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三十四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自从和宋笙确定了关系后,除了一次周末他们去了阳光孤儿院看望那些孩子们之外,其余的周末都浪费在了家里。热恋中的男女就像是除了对方其他都不需要存在一样,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靠着对方,用眼睛粘着对方,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种恋爱中的酸腐味。

    终于开窍找到了初恋,又本性热情主动的宋笙是这样,连有着扭曲童年经历导致性格冷淡不爱与人接近,一副不好说话模样的屈衍仲也是这样。只能说爱情这种东西就像是无孔不入的病毒,一旦感染,任是什么样的人都无法阻挡。

    短短时间,屈衍仲身上那些淡漠和疏离就像是遇到了火焰的坚冰,以飞快的速度融化,露出里面的阳光明媚。就算是没有面对着宋笙的时候,有时候想起她,他的神情都会和缓不少,每次都看的周围的人暗自称奇。

    从前暗恋着屈衍仲的那些护士们,在经常看到高冷男神露出那种微风吹拂大地的表情后,都纷纷捂着心口表示这种又心酸又不由自主荡漾的心情,这辈子能看见南北极融化,也是值了。

    屈衍仲走在走廊上,一阵悦耳的铃声忽然响起,是宋笙特地给他设置的铃声,只有她打电话过来才是这个铃声,所以一听见这声音,他就已经露出了个柔软的神情。停下脚步,站在走廊边上,一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一手拿着手机放到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个清脆的声音,毫不意外的是宋笙。

    “萌萌,我中午不能回家吃饭啦!今天局里又来了两个案子,大家都忙的要命,我也要帮忙,等会儿能不能吃上饭还不一定呢,萌萌中午不用等我吃饭,你自己好好吃,晚上我回去要吃好吃的!还有萌萌你有没有想我?我知道你一定想我了因为我也很想你么么哒~快快快,我是偷偷跑厕所来给你打电话报告的,马上要回去了,所以萌萌你快亲我一下解我相思之苦!”

    宋笙蹦豆子似得说了一大堆,没有停顿连气都没喘一口,屈衍仲压根连开口都没有机会,只能听着她说完。

    不过,听到她那最后一个要求,屈衍仲认真考虑了一下冷静的回答说:“我们现在相隔有十条街,骑车二十分钟能到,你希望我现在去亲你一下吗?”

    宋笙在那边哑口无言,她其实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就是用来调戏他的话,但是她忘记了自己的萌萌是个认真的人,说不定现在真的在考虑这种可能性。于是她咳嗽了两下压下喉咙里的笑声,忍俊不禁的回道:“不用,你就隔着电话么一下,像是这样~”宋笙在那边示范的MUA~了一下。

    屈衍仲这回明白了,一脸平静的拿着手机放到唇边,学着那边的宋笙MUA了一下。

    医院走廊上用隐秘目光观察着高岭之花打电话的众人,看到他这个动作,顿时惊的魂飞天外,扭到脚撞到墙的,一个个脸色扭曲。不少人表示十分的想要自插双目,亲电话是什么鬼,那是他们大名鼎鼎的招牌屈主任吗?不可能!他们的屈主任不可能这么萌蠢!

    屈衍仲显然不可能在意路人们看到世界奇观一样快要崩溃的心情,他只是自然的收回手机,稳重又淡然的走过那些惊愕之色还没有消退的护士医生们身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别人,很快的,连背影都彻底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

    这边宋笙挂了电话心情愉悦的洗手,旁边同样在洗手的方静也是一脸崩溃的神情,不可置信的盯着她,“你竟然让我男神屈教授在电话里亲你,你竟然敢让他做这种毁形象的事,高冷形象完全崩塌了,简直不可饶恕!”

    方静从当年因为失恋被屈衍仲屈教授一句话叫下来上课,又被他的专业知识折服,就成了屈教授的脑残粉,连她平常对外展示的冷美人形象也是很大程度上复制的屈衍仲,堪称脑残粉。

    宋笙看了看脑残粉的表情,笑呵呵的说:“萌萌本来就不高冷,他又温柔又体贴还可爱。况且,隔着电话亲一下算什么,我都睡了他好多次了。”

    方静满脸的“我想静静”,在水龙头下泼了自己一脸冷水,总算冷静了一些。“虽然理智上早就知道我男神遇上你之后就人设崩塌了,但是情感上还是很难接受啊,每次看到你毁我男神形象,就感觉像是看着你犯罪。”

    “没事的方静姐,等你以后成我嫂子了,萌萌还会和我一样叫你嫂子,到时候你才能真正体会一下崩溃的感觉。”宋笙很认真的拍了拍她的肩。

    而方静想象了一番那种情景,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更让方静感到崩溃的是,中午他们的事情告一段落后,他们一群人正准备找个点叫外卖,她就看到了屈衍仲提着三层饭盒站在外面。想都不用想,他是来给宋笙送饭的,天了噜,男神这种设定是会给人送饭的吗?别告诉她那饭还是男神自己做的!

    方静僵硬了一刹,然后就下意识的扭头去找落在后面收拾东西的宋笙,结果宋离原刚好路过,瞧见屈衍仲之后就是脸色一沉,直接走了出去,一副要找茬的模样。

    方静很清楚自己的队长兼同租室友宋离原先生,是个非常看重家人的男人,有担当有责任感特别是对唯一的妹妹,简直保护欲强盛。这种哥哥简称妹控,可想而知他对上屈衍仲一定没好事。虽然方静和宋离原对彼此都有那么点心照不宣的好感和暧昧,但是这一刻方静还是为自己的男神担忧起来。

    和宋离原这种当兵出身身手极好的硬汉相比,虽然屈衍仲也很有男人味,但是显然打起架来是比不过宋离原的,如果他不动口袋里的手术刀的话。

    方静想象中的修罗场并没有出现,她只看到宋离原走过去,然后屈衍仲将饭盒交给他说了句什么,说完就走了,宋离原则是提着饭盒走了回来,完全没发生任何不愉快。

    事实上,宋离原确实是气势汹汹的走过去的,在和屈衍仲的眼神接触之前,他也想着要和他谈一谈。可是,真的站到他面前之后,宋离原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脸僵住了。他的感觉很敏锐,这种对危险的感知曾经救过他和战友好几次。

    他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就算是上次见到屈衍仲的时候,他除了觉得对方冷了些奇怪了些之外,并没有感受过这样重的威胁。但是这次,他一走过去,对方就好像知道了他想说什么,那双清冷的眼睛充满压迫的盯了他一会儿,宋离原就感觉自己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宋离原表情凝重的看了一眼屈衍仲离开的背影,捏着饭盒往回走,表情一片肃然。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犹豫,那么现在他已经确定了,决不能让妹妹和这种危险的人在一起。会让他感觉不舒服的,除了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就只有心理扭曲或者有着不为人知复杂一面的人,这种人就算掩饰的再好,也终究有一天会对身边的人造成伤害。那么,这个屈衍仲会是哪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