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六十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哗哗的海浪声同悠扬的海鸥鸣叫,一同回响在这座小岛,宋笙仰面躺在柔软的沙滩上,享受着轻柔的海水一波波涌上来冲刷着脚丫子的感觉,惬意的眯着眼睛瞧着湛蓝的天空。

过了一会儿海水渐渐退潮了,宋笙爬起来在清澈的海水里洗了脚,就朝着沙滩上一处遮阳伞下走过去。此刻屈衍仲就坐在其中一个躺椅上敲电脑,面无表情却极严肃的样子,手上的动作一刻没停。

宋笙早习惯了他这个惯性表情,蹲在他的椅子旁边歪头笑道:“萌萌,你真的不去试试?在海里游泳可好玩了~”明知道屈衍仲不会去,宋笙还是坏心眼的一直提起,就为了看他略带迟疑沉默不言的模样。

即使在度假性质的海岛上,屈衍仲仍旧是穿着长西裤和衬衫,完全没有穿上宋笙因为自个恶趣味而给他准备的大花裤衩的意思。他们订了婚第三天就飞往国外度假去了,这个地方具体在哪宋笙也不太清楚,她只在到了这里之后听屈衍仲说这个小岛是他的一个私产。

虽然早就知道屈衍仲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宋笙听说这个岛是他其中一处私产,并且已经做好了转让给她的手续时,还是忍不住咋舌了。怎么看,都像是言情小说里面才会发生的桥段,宋笙感叹了几句小说也是来源于生活后,就开开心心的在这个没有什么外人的小岛上撒欢了。

这个岛面积不大,岛中央一座大别墅,还有东面保安和保姆住的小别墅,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建筑了,整个小岛就像是镶嵌在天幕上的一颗星星,特别的美丽,宋笙尤其喜欢这片干净清澈的私人海域,每天都要游上好一阵。

唯一遗憾的就是屈衍仲每次都只是在旁边看着,不会和她一起下海游泳。宋笙开始还猜测是不是萌萌不会游泳,可是见他在别墅前面那个泳池里游得好好的,顿时就明白了,他是洁癖发作觉得海域不干净呢。

以往待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很多时候屈衍仲几乎都不会表现出嫌弃的意思,宋笙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男人还是个大洁癖。但是每次只要一外出,察觉到屈衍仲沉默的嫌弃,宋笙就会默默的回想起来,哦,这男人洁癖的毛病还没治好呢。

知道是知道,可宋笙就喜欢逗他,屈衍仲前两次见到宋笙期待的目光还犹豫了一下,后来发现她故意逗人玩,就再也没有反应了,可宋笙还是乐此不疲。于是每天都会变成这样,宋笙玩一阵就回来逗屈衍仲一下,而屈衍仲就陪在她旁边干自己的事。

既然是订婚度假,宋笙玩的很欢脱,每天不到半夜都不睡,拉着屈衍仲半夜还在沙滩上散步。这天晚上,两人绕着整个小岛走了一圈,忽然听见飞机的轰鸣声,一抬头就见一架小型直升飞机在夜色里飞过来,停在了东面的机场。

宋笙停下嘴里的话,皱眉看向那边,又询问的捏了捏屈衍仲的手。屈衍仲收回目光带着她往别墅走,“有客人。”

刚回到别墅门口,就有一个穿着粉红色西装的金发男人笑眯眯的迎上来说了句:“屈,真是许久没见了,你看上去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哦对了,你们中国人一般来说这时候应该问候‘你吃了吗’对吧?”

这男人明显是知道屈衍仲的洁癖的,走到他身前一米左右就停了下来,并没有试图再靠近,见到屈衍仲那不变的脸色他也丝毫没有意外,眼睛转向和屈衍仲手拉着手的宋笙,笑眯眯的说:“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屈的那位天使未婚妻了吧?初次见面,我是Bishop,屈的合作者。”

他伸出手要和宋笙握手,宋笙笑笑刚准备伸出手,就听见旁边的屈衍仲淡淡说了句:“Bishop。”

Bishop立即收回手耸了耸肩对宋笙笑出了八粒白牙,“陷入爱河的男人独占欲总是这么可怕。”

直到坐到了大厅的沙发上,Bishop才严肃了表情说明了来意,“屈,老大那位楚絮夫人情况已经不太好,他大概已经坐不住了,据内线说,大概三天之内他就会联系你。”

海风穿堂而过,屈衍仲给坐在身边的宋笙披了件薄薄的外衫,对于Bishop的话没有太大反应,“嗯,你和Chasel那边准备好就没有问题。”

Bishop盯着他的表情锁起了眉毛,不太确定的问:“屈,你真的确定这次能杀了老大?要知道,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男人,要是没能一次成功,我们就活不成了。”

屈衍仲抬眼看着他许久没说话,等到Bishop那严肃的表情绷不住了才缓缓开口:“我准备了这么多年,如果这一次没有杀了他,那么不会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下手?”

Bishop有些讪讪的看了眼安静听着的宋笙,摸了摸鼻子:“我这不是担心你被老大的行为刺激的没有理智吗,你知道的,就算是老大那样的男人也会为了所谓的爱情自乱阵脚,你和他那么像,难免……”

一串突兀响起的铃声打断了Bishop的话,屈衍仲看着手机上那显示的来电人,说了句:“来了。”

Bishop一下子警惕起来,坐在那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连呼吸都放轻了。屈衍仲接了电话,他们刚才谈话中的主角方睢阳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看样子,我的外甥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优秀呢。”

方睢阳一向是不疾不徐的,宋笙见过他,只觉得他不管是从外表还是从言行举止来看都有些像是完美的假人,完全看不出真实的情绪波动,但是这次,宋笙却从他的声音里面听出了压抑的怒气,实在是让人惊讶。

实际上方睢阳此刻确实处于极端的愤怒中,在他的人生中,他几乎一直是无所不能的,除了楚絮,他从未尝过失败的滋味。而能让他失态的,除了楚絮也别无他人了。楚絮这些年算是变相的被囚禁在方睢阳身边,因为暗地里和屈衍仲的交易,她替屈衍仲牵制方睢阳,只求自己的孩子能平安。

可是现在,方睢阳知晓了她的孩子楚声的存在,并且还对他出手了,一下子就撕破了这么多年平和的假象。屈衍仲决定对方睢阳下手,楚絮就是扎进方睢阳心底的那把刀,否则方睢阳这样的男人是不死的。

屈衍仲以保护楚声不再受方睢阳迫害为条件,偷偷将他藏到了世界上某个角落里。楚絮很清楚方睢阳这个男人,他无法忍受她在意除了他的另一个人,楚声的存在是他不能容忍的,只要方睢阳还活着,他就一定会楚声找出来害死他。所以当屈衍仲联系楚絮说,将要对方睢阳动手,需要她配合的时候,楚絮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即使方睢阳的死亡要用她自己的命来交换。

当一个人执意寻死的时候,再如何都是无法阻止的,楚絮不是一个心狠的女人,但是她能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对自己狠,她把自己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终于逼得方睢阳失了冷静,近乎气急败坏的找上了罪魁祸首屈衍仲。

方睢阳当然知晓楚絮的行为是因为什么,也知道屈衍仲在背后想要借助楚絮做些什么,可即使他知道,只要他在意楚絮的性命,不想楚絮死,就不得不随着屈衍仲的安排。这一出双方心知肚明的请君入瓮,对于方睢阳来说,是难得的败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