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其他部落的蛮士,还是落单的一人!看其气血的扩散,也就是凝血境第二层罢了杀之,容易!且这里靠近部落,我们又是两个人,倒也不怕他有什么陷阱,不过此人既敢挑战,想来必定有些手段才是,但以我凝血第三层之力,一切无妨。”那略有矮小的黑山部凝血第三层大汉,狰狞一笑,对苏铭根本就不在意,在他看去,二人之间相差太多,且苏铭的身体瘦弱,看去就不具备太强的攻击力。

    更重要的是,附近的部落除了风圳外,其余的部落他们黑山部见如此落单者,则毫不犹豫的杀戮,没有道理可讲,只有弱肉强食。

    就如之前,若是小红没有外出引走危险,他们二人进入溶洞内,那么一样也会残忍的将苏铭杀了,取人头**里换取赏赐。

    “郁齿,此人我去杀了,你在这等着。”那大汉话语中身子如猛虎一般呼啸而起,与苏铭之间的距离瞬息越来越近。

    那拎着小猴,名为郁齿的黑山部落大汉,对于此安排不敢有什么想法,尽管明明知道若杀了其他部落的蛮士,取下人头拿**里,将会获得赏赐,可他却不敢与对方去抢功。

    “也罢,此人和我都是第二层,若是厮杀起来会浪费一些时间,他若去了,很快就可以到手,有此功劳在,说不定我也可以略分到一些甜头。”郁齿眼珠一转,目光看去,在他想来,这是一场没有丝毫意外的交战,其目中露出残忍,他似可以想象接下来的一幕,将是血腥中带着赏心悦目。

    带有同样想法的,还包括那此刻与苏铭越来越近的凝血三层大汉,他迈着大步,迅速接近,很快与苏铭之间便不足百丈。

    八十丈、七十丈、六十丈!

    随着他的接近,这大汉可以清楚的看到苏铭的相貌,他狞笑中低吼一声,这一吼之下,四周的积雪蓦然震动起来,却见那雪花被抛起,急速升空中轰然爆开,化作了一片雪雾遮盖了视线。

    就在这一瞬间,那大汉右手立刻抽出背着的一根长矛,展开全力猛的向六十丈外的苏铭一把扔去。

    尖锐的呼啸之声骤起间,苏铭立刻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直逼自身,他不假思索,立刻向旁一步走去,耳边嗖的一声,那长矛几乎贴着其发梢而过。

    那大汉扔完长矛后没有去看结果,而是双脚立刻有丝丝黑气缭绕,使得其迈步中,速度瞬间暴增数倍之多,与苏铭间六十丈的距离,很快就拉近只有三十丈。

    “给我死!”那大汉右手抬起,第二根长矛被他取出,正要扔出的一瞬,忽然在那漫天雪雾散落,视线略有恢复中,一支箭蓦然穿透雪雾,电闪一般直奔大汉而来。

    这大汉狂笑,右手拿矛很随意的一把落在那来临的箭支上,碰的一声,那箭支整个碎裂开来,但就在这时,却听嗖嗖几声回荡,又有三支箭呼啸临近。

    这箭射的太快,且选择的位置都极为刁钻,让那大汉眉头一皱,但却冷哼中脚下的黑气大量的释放,转眼就缭绕其全身,形成了一片似雾一般,那三支箭瞬息来临,在碰到这黑气的一刹,它们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成为了黑水。

    虽说如此,但那黑气却也消散了不少,使得那大汉的身躯显露出来。

    “凝血第二层,也敢在我面前出手。”这大汉身子一跃而起,与前方苏铭的距离,已然只有二十丈。

    苏铭面色苍白,但双腿却是一动不动,目中没有惊慌,都是一如既往的死寂。

    他再次取箭,向着那大汉快速射出,一箭,一箭,一箭,以极快的速度,连出五箭!

    这五支箭几乎连成了一条直线,呼啸间仿佛具备了莫大的威力,刹那直奔大汉,这大汉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在他们部落里,在弓箭上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族人不多。

    “五箭连珠!”那大汉右手持长矛抬起,在第一支箭来临的一瞬碰触其上,碰的一声,他的长矛碎裂,与那第一支箭同时爆开。

    第二箭疾驰,这大汉低吼中身体外的黑气环绕,使得那第二箭一碰顿时融化。,

    第三箭电闪临近,被这大汉身子一晃,就此避开,第四箭蓦然来临,这大汉一声低吼,神色狰狞中右手握拳,直接一拳轰在那箭支上,使得此箭崩溃的同时,他的右手也留下了一道伤口。

    就在这时,那第五箭如髓入骨般直接来临,那大汉有心避开,可还是被此箭从肩膀处划开了一道细微的缺口,留下了鲜血。

    “我要撕下你的头!”那大汉根本就没有受伤,区区小伤口,对于蛮族之人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大汉看都不看一样,狞笑中迈步而去,转眼临近苏铭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