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十七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贺鸿云将那束白玫瑰捧花送到她面前的时候,宋笙也刚好看见了他后面不远处,单独站在人群之外的屈衍仲。大家都热闹的站在一起,只有他一个人离所有人都至少有一米远。不仅是其余人刻意远离他,他自己也拒绝着其他人的靠近。

虽然是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冷淡表情,和淡漠的几乎什么都没看进去的眼神,但宋笙和他对了一下视线后突然就觉得背后一寒,心底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生出些心虚来。

还没把人追到手这就出现障碍物了!宋笙真的很想拍着面前这个还只顾着害羞的哥们那清瘦的肩膀,然后深沉着脸告诉他“哥们,这年头追人多不容易你造吗?求高抬贵手别在兄弟我未来对象面前找不痛快。”

本来嘛,这哥们她也是今天第一次见面,不觉得自己就出尘绝艳到能让人家一见钟情了。她们两话都没说过一句,招呼也不打一个,上来就这么大喇喇的直接送花她要是拒绝了肯定会很尴尬,这哥们难道就没考虑一下这个吗?

宋笙花了三秒钟把以上各种念头在脑海里快速的转了一遍,然后反应很快的打了一个喷嚏。她退后一步掩着口鼻朝面前的哥们抱歉的笑笑说:“不好意思,我对玫瑰花的香味过敏。”

静观事态发展的南楼见她一脸的真诚正直,险些笑出声来。也亏得宋笙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她怎么不知道她对玫瑰花香味过敏,这家伙还真是一心一意怕屈教授生气,瞧这出息。

瞧着这笑的毫无阴霾的开朗姑娘这么有礼貌的说自己过敏,贺鸿云纵使觉得失望也很快笑着摇摇头,“额是我不好,没注意这个。”

他收回手里的花,依然眼神灼灼的看着宋笙。宋笙今天穿着的伴娘服和南楼的婚纱是一个系列的,都是出自于著名的婚纱设计师Sev之手。大方简洁的裁剪很好的凸显出年轻女孩玲珑的身材,不管是胸前的丰满修长的双腿,还是精致的锁骨圆润的肩头都漂亮的让人想要伸手抚摸。

特别是那身白皙的皮肤,笑起来会有浅浅酒窝的脸颊,明亮的眼睛,让这个姑娘就像是开在太阳底下的白色望春,充满着一股想让人亲近的阳光的味道。不只是贺鸿云,好几个年轻人都不时偷瞄她在那蠢蠢欲动,但是最后被看上去最羞涩的贺鸿云抢了先。

不过被他抢了先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家拒绝了,没有能找到和宋笙说话机会的几个年轻人在心里嗤笑。刚准备上去嘲笑一下这位出师未捷的贺鸿云,就见一个穿着明艳红裙的成熟女人走上前熟门熟路的拍了一下贺鸿云的肩。

“诶,小云哪,人家既然对玫瑰花香过敏,那这花不如就送给姐姐吧。”她说完也没等贺鸿云答应,直接抢过他手里的花。这位看上去二十五六的热情美人是贺鸿云的表姐,S市上流社会有名的交际花梁萝。

人人都以为梁萝是要帮表弟贺鸿云揭过这场尴尬,包括宋笙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想到这位美人红唇一勾,拿着花走到了人群之外的屈衍仲面前,“屈先生是吧,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借花献佛,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晚上一起吃个饭?”

还没散场的人见到这还有后续,又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放在了屈衍仲和梁萝身上。听到梁萝的话后不少人都露出了暧昧的笑容,这种邀请是怎么回事,成年人都清楚。更何况这位交际花大美女可是有不少入幕之宾的,只要她看得上眼那就绝对是要把对方追到手不可。大多数男人都不会拒绝这么一个尤物,反正都是私底下玩玩又不用负责,也不妨碍什么。

不同于其他人兴致勃勃看热闹的心态,宋笙真是看到那位小姐对着屈教授暗送秋波的样子,都忍不住开始手痒了。这对表姐弟搞什么,都是这样第一次见面就能送花约那啥的吗?

啧,和她抢男人的人。宋笙暗暗的打量了一下梁萝那和她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的胸,盘算着这位能经得起她揍几下。呵呵,她才懒得玩什么心机,不高兴就直接拖到巷子里打一顿,打怕了就什么毛病都没了。

卧槽!刚想着梁萝要再靠近自己男人一下就找个机会揍她,下一刻宋笙就看到这位热情奔放大胆的梁萝小姐直接靠过去贴着屈衍仲的手臂,嗲声嗲气的说:“屈先生给个面子互相认识一下嘛~”

她的男人被人染指了!揍这女人一顿没商量!宋笙心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往前走了一步,刚踏出一步就见到那位靠在屈教授身上的梁萝小姐像只陀螺一样转了几下,毫无美感的啪的摔倒在草地上。

不仅是被一股大力直接掀开摔倒地上的梁萝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就是其余围观的人都惊讶的安静了一瞬。就算不喜欢梁萝这种送上来的行为,也没有这样打脸的直接给人摔地上的。

梁萝狼狈的坐在地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凭着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和家里的公司,一直很吃得开,看上什么男人就算最初推推阻阻后来也会半推半就的和她来几次露水情缘,几乎是没有被拒绝过,她这样被捧着惯出了一身的脾气,自视甚高的很。总之,梁萝从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毫不客气的驳了面子,整个人都气的不停颤抖。

谁知道这还不算完,只见那位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屈教授面色平静的解开银袖扣,直接将外面被梁萝靠过的深蓝色西装外套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一边,看都没看梁萝转身离开了这里,把对她的嫌弃表达的不能更露骨。

看到这一幕的梁萝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简直比被打了十几个巴掌还疼。要说之前她还看中了屈衍仲的脸和身材,以及那通身上下的气质,那么现在她就是恨不得直接杀了这个让她丢脸的男人。

梁萝可不记得是自己没事找事,她只是觉得所有的男人都该捧着她才行。敢让她丢这么大个面子,她非要找人狠狠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男人,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悔不当初!看着屈衍仲的背影,梁萝眼里满是阴狠的神色。

宋笙注意到,忍不住皱了眉。屈教授那个性子,会这么做她真的一点都不意外,但是显然被这个梁萝惦记上了。宋笙想着就担心起来,屈教授再厉害万一这个梁萝动阴招怎么办,说不定屈教授就要吃亏,要不,她还是把仇恨值拉到自己身上比较保险。

游母屈茹韵从前就不喜欢梁萝这个做派,见她这会儿还在儿子的婚宴上惹的侄子不高兴,顿时表情就不好了,那温厚的笑容也淡了两分,直接不客气的开口道:“梁小姐也太不小心了,好好的怎么就摔了,我看梁小姐还是去医院看看有没有伤到哪,我们游家招待不周就不留梁小姐了。”

梁萝听见这番话,脸色更加糟糕,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就往外走。她家是还不错,可是比不上游家,这回也是听说了屈衍仲是游母的侄子才会想要勾搭上他,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可不敢光明正大的在这里闹事。

只不过一转脸梁萝就脸色扭曲,她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现在就已经在想着该用什么方法给屈衍仲一个教训。她并不知晓屈衍仲是何方神圣,屈衍仲从来不在她这个圈子里出现,她就下意识的觉得对方来头不大,觉得私底下做的小心点应该没事。