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二十四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戴着眼镜的瘦弱少年抱着自己的书包缩在墙角,看着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姐姐挡在自己面前,和那四个染着黄头发一身金属装饰穿洞洞皮衣的不良青年对峙,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心。

    虽然他是很庆幸在被勒索的时候,有人能挺身而出帮帮他,但是这个姐姐真的没事吗,从刚才到现在就是一直在开心的笑,那嘴角的弧度怎么都压不下去。

    看,就算嘴里说着:“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干什么?欺负小孩简直就是社会的渣滓,来,让姐姐教你们怎么做人!”这种正义爆表的话,语气也是完全不合时宜的高兴的发飘,脸上的笑容更是特别的开心,眼镜少年默默看着都觉得这位大姐姐的脑袋是不是有毛病,这种场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他有些纠结的想要开口让这个看上去文弱的姐姐赶紧离开,但是又担心自己会再被围上,心里害怕又有些自责,最后只能缩在那发抖。

    只是过了几秒钟,眼镜少年就被面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给惊得目瞪口呆。那位好心人*疑似脑子有问题的大姐*看上去文弱的妹子,穿着裙子和高跟鞋就勇猛的和那四个不良青年干上了。

    听着耳边响起的闷哼和各种拳头捶着肉的声音,甚至还有骨头错位的声音,眼睛少年抱着自己的书包抖得更厉害了,不过这次是激动的。映在他眼里的那抹纤细的身影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那种匡扶正义的大侠,一个人就能干翻一群坏蛋龙套,英姿飒爽。

    宋笙脱下高跟鞋,好好的给那四个勒索小少年的不良社会青年松了松骨头,当然就是让他们多疼一阵其他的完全没问题。让他们沐浴了正义的光辉之后,宋笙又打了个电话报警,准备把他们请到局子里坐坐,好让他们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改造。

    这个过程中她脸上一直带着从告白结束后就没消失过的傻笑,笑着笑着,手里拿着充当武器的两只高跟鞋的鞋跟断了,啪嗒的掉在地上。

    “谢谢你。”一个弱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宋笙这才从一种回味般的玄妙感觉里回过神来,用一种足以闪瞎人眼睛的闪亮笑容面对眼镜小少年,然后说:“不用谢,为人民服务!”

    看到小少年脸上疑惑的神情,宋笙很明白他现在在想什么,毕竟刚才她替一个阿姨追回了包,阿姨对着一个劲笑不停的她,也是这么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宋笙忍了忍,没忍住,带着点分享天大喜事的表情,神神秘秘的对少年说:“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高兴?”说完还十分痴.汉的嘿嘿笑了两声。

    “嗯,不用说了,我该回家了,谢谢你。”少年听着她的笑声有点怕怕,小声说完抱着书包低头往外走。

    “等等啊少年你让姐姐说完,我告诉你啊,我刚才和心上人约.炮成功啦~”宋笙现在真是巴不得在路边逮着个人就告诉对方自己从单身狗升级成了恩爱狗。

    抓着满脸便秘的少年秀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半,宋笙这才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放过了这个可怜的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未成年。

    当然临别前,宋笙没忘记拉着小少年严肃的告诉他,“未成年不要谈恋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总之因为和屈衍仲确定了纯洁的男女关系&约炮成功,宋笙在这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着一种精力旺盛的能上山打老虎,心花怒放的变成了一支烟花随时都能飞上天炸成花的状态。

    不过,在这种极度的喜悦兴奋过后,她开始觉得害怕了。没有经验就是这点不好,宋笙吸了吸鼻子攥着拳头坐在小区花园的一个角落里给南楼打电话。

    “南楼南楼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心慌我紧张啊啊啊!”

    “除了这句话你敢说点其他的吗,你知道这句话你重复多少次了吗?”南楼的语气非常不好,任谁在费心费力安慰了一大通之后,对方却只会说我害怕我紧张,都会觉得心情暴躁的。而且宋笙这家伙总是大部分时间看上去硬气,但是一旦软了就超没用的。

    南楼深深吸了一口气,按了一下自己的眉头,“我给你发几部h国唯美动作片看看,你就照着上面做总行了吧。”说完就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宋笙收起了电话,穿上被自己暴力破坏了的断根高跟鞋,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子,见没惊动对面的屈衍仲她才大松一口气。捂着大红脸暗搓搓的看了好大一阵死党发过来的资源,暮色四合之际,宋笙关掉了视频,自觉已经积累了无数宝贵经验,绝对轻轻松松度过初夜。

    与此同时,屈衍仲正进行第三十次的拖地,只不过在这个途中,他手里一直拿着一本记录了整整三面要点的笔记本,哪怕上面的内容他都能背出来了,还是不停的盯着看。如果说宋笙紧张起来会让她像一个炮仗,那么屈衍仲紧张起来则更像一潭死水。

    一动一静,相映成趣。

    宋笙紧张的连晚饭都没吃,在车水马龙的都市迎来夜色之后,她在心底唱着国歌壮胆一路一鼓作气的按响了对面的门铃。打开门的屈衍仲穿着简单而宽松的居家服,脸上竟然还戴着一副银丝边的眼镜。

    衣冠禽兽……不对,应该说衣冠楚楚?总之,宋笙强忍住了想要伸手按住心脏的冲动,一瞬不瞬的盯着屈衍仲。她倒是想含蓄一点,但那也要她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身体啊。

    这样的屈教授简直太戳她的的某个萌点了!精致的锁骨舔舔舔~天啦撸这种斯文禁.欲的模样好想立刻撕掉他的衣服然后弄脏他的眼镜,打破他平静的眼神,然后让他漂亮的手沾满……咳咳,宋笙移开眼神,在屈衍仲转身后锤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屈教授就在那站着不动,对她的吸引力都已经超过最高级了,简直惨。如果她一直这样只要面对他就把持不住的话,似乎能预料得到今后的生活或许会变得非常和谐呢,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激动。

    转过了身的屈衍仲回想着自己的笔记,走进了浴室给宋笙放洗澡水。根据他查的资料,这个时候应该贴心的为女方准备好洗澡水睡袍等,然后让女方在这段时间尽量放松做一个心理准备。

    “给你放了洗澡水。”听到屈衍仲这么说的时候,宋笙没好意思告诉他她已经在自己那边洗了两遍了,也没好意思直接对他说“不洗了咱直接睡吧”,只能正直的点点头依言进了浴室。

    站在门外看着被关上的门,屈衍仲来到了半敞开式的卧室,盯着深蓝的床单犹豫了一小会儿。

    资料上说要换成素色的床单,会让人比较放松,还需要鲜花点缀,同样会让人心情愉悦,喝点酒也能适当的调节气氛。但是这些,他家里都没有。

    打开柜子,看着里面一水的深蓝色床单,又转头看向整个卧房,和外面一样的压抑深色调。这些应该早点准备好的,但是他因为难得的心神不宁,忘记了时间以至于到现在还没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