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四十二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什么叫做“说曹操曹操就到”?就是他们之前还在说一个人,这个人没多久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衍仲,不给舅舅介绍一下?”一辆奢华的异常低调的车停在压马路的屈衍仲与宋笙身边,车窗打开,露出里面一张堪称绝色的脸同时,那位绝色笑吟吟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让宋笙忍不住觉得牙痛的话。

屈衍仲的舅舅方睢阳,在堂弟宋离树给宋笙的内幕消息里面,是一个穷凶极恶彻头彻尾的坏蛋,赚的都是没良心的钱,幸好这么一个蛀虫大本营不是在国内,而是去祸害小心眼特别多的别国了。

据说他贩毒制毒、拐卖人口。逼良为娼,开赌场开夜总会,总之什么赚钱他干什么,不管道德与否,利益至上,不知道多少人被他逼得家破人亡。可这样一个五毒俱全的男人,却长了这么一张神仙似的脸,面上那笑容真的是比庙里的菩萨还要来的温暖人心。

宋笙这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人,这位的私人保密工作做的非常不错,从来没有照片流出来,具体年龄不详,住址什么的除了他的心腹都没人能找到,就算是宋离树那样的国家机关内部人员都只能调出他的一小部分资料。就那么一小部分资料都已经足够骇人听闻了。

鉴于他这么快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宋笙觉得这位说不好还真的在自家萌萌身边安放了什么监视器,想想就觉得更加可怕了。因此,就算第一眼被这位舅舅的脸给惊艳了一瞬,下一刻宋笙也提起了万分的精神,警惕着他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宋笙注意到,不仅是自己,身边的屈衍仲也一瞬间的绷起了肌肉,握着她的手有一刹那的握紧。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暗暗观察他的一个细微动作表情,宋笙能隐隐察觉到他那警惕抗拒甚至厌恶排斥的心情。但他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端倪,还是平静如水,不咸不淡平平板板的介绍道:“这是宋笙,我的妻子。”

就算是这样一个情况,宋笙都不由得被屈衍仲这个介绍给说得有些心花怒放,从那满心的警惕里空出一点空间来欢呼雀跃。

她那时候冲动的拉着他去领了证,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但是因为她的原因,他们都没有宣扬,而是过起了自己的同居小日子。

宋笙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毕竟自己过得舒坦才是真正的没有遗憾。但是偶尔也会想要能光明正大的把这个男人划到自己的名下,向所有人宣告这个男人是她的。想向别人大声的介绍说:“这个是我的丈夫。”

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情形不太方便,估计她在他理所当然的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就会忍不住扑上去来个“爱的飞跃”,表达自己开心的心情。鉴于谈恋爱的两个人中最好要有一个人主动,以屈衍仲的性格来说让他表现的热情如火也不太现实,所以宋笙一直都挺自觉。

宋笙正在那不合时宜的美滋滋的,冒着恋爱中人特有的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傻气,方睢阳忽然将目光放到了宋笙的身上。

“宋笙是吗?看样子是个不错的孩子,第一次见面,舅舅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这点零花钱就给你买点小玩意好了。”他笑容满面的一招手,就有人递上一张黑底金字的卡片。能把这种至少存了五千万以上的卡当做随手送人的小东西,也是财大气粗。

用自己一贯的开朗笑容面对着这位“温和的长辈”,宋笙看似没有任何心眼的,大大咧咧的接过卡,还笑呵呵的说了句:“谢谢舅舅。”

摩挲着那张有些烫手的卡,宋笙想着这位看完人就该走了吧?但是方睢阳不是这么想的,他坐在车上看着眼前这对小情侣,眼睛一弯又温声说:“今日机会难得,衍仲和小笙陪舅舅去吃个饭怎么样?也让舅舅尽一尽地主之谊。”

虽然是好声好气的询问,但是那话里可没有让人拒绝的意思。屈衍仲没动,宋笙拉着他的手悄悄捏了捏他的手指,笑着对方睢阳说:“好啊,那就麻烦舅舅了。”

方睢阳带他们去的是一家非常高级的酒店,楼层越往上越奢华,到了二十层之后富丽堂皇的简直像是童话里的宫殿。这家酒店是方睢阳旗下的,宋笙一边对看到的一切适当的做出一副赞叹的表情,一边回想着这位舅舅旗下的品牌,打算估算一下他的产业链究竟有多大。

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在最繁华的街道上,十家店大概就有一半幕后老板都是他,还都是那种高大上的店。宋笙有些咋舌,她在知道方睢阳这个人之前,绝对想不到世界上还真有这样一种人,就像是死党南楼喜欢看的小说里面,那种家产吓人一挥手一跺脚都能引发地震的霸道总裁。

这样的人太不真实了,宋笙瞟向屈衍仲,他从看到方睢阳开始,整个人就显得沉郁而冷淡,像一块化不开的冰,也就是宋笙最开始认识他的那个样子,或者还要更加气息疏离一些。宋笙这个看到他不开心皱皱眉都要心疼的昏君苗子,这会儿见到他这样心情不好的样子,心里对方睢阳的感觉,厌恶已经压过了警惕。

也亏得她怀着这种心情还能不露一点心思,神色如常的和方睢阳交谈,并且貌似聊很开心的样子吃完了一餐。从头到尾她都表现的像个热情开朗又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和她平时的形象以及年纪都很相符。

方睢阳不知道有没有看出什么,一直是那副和蔼的长辈模样,这一大一小都显得极为友好,至少是表面上的。屈衍仲就坐在一边,什么都没吃,偶尔给宋笙夹个菜。除了在方睢阳将话题引向不恰当地方的时候会开口打断,其余时候他一个字都没有多说过,冷淡的令人发指。

一餐饭吃完,宋笙笑着抬手挥别方睢阳,转头就呼出一口气垮下肩膀,伸手就去摸屈衍仲的肚子。

“饿了吧,走,咱们回家做饭吃,刚才那些东西吃的真是一点都不管饱,完全没尝出味道。”她忽然间话音顿了顿,步子也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