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十九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眼看着屈衍仲一路进了洗手间,宋笙只得在门外停了下来,大概是因为进去的时候太急,门没有关上,留了一条缝隙。宋笙站在门外皱着眉,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听见了里面传来呕吐的声音。

    将刚吃下去的东西吐了个干净,打开水龙头,在哗哗的的水声中浸湿了整张脸。心理上的厌恶和恶心让屈衍仲控制不住身体的下意识反应,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可是就算再没什么能吐,他还是无法停止干呕。

    他一直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刚刚出国的那段时间甚至什么都吃不下,只能躺在病床上靠输液维持生命,整个人瘦成了一把骨头,形销骨立一度就那么活活饿死。很久之后才稍微有了起色,在国外看了不少的心理医生,基本上已经差不多快要痊愈,但是回国后因为那个人总是在公共场合逼他吃她做的东西,导致他的心理厌恶反复。

    即使他知道她现在给他吃的那些都是正常的食物,并不是那些会伤害他的碎石子纸片布条玻璃渣什么的,也无法让他摆脱这种厌恶感,只能引起巴普洛夫反应。就连嘴里和喉咙都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被刀刮一样的疼。现在想想,吃了那么多奇怪的东西,以至于后来要洗胃动手术取出来,他竟然也没有死,真是奇怪。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身体,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停的痉挛呕吐,狼狈又可怜的样子。

    每次她发疯想折磨他,端来那些食物威胁他吃下去,他都要这样装作不在意的接受,然后再吐个干净。之后毫无意外就是连绵的噩梦,幼时的记忆清晰的朝他涌来,摧残他的神经。

    终于停了干呕,从晕眩中回过神。双手撑在大理石台上,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头发还在不停滴水的男人,屈衍仲久久没有回神。他不常照镜子,因为怕在自己的眼睛里看到地狱。别人说他长得好,但是这张和父亲相似的脸,只能给他带来无尽的灾难。

    他不喜欢自己的脸,不喜欢自己所有的一切。

    似乎想要做出个难过的表情,可是屈衍仲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最后还是和以往一样的木然。或者还有些森冷和恐惧夹杂着,幽灵一样不散的柔和声音不停的响起在他的脑海里。

    “不喜欢吃菜的话,就喝汤吧?”双手被绑在凳子上,她温柔微笑着撕开他嘴上的胶布,然后捏着他的下巴一勺勺的把那碗污水倒进他的嘴巴里。

    想起幼时的某个片段,他又冲着脸上浇了一次冰凉的水,试图让自己从那个漩涡里脱离开来。

    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能笑的那么温柔,然后用完全不符合她表情的行为,把那些恶心的东西塞进他的嘴里。

    从前,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她用暴力强迫他。现在她不能用暴力强迫他的时候,却开始用其他的东西束缚他。

    想杀了她,可是他无法放下那些孩子,那些和他不一样已经能走出来的孩子们。如果他动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哥哥,他的舅舅一定会让他后悔。

    他的舅舅在他快要被折磨死的时候,把他送到了外国,让最好的医院替他治好了身体,但这并不代表着这个舅舅对他有多么爱护,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疼爱的妹妹失去了他这么个支撑着她活下去的玩具而已。

    方家的人都是疯子,他母亲是,舅舅也是。他的身体里流淌着一半方家的血,所以他是半个疯子,他一直就站在地狱里,怎么都逃不开,怎么都逃不开。

    冷白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那张俊朗的脸庞恍然变成了死人一般的脸,找不到一点活着的气息。

    垂下眼睛退后了一步,屈衍仲有些身形不稳,伸手想要去扶住洗手台,却手上一滑摸了一手的水往后倒去。

    宋笙站在洗手间的门口,光明正大的偷听里面的动静,即使她很想进去看看屈教授到底怎么样了,也终究没办法厚下脸皮就这么直接推门进去。正在那抓心挠肝呢,听到这么一声巨响,顿时被唬的心惊肉跳,想也没想的就嚯的推开了门。

    倒在地上的屈衍仲往这边看来,和宋笙四目相接。被那双宛若深渊般的眼睛看的一愣,宋笙本来想要去扶他起来,可是往前走了两步她自己脚下不稳踩了一滩水给滑倒了,这下子她摔的比屈衍仲还惨,还把额头给磕到了。

    突然闯进来的宋笙打破了这里逼人的寂静,把屈衍仲从那不散的阴暗回忆里惊醒,他很快的清醒,从地上站起来。

    坐在地上看到屈衍仲起身,宋笙捂着自己的额头龇牙咧嘴欲哭无泪,这可真是丢人。一手撑在地上,她也准备爬起来,谁知道这时候屈衍仲向她靠近,伸手把她扶了起来。

    虽然只是扶着她的手臂并且全程不超过十秒,但是宋笙和宋笙的小伙伴都被屈衍仲这突然的行为给惊呆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一向只要被靠近不管男女都直接甩开的屈教授,刚才主动伸手扶她起来了?天啦撸她被屈教授主动碰了,这种比当初知道爸妈同意她来S市的时候还要来得凶猛的感动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