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九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章

    第九章

    “五百万?!”梅相霞瞪大眼睛看着手上的一纸协议,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她脸颊凹陷眼下青黑浓重,看上去和许多的瘾君子一般无二。

    “签完字,你就可以离开华国去其他的任何国家,我希望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失踪的人。”对面坐着的男人淡漠的声音把梅相霞从激动和喜悦中拉出来。

    她想也没想,紧紧的抱住那一纸协议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消失的干干净净!”

    半夜里,宋笙刚睡下没多久,就被一通电话给吵醒。

    给她打电话的是今晚值夜班的一个前辈,他告诉她刚才有人报警,是一个叫做齐关河的孩子报案,他的妈妈失踪很久了,齐关河现在人已经被带了回来。

    宋笙开始还迷迷糊糊的,听到后面马上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霍的从被她自己拱的乱七八糟的床上坐起来,一手按着脑袋道:“什么?我马上到!”

    外面的楼道黑漆漆的,大概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外面还是一片黑沉,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她加快步子跑起来,迎面的夜凉风吹得她心底发冷。

    想起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事,她有些替齐关河那个小男孩感到难受。之前齐关河被他妈妈接走那次,她给了齐关河电话,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她,但是齐关河不知道怎么样一次都没打过。宋笙就和警局的前辈们打了招呼,要是有什么齐关河的事就告诉她一声,所以今天她才会接到这通电话,本来她是不用这时候去的。

    她这个职务基本上就是一块哪里需要往哪搬的砖,干点杂事,不是什么案子都让她知道让她跟的。她让前辈们帮忙注意一下,其实算是多管闲事。

    对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这么在意对于宋笙来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宋笙就是传说中那种热情的滥好人,不会放着路边的弃狗不理的人。她的好朋友南楼曾经很受不了她,点着她的脑袋说她傻,说现在这种人人都怕麻烦惹到自己身上的时代,就她这么傻会主动去招惹麻烦。

    可是宋笙从来不这么以为,她觉得要是谁都不肯吃亏,那这世界上肯定要少了很多人情味,别人肯不肯吃亏她不知道,也不能勉强,但她自己傻愿意吃亏,就当做是为社会做贡献,也为自己的好心情做贡献。

    宋笙是个天真的姑娘,用南楼的话来说,她是中二期永远没有尽头,怀揣着一个拯救全人类的伟大理想。

    但是其实宋笙没想过那么多,她只能去帮助一下自己眼前看到的,既然齐关河的事情被她撞见了,她就要忍不住在意。

    等她气喘吁吁的赶到警局,正看到自己值夜班的同事前辈坐在那和一个小小的身影说着什么。

    宋笙来的太急,头发忘记梳了,还是入睡前那个乱糟糟的样子。只是她现在也顾不得这个,走过去和那前辈打了声招呼,就代替他坐在那个小男孩的身边。这小男孩正是齐关河,这么一段时间没见,他瘦的更加让人心惊了,旧衣服穿在身上看着大了不少,细细的胳膊细细的脚腕,特别是脑袋,像是个竹竿支愣着一个西瓜。

    怎么看,都不太好的样子。宋笙踟蹰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胳膊。

    “小关河,你没事吧?”顿一顿她又说:“我是宋笙,你还记得我吗?额那个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齐关河看她一眼,眼里紧绷的神色似乎放松了一些,点点头闷声嗯了一句。

    宋笙立刻就松了一口气,还能吃东西就没问题。她小心的把手放在齐关河那个和身体对比起来显得有些大的脑袋上揉了揉,“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啊。”

    她在老哥专门给她放零食那个柜子里翻出了一瓶牛奶和几个奶香小面包,用热水温了牛奶,又给专门弄热了一下小面包,这才拿过去给齐关河。

    看着齐关河大口的咬着面包,她心里叹口气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她不要我了,我知道。她离开的时候对我说很后悔生了我,她要摆脱我去开始新生活。”齐关河忽然说。宋笙无言而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齐关河父亲早亡母亲失踪,竟然连一个亲戚都没有了,他只能去孤儿院。

    宋笙从来没去过孤儿院,不知道里面具体的情况怎么样,但是想想肯定是不怎么好的。只是每个地方都有不同,也许她能给他找个好一些的孤儿院,算是她能做到的一点点微薄帮助。每到这种时候,就觉得一个人的能力真的太渺小了。

    不过宋笙终究没能自己去做这件事,她的爷爷忽然生病了,想要她这个最疼爱的孙女回去看看她。宋笙心里担心爷爷的病,就只能把给齐关河找个好的孤儿院这件事,千叮咛万嘱咐的托付给了哥哥。虽然哥哥也不放心想回首都看望爷爷,但是被老妈干脆的拒绝掉了,只能乖乖待在这里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