将生灵淹没。

    这些事情苏铭以前只是了解,可如今在这追击下,慢慢的从了解,渐渐过渡成了其本能的念头,甚至不需故意去这么做,便自然而然的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他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追杀别人,更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无形的蜕变,可惜这种蜕变的过程,只有郁齿一个人可以亲自来感受。

    郁齿的感受极为深刻,只不过他并不清楚这一切是什么原因造成,他只是感觉自己的信心与勇气在之前看到那诡异的杀人一幕后被减少了一些,但在这被追杀的过程中,却是渐渐地全部消失。

    甚至他此刻在不知不觉中,再没有了回头拼命的念头,尽管对方在他看去同样也是凝血第二层,可他就是觉得一旦回头,那么就必死无疑,而若继续逃遁,则有不少生机。

    更是让他没有意识到的,是其疲惫的感觉无形增加,尤其是在察觉身后的那少年被拉开的不见踪影时,那种疲惫之感几乎让他双腿酸软,摇摇欲坠一样,但他却无法休息,而是咬牙坚持。

    只不过这种坚持在不久之后,当对方的身影再次出现其身后目光尽头时,立刻化作了更大的疲惫,让郁齿有种要发狂的感觉。

    “邪蛮!!他必定是邪蛮!!”郁齿心惊胆颤,逃遁中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分叉口,其中向左为山林深处,离开黑炎峰范围的道路,向右则是环绕黑炎峰,能通往其黑山部所在之路。

    追击在后的苏铭早就知晓这里有这么一条岔口,此刻双目一闪,压着疲惫速度蓦然爆发,并非向前追击,而是穿梭丛林间,向前方右侧道路靠近。

    看其样子,仿若是断定那郁齿会走右侧道路,故而他提前向右,以便拉近彼此距离。起跃中,苏铭更是拿出了弓箭,向着那右侧的岔口连续射出了数箭,嗖嗖之声呼吸间,全部射中在了右侧道路的树木上,深深穿透,箭支尾部更是嗡嗡发颤。

    那嗡嗡的声音似具备某种奇异的力量,传入到郁齿的耳中,让他的脚步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犹豫。

    随着苏铭再次追击时满弓之时,那郁齿嘶吼一声,正要向右侧而去,但苏铭的速度却是又增加了不少,立刻就给了郁齿一种错觉。

    他感觉若是自己继续向右侧逃遁,那么很可能立刻就会被追上。而若是向左侧逃遁,则因对方的错误判断,自己可以再拉开一些距离。,

    耳边那嗡嗡的余音还在,郁齿咬牙之下猛的转身改变方向,直奔左侧而去,其速极快,转眼消失在了丛林中。

    苏铭目光一闪,疲惫中露出了一抹森然,嘴角露出冷笑。

    他身子一晃而起,迅速从哪些树干上取出了箭支,向着那黑山部大汉逃遁的地方继续追了下去。

    “控制了敌人逃走的方向,就可以让操控他的身体。”苏铭喃喃,这句话他记得也是某一部兽皮卷里写的,他之前懵懂,此刻却是豁然明白。

    追击中,时间慢慢流逝,很快便是深夜,明月高挂,落在地面的雪上翻起白光,使得这山林内哪怕是黑天,也映的一片银芒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