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山,是青山。

    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如龙脊延伸,弥漫在这苍茫的大地上,其内草木众多,更有鸟兽之声不断回旋。

    远远一看,山脉上凸起的部分组成了五座山峰,如同人的五指抬起,要抓向天空一样,其中一座山峰中段,一块凹进去的大石上,有一个少年人正靠在阴凉处,身边放着一个编篓,里面堆积着一些药草,散发出阵阵药香,缭绕四周。

    那少年眉清目秀,只是身子单薄,看起来略有羸弱之意,穿着一件由兽皮缝制的小衫,脖子上挂着一圈白色的月牙兽骨,头发有些杂乱,被其随意的用草绳束着。

    他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卷十多张兽皮粘在一起的革书,在那里津津有味,摇头读着。

    “蛮族有祖,开天造人,遗留万代至今持蛮者称蛮士,飞天入地移山倒海有蛮纹通天,可摘取日月星辰”少年读着读着,叹了口气。

    “没有蛮体,如何成蛮蛮士蛮士苏铭,你也就只能采些草药,成为部落里的凡医罢了,想成为修蛮的蛮士,遥遥无期。”少年自嘲,放下了手中的兽皮卷,看着远处的天地,发起呆来。

    这卷兽皮,他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不说倒背如流,也相差无几。

    “天似圆,地若方,如无边,仿无际”苏铭喃喃中,脑子里幻想着那书卷里的世界,不知不觉的,天色渐暗,可以看到远处天地尽头处似有乌云若隐若现。

    吹来的山风,也带着了一股潮气,落在那山上的诸多草木树叶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在看到那天边乌云的一瞬,苏铭忽然精神一振。

    “阿公推算的果然准确,今天真有乌龙涎”苏铭双眼露出明亮之芒,他快速的站起身,将手中兽皮卷塞入怀里,左手一把抓起身边的编篓背在背上,身子一晃,极为灵巧的抓着一旁的草绳索,向着山顶爬去。

    远远一看,这少年羸弱的身子,却是爆发出了极为坚韧的力量,若猿猴一般,几个起跃之间,就攀出了十多丈远。

    天地间的乌云,滚滚而来,更有轰鸣之声回旋,仿若天怒降临在这片山脉之上,那乌云连接天地,漆黑一片,转眼就越来越近了。

    苏铭此刻攀爬更快,几乎就是在这乌云扩散而来的一瞬,他已然攀临到了距离山顶约数十丈的位置,那里有一大块凸起的怪石,似天然而成,其内中空,有无数拳头大小的洞口,这怪石整体的样子,若一条盘踞在此地与山峰融合的巨蟒之首。

    那怪石下,还有如獠牙的锥形,看起来触目惊心,颇为奇异,且因其是从山体上凸出的部位,几乎若悬空一般,很难攀爬过去,除非可以升空飞行。

    苏铭左手抓着绳索,右手从背后的编篓里取出一个小瓶放在嘴上咬着,慢慢挪动身子,向着那怪石相反的方向,移动了数丈,使得其左手抓着的绳索也倾斜起来后,五指扣住山壁,身子紧贴,抬头看着天空的乌云,目光炯炯,一动不动。

    片刻后,乌云盖顶,雷霆之声轰轰而起,震耳欲聋中,狂风肆虐,吹动这山脉似都欲要拔地而起一般,苏铭在这狂风中,扣住山壁的五指已然发白,但却纹丝未动,看向天空的双眼内,露出了坚韧。

    那狂风越来越大,吹动这山脉草木,声响如巨兽之吼,更是将这山脉上的无数枯枝烂叶大都卷起,使得漫天遍地,全部都是草木树叶在急速飞舞。

    甚至还有一些大块的枯木与小兽,也都被生生卷起,旋转中被远远抛开,发出的凄厉惨叫,也被隐藏在了那风声之中。

    在这狂风中苏铭坚持了不多时,整个天空已然被乌云完全遮盖,雷鸣下,豆大的雨滴倾盆而落,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似成为了被水帘遮盖的世界。

    雨水哗哗,不断地落下,越来越大,苏铭依旧死死的抓着被雨水浸湿的绳索,贴着山壁,任由雨水淋透了全身,仍然一动不动,盯着那如蟒蛇之兽的怪石下,一处凸起的若獠牙之岩。,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那雨依旧渐增,天地一片雨雾蒙蒙,那被苏铭盯着的獠牙之岩,却是慢慢在雨水的冲洗下,泌出了黑色的液体。

    那黑液与雨水融合,连成了一条水线,向着下方流淌。

    苏铭看着这一幕,双目露出喜色,但却依旧不动,直至那泌出的黑液渐渐稀少,最终赫然化作了金色的一瞬间,苏铭双目一凝,没有丝毫迟疑,猛的松开了扣住山石的右手,身子滑落时他右手立刻从嘴边取下了那小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